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说胡看张]不宜于寄身的爱

发表日期:2005-11-1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 />

      文/再见苏丝黄        
       文字来源:新浪读书

“我立在水缸边看花,庶母走来批葱,葱盆在水缸边,她探身过去,一朵月季花恰好掠过她的鬓际,如她对我的亲情。庶母说花有花神,读书小官人不可以采花,采花罪过,我听了只觉今生的华丽果然是要远离伤害。”
  
  许多男人不喜胡之文风,一叶遮木,直指他做人的“小”。诚如他自己言:“我不但对于故乡是荡子,对于岁月亦是荡子。”而女子恰恰想反,反而窥出了他的“高”。暂不论胡之人品、气节、大义。且说他的性情。
  
  他是最为懂得女子的。在乱世,平凡女子如秀美,入了他的眼,均有《诗经》般端庄。他们才是饭熟菜香的平常夫妇。爱玲来看他,竟有些生分了。他与爱玲的懂得,必须在上海方可落实。而今,他连命亦难保,如何成全?最后她给他写了绝交信。其实,他心里也苦,偏却要说:爱玲在这世上,不是我的,是我的,都不重要了。胡与范,是谈不上懂得的,他们是落难夫妻。她保护他,她给他以生命的安定。仿佛,她是母亲,他是孩子。他是感激的。这是他在非特定的人生境遇里不得不有的选择。而爱玲此刻成了九天玄女娘娘。他是高附不上的了。
  
  去国赴港之前,他到处打听小周下落,欲将她带至异国。可见,他对她有留恋。对爱玲,他仿佛不必存此衷心——因为在他眼里,爱玲是强大的,比自己还要强大。所以,他不觉得是负了她。而对小周,他是有着深深牵恋的。后来,他去日本,在电影院的黑暗里轻轻捏住一枝的手。不是强人所难,而是相互愿意。再后来,他娶了爱珍,一个传奇女子。他的一生,穿行于情浓情淡,仿佛不曾摔个跟头,万千的激荡都归于平寂。
  
  在胡兰成眼里,不仅仅作为作家的张爱玲珍贵惊艳,其他平常女子,都是一样的可赞可叹。这是广大到相忘的懂得,亦是他观心阅世的玄梯。所以,一部《今生今世》,有人读出了情事艳史,有人读出了山风浩荡。
  
  我们常说胡兰成有空阔的糊涂。他的糊涂处也反映出他浪荡的习性,他可以为着与人打赌,趁一时之兴去亲女同事的脸。甚至发妻玉凤病危,他去邻村亲戚家接钱。钱未借到,转身气愤而去,路遇大雨,还是折返,索性在人家居下。胡兰成将这种糊涂发挥到登峰造极之地,再没有人象他这样的身不由己而理直气壮,所谓糊涂也糊涂得方方正正。可是,在临离武汉前的匆忙里,他却要买来两袋米叫人用板车送去小周家。这种有情有义倒见得清嘉明媚了。
  
  “人世因是这样的安定,故特别觉得秋天的斜阳流水与畈上蝉声有一种远意,那蝉声就像道路漫漫,行人只管浸浸去不已,但不是出门人的伤情,而是闺中人的愁念,想着他此刻在路上,长亭短亭,渐去渐远渐无信……”只有将人生看透的人,才有如此的从容练达。避难期间,躲藏于温州阁楼,可以静心构思《山河岁月》。这种定力非常人所及。他的才华据他自己讲,是张爱玲开启的。我想,这是自谦的说法。纵观张、胡一生。张的才华过早萎谢,只有胡的才华贯彻了一生。胡兰成一路行来,不疾不缓。张爱玲是璀璨烟花,所有的才华均在上海时期用尽了。《小团圆》等小说没有发表,有她的聪明在,也有她的自省精神在里头。
  
  不仁,不义,不疚,不愧,不悔。你可以不仁,不义,不疚,不愧。可是你如何做到不悔?长情大爱,在他身上无迹可寻。他靠他的聪明、才华和懂得携手一个又一个女性。女子们忽略掉他做人的“小”,而惟独记住了他的“高”。少女时期的朱天文偏任性着不肯称他为“胡爷”,而是叫“胡老师”。朱小姐长大后说起,是因为“思有邪”。
  
  他进退自如于性命攸关里,抑或感情两难间。进一步,可与张爱玲谈文论道,退一步可与范秀美一粥一饭花烛夫妻。随水成尘,年华虚度,也不要情意溺。他是冷的,有彻骨的寒。他没有暖意,是不让女子依靠的。他不是树,亦不是伞,他是风景,注定让人经过。后来,经过的人记住他,一如记得前尘此刻。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这话凄凉。没有人会懂得你的一生,也没有人要对你的一生负责。你是你自己的。他是他的。斜月轻照,冷风飘摇。“既见君子”,“邂逅相见”本是人世平常。所以,不怨,不恨,不悔。
  
  爱,是不宜于寄身的。她在高处,冷冷窥尽这繁花似锦荣辱枯荣的哀乐人间。

作者:晓镜如花

《[说胡看张]不宜于寄身的爱》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晓镜如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