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南京的风花雪月 四

发表日期:2005-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 />福音书  
  在来南京的途中,公路前方发生交通事故。车子堵得水泄不通,还不断有夹塞儿的车辆奋不顾身的往中间挤,混乱的场面里是整个儿看不到尽头车辆。惨剧发生在不远处(一人被撞当场死亡),而车内仍在谈笑风生,仿佛只是在等候路口红绿灯的间隙。即使窗外阳光灿烂却依然让人感觉寒冷,我怎么也笑不出来。已是第二次看到人在突发事件时的无能为力,只是那一刻有太多无言的哀伤,创痛里什么也无法挽回。生命脆弱如同玻璃杯,只在瞬息就跌得肢离破碎。  
  
  事情很快处理完毕,事发地虽被人用水冲洗过却仍有汪着的血迹。一个人永远离开了我们,从此再好的风景已与他(她)不再相关。而我们还要继续今后的生活,这样的场景有什么可以给人安慰?记得美国影片逢着这样的场景通常会说“你们的亲人已到了天堂……”灾难后听这样的话会让人感觉温暖,我也宁愿相信刚刚离开的那个人已到了天堂。  
  
  在途中,一直被伤感的情绪左右。即使是到了南京站,看到了熟悉的景物,却依旧有泫然泪下的冲动。   
  
  
  F的会面虽让人温暖,但心底仍残存着记忆的碎片。生命无常的感触仍会在浮华背后浮现,看看流走的云朵就想到了最为敬爱的面孔,人群嚣喧的背后似乎看到熟悉的身影。记得坐上十分钟一班的城际班车来为他送行,一袭黑衣的匆匆而来,看到的最后一面竟是已经认不出的面孔。之前的夜里,无端惊醒,梦里下很大的雪,倪伯伯撑着黑伞一身黑衣立在雪地里微笑着看着我,却什么话也不说(五月的日志曾有过记录)。在黑暗里,只觉心绞也似得痛,我知道会有必然的别离。原来泪水并不是可以控制的,心痛到呼吸都困难。强作欢笑的脸,微笑着挥手告别。分离的时候,已记住不流露悲伤。但只是一回首,泪却爬满了一脸……       
  
  可爱的南京并没有增添一场凄风苦雨来恍惚我的思绪,反而在初冬有着暮秋的温暖。微笑从容的博大里蕴含着阳光般金色的气质,是风雨平静的步调一丝丝熨烫着岁月的鬓角,服贴成内心的夹衣。在回忆和心情错落成乱麻时,这个城市给人的安定才在点滴的印象里沉淀为透彻的风景。  
  
  F和我行走在南大不远的街区,看莘莘学子们匆匆的步履,又拾回了属于自己熟知的青春记忆。夜风的吹拂下我似乎听见这首在学生中广为流传的《秋梧桐》,杨靓纯净的声音像极了这时的夜空,高远中透露着沉静。听她的歌声,仿佛就是在与自己的灵魂对话。那样的归属感在季节转换的迷失中给了很多的快慰。
  
  路灯从梧桐树的缝隙间射着光,楼宇也变成恍惚。踏着斑驳的树影,听任脚步随着心情飘忽。街边的音像店放的怀旧音乐,伴着无心的步子竟和谐到丝丝入扣。有意无意的转弯停留间,就看到那个小伙子舒缓的笑容来。那样的一份皎洁竟穿透了灯光,很轻易就被感染了。所以f提出要进去看看时,我就没有拒绝。因为那样的笑容已牵引了我的心情,我的好感如微风吹拂后的湖面泛起阵阵涟漪。
  
  小伙子在和顾客聊天,细心解释着每个细节。F在那里翻找到他所要的东西,笑逐颜开地抱了一摞,很快就到了收银台。小伙子已经结束了他的谈话,静静地立在一边看着我们。他那书生气的脸上依然还洋溢着打动我的微笑。是什么呢?究竟是怎样的力量让这平凡的面孔那样光芒四射?我想了半天,依然找不出答案。
  
  F在付款时看到书架上的圣经,就开玩笑地问他,《圣经》放在这里是送还是卖,如果是卖的话是不是违反了宗教本来的意愿。他还说:“经书是有心人来看的,理所当然是应该送的。”小伙子被问红了脸,沉吟了好一会儿才回答说,经书是按成本价格来出售,原本就没有盈利的意图。我禁不住笑了问他:如果说我是虔诚的教徒,《圣经》也要购买吗?他愣了一下便告诉我们莫愁路的教堂这几天正有活动,参加者就可获赠《圣经》。这时旁边就有人介绍说小伙子就是信徒,我这才明白,为什么看到那样的笑容就被深深触动了。往往在教徒身上才能看到这样的平和,不是虚伪造作而是内心包容。现在的人太多想拥有的诱惑,欲望就写在了脸上。和相信有爱的信徒相比,就少了份平和多了份嚣张。因为小伙子心里有爱,是爱的广博和宽厚发散到外部气质中了,这才让他的笑容有了月光般皎洁。
  
  在我们将要离开时,小伙子将《圣经》送给了我。他说他虽只是在这里帮忙,可是他仍要做主将书送与我,因为他相信――我是一个真正的有心人!握手告别时小伙子说:“天主会佑你幸福!” 路途上的阴影和心中的忧伤,就在祝福声里得到了排遣。一瞬间感觉自己便是那最幸福的女子,因为这祝福来自于萍水相逢的陌生人。
  
  无意的停留邂逅了玫瑰花园,回来时满心芬芳。


那些风花雪月有那么多让我感动,爱的温暖会让我一直思念。虽然我会离开,可是心却永远停留。

作者:晓镜如花

《南京的风花雪月 四》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晓镜如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