×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孤雁儿

发表日期:2005-12-2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 />
  
贺双卿(1715?――?),清代女词人,字秋碧,江苏丹阳人。双卿生在绡山一农家,负绝世才,秉绝代姿,嫁于金沙村周氏,“姑恶夫暴”,“劳瘁以死”。所作诗词“其旨幽深窈曲,怨而不怒,古今逸品也”(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其词清绝,绝;如橄榄,如槟榔,细味之而佳愈出”(谬小山《序双卿词》)。双卿生平所为诗词,不愿留墨迹,每以粉笔书芦叶上,以粉易脱,叶易败也。因此作品多散佚,流传下来的词只有14首,后人辑为《雪压轩词》。清代词学家黄燮清则慨叹:“双卿词如小儿女,哝哝絮絮,诉说家常。曲曲写来,头头是道。情真语质,直接三百篇之旨。岂非天籁,岂非奇才,乃其所遇之穷,为古才媛所未有,每诵一过,不知涕之何从也。”

  贺双卿自小聪慧,在学馆旁听三年,即出口成文。因父母之命,嫁给了一户周姓农民。因情趣相左,与丈夫及其家人相处并不融洽,且经常受到责怪打骂。内心的悲苦无处倾诉,就只有付诸笔端了。那字字句句皆含哀苦……

《望江南》
  春不见,寻过野桥西。染梦淡红欺粉蝶,锁愁浓绿骗黄鹂,幽恨莫重提。
  人不见,相见是还非?拜月有香空惹袖,惜花无泪可沾衣,远山夕阳低。
                凤凰台上忆吹箫     
  寸寸微云,丝丝残照,有无明灭难灭难消。正断魂魂断,闪闪摇摇。望望山山水水,人去去、隐隐迢迢。从今后,酸酸楚楚,只似今宵。
青遥。问天不应,看小小双卿,袅袅无聊。更见谁谁见,谁痛花娇?谁望欢欢喜喜,偷素粉,写写描描?谁还管。生生世世,夜夜朝朝。

                 惜黄花慢         
  碧尽遥天,但暮霞散绮,碎剪红鲜。听时愁近,望时怕远;孤鸿一个,去向谁边。素霜已冷芦花渚,更休倩、鸥鹭相怜。暗自眠,凤凰纵好、宁是姻缘。
  凄凉爽劝你无言,趁一沙半水,且度流年。稻粱初尽,网罗正苦;梦魂易警,几处寒烟。断肠可似婵娟意,寸心里、多少缠绵。夜未阑,倦飞误宿平田。

  无意中翻腾出多年前摘抄的词稿,霎时就看到了那只误入平田的孤雁――贺双卿,那个不合时宜的女子。虽然她努力的配合着以适应夫家的要求,每走一步都加倍小心,却依然达不到他们的要求。挑剔与责骂也罢了,丈夫手中的拳头击碎了她所有的梦想。一片茫茫无际的空洞,让她无路可走。她可选择的只有那笔,将心中的苦闷、伤痛一一写下,那一首首诗篇无不是心的歌吟。没有华丽词藻的铺垫却是字字珠玑,她很自然地将自己的情感融于自然景物中,在不知不觉中你就被她打动,即使隔了百年仍能感受到她的孤独、她的无助,那样悲苦的人生,使得词句越发深沉,无法抗争的不幸命运让人唏嘘,却更为那在艰难中跋涉的脚步而动容。
  
泪已尽,花已逝,梦已醒,心已碎,日子却仍旧要去面对,那样一只孤雁误落尘网,便延误了一生。让人在悲悯中越发珍惜手里的情意,得到的,不可轻易言弃;没有的,希望还在那里。这个突如其来的冷冬,如同突然看到这只清朝天空下徘徊的孤雁,寒到彻骨。她那细腻的笔一笔笔写着她的人生感悟,那样的哀叹,心还未冷成死灰。我们还等什么呢?请拥紧身边的温暖,告诉双卿“拥有的我们会珍惜!”  



作者:晓镜如花

《孤雁儿》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晓镜如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