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南京的风花雪月 一

发表日期:2005-11-1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在古董铺子的南京只是一个不小心就会与古物撞上,一个不留神就会被怀旧感俘虏。盈洁的玉器、古老的城墙以及六朝的流水帐都匆匆与你相逢,像是相识许久的知己一径浅笑着等待你的来临……

黑头车  

  车站出口的夹道外围满了人,翘首企盼的热情让我感到自己的孤单。明明知道拥挤的人群中我不会找到以往那些来接站的熟悉面孔,却依然被自己的感觉欺骗了。脚步迟疑起来,眼光掠过陌生的面孔,仿佛看到她们挥舞着手中的帽子在远处“在这里!在这里!”初冬的艳阳也照不到心底最深的地方,原来记忆里的南京真的是痛彻心扉的留恋。  
  
  站立下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听见最多的竟然是“‘打的’走啊?‘打的’走啊?”招徕生意的呼喊。淹没在呼喊声中的我无法漠视生活的平实,小城里的人们从没有这样的生存压力吧,通常如蜻蜓点水般得问一句就没了下文,仿佛被逼无奈似得要走个过场而已。两相对比之下心里多少有些错乱的感慨,因而神色间就有了份犹疑,那个男子走到面前也这样的问我,毫无疑问他在我之前碰了很多软钉子,他有掩饰不住焦心的样子。掠过类似与他一样的群体不远就是车站出租管理站点,一辆辆运营的出租车正在排队等候,他们是无需拉客的。我清楚地知道,眼前的这位就是各个城市都无法避免的所谓“黑头车”驾驶者!我是个注重原则的人,崇尚法制天下的理念。不知怎的看到那个男子眼里的热盼就想到了他的家人,我同意他接过手里的包,和他一同离开中心广场。  
  
  他的车子停在车站旁的一个单位停车场内,那是一辆新车。车旁站着一个正在等候的女子,看他们的神态应该是夫妻。女人接过包,笑着对我说:“他不放心让我去拉客。他总是说一个女人那个样子未免让人浮想联翩,又要开车又要拉客可是难为他了!”女人脸上有很深的笑纹,很明显他们是幸福的。  
  
  我说了要去的地点,他们有些发愣的样子。男人有些不能确定:“是在珠江路?我没听说过那里有这样的地方啊?您确定?”朋友告诉我时的肯定态度让我深信不疑,我表示肯定。于是,车开始起行。熟悉的或不熟悉的景物一一映入眼帘,从紧闭的车窗里也似乎闻到了旧日熟悉的气息。天高远而清澈,街道连绵无尽的梧桐染就了一树树金黄,满城的诗意。那个男子的车开的很稳,他们夫妻俩话也不多。女人总是微笑着,温和的样子让我有久违的亲切感。突地就想到了那首南京的儿歌:“月亮、月亮巴巴,里头有个妈妈。妈妈在河边洗菜,旁边有个兔子,兔子要吃蛋炒饭。滚你奶奶穷光蛋!”里面每个字都拖着尾音,总象是要问你“呃要辣油啊?”南京依在长江边,南北杂处的地缘环境让它兼容两处的特色,有南边的甜糯也有北部的爽净。这点和南京人的个性很相似,平和的南京人总是绕着舌头说话,不紧不慢地带你去逛他们的古董铺子。车子在预定地点找不到我要去的地方,车子在落叶纷飞中穿街过巷,这感觉就更为明显了。男子打电话去114进行查询后,还是绕了圈子。最后是将车停在路边才问清楚了路径,原来是朋友犯了个糊涂的错误――要去的地点不在珠江路而是在广州路上!  
  
  我下车的时候他们俩在一个劲地道歉,弄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因为在之前已经讲好价钱,也就无谓什么绕路之类的猜测了。人的诚实有时就写在脸上,你信吗?

作者:晓镜如花

《南京的风花雪月 一》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晓镜如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