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流年

发表日期:2005-09-1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战前的桂林城,美丽安谧。生活像盛开的白兰花树,繁茂甜美。静茹为了躲避兄弟姐妹在庭院中的追逐喧闹,常常会爬上自家院中那株高大的白兰花树。逢着开花的时令,那花开得就像是在赶赴盛宴,一朵朵密密匝匝的绽放在枝头。花采也采不及,有时就任它萎在枝头,花实在是太多了。有时一阵风也能吹落好些来,浓厚的花香能飘出好远。静茹躲在枝叉中间看书,间或也摘些花儿,两三个小时过后,她的粉蓝裙子里已兜满了沉沉的白兰花。从律师楼下班的父亲透过喧哗总是能看见静茹穿着白球鞋的小脚在树上一荡一荡地调皮样儿。这时奶妈便会立在花树下叫“小姐,静茹小姐!该吃饭了。”

那么多年过去了,头发染上霜雪的静茹一直无法忘记院中的花树,以及喧哗声里的兄弟姐妹们的笑脸。在小巷里有卖花声“白兰花,白兰花啊!”的声音传过时,她的眼神便会流露出少女时的纯真,是那样依恋而无奈的惆怅滋味。原来记忆中的花香从没在她心里消失过,直到她永远离开。

静茹在十七岁那年爱上了在桂林读书的芜湖小伙。小伙英俊潇洒又极有才情,心性极高的她最终陷入情网。小伙是钟表商家的少爷,提到家业还是无法与静茹家相比。父母的激烈反对并没阻止住两人的婚姻。结婚那年,日本的战火烧到了桂林。仓促中离开的她并没想到,这一次的分别和很多人包括父母都成了永别。再一次回来故乡已是几十年光阴流去,旧宅早已被拆,原址上建起了广场。整个家族只剩她一人留在了大陆,亲人像一阵风似得被吹到很远,她除了可依靠的丈夫孩子外什么亲人也没有了。从如花的容貌到垂垂老矣,静茹对着熟悉的漓江,却再也找不到熟悉的感觉了。

“小姐,静茹小姐!该吃饭了。”静茹在极度困顿时就会听到奶妈立在花树下叫自己,那样温暖的记忆被惊醒过来仍是逃避不开的现实。那一天还是来了,因为她复杂的家庭背景和其它所谓的政治错误,她被下放到江南的这座小城改造。夫妻俩被捆成粽子样被人批斗,造反派还强迫他们跪在满是瓦砾的地上。下雨了,有人开始不忍心。丈夫被人拉了起来,静茹却拒绝了。丈夫泪流满面地对她:“你就听一次话吧!”她推开他:“懦夫!”静茹就是那样坚定执著的女子,对爱和信念都是那样坚持。面对种种强加的压力,她都是这样的扛起了。拒绝的结果让她淋了一夜的雨,待她站起来时已不能行走,膝盖上血肉模糊……

下放到乡下的大女儿是静茹所有孩子中唯一的女孩儿,看到她仿佛就看见了自己的年轻岁月。本该是含着笑等候男孩追求的年纪,却在漫漫无边的烈日下熬干了所有青春梦想。这个女孩子在漫长无尽的等待中耗尽了所有后自杀而亡。还是那样一朵娇嫩的花儿却过早地在凄风苦雨里夭折了。肉体的创伤并没将静茹击跨,内心的创痛却将她拖入了无底的深渊。女儿的逝去在她心上剜了一个大大的血窟窿,这个时常会流血的痂伴着风湿的绞痛让她永远无法面对那段记忆。

远在美国的小妹妹辗转传来了问候,一来二往,断了的联系又接上了。孩子们的孩子有的也开始成家了,静茹的白发渐渐多了。从小最爱吵架的俩姐妹竟然在年老时走得最近。小时候小妹妹会牵着一大帮小伙伴绕着花树和静茹吵架,倔强的她曾和妹妹有一个星期不讲话的历史。这个妹妹只比她小一岁,只有她们才最为了解对方的脾性!分离时还是少女模样,再见时已是两鬓如霜。她坚持不肯让妹妹来到小城,心底仍然是在为对方考虑。她不想让亲人伤心!老式的居民楼,逼仄的空间,去公共卫生间要走上很长一段路。夏季的夜晚要在公用平台上呆到很晚,等夜气吹散身上的郁热。她宁愿留给妹妹的还是那个在白兰花树上悠闲的记忆。

江南白兰花盛开的时令,静茹走完了她一生的旅程。她走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在场。和她那时悄悄躲在树上看书一样,她还是远离喧嚣,静静如盛开的白兰花,她的离开仿佛只是为了去赶下一场的宴会,那里有她熟悉的桂林,还有挂满了她笑声的那棵白兰花树……


作者:晓镜如花

《流年》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晓镜如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