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醉倒的风情

发表日期:2005-09-0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帐幕拉开,便见虞姬噙着泪侧立于书案旁,她的眼波在昏暗中仍是飞动着的,像晚春流连于花间的蛱蝶在花谢花飞里依旧翩跹。霸王那一声长叹,还是把她的泪引了下来。这时楚歌声越发响了,虞姬脱下斗篷强颜一笑道:“待妾身歌舞一回,聊以解忧如何?”话音里那虞姬就擎剑舞了起来,锣鼓声更急了,虞姬舞的更加纵情,正在如痴如狂中那虞姬却忽地往后一倒,霸王急着去扶不曾想却溅了一身血迹……“呀!”有人在台下叫出声来,众人这才想起是在看戏哪,惊雷般叫起好来。但是,总觉着怪怪的,原来心已在不知觉中被那虞姬给俘虏了去。回去的路上,想着、想着连脚步都踉跄了。没喝酒呢,却好似醉了。

戏剧的魅力是要到一定的年龄才能知到它的好来,好比是那花开,早了不行,晚了又不好,定要尝到人生的滋味、受了些创伤后才恰恰好。于是,在那一颦一笑里你就听到了心声,看到了纵情,还感受了淡泊。爱恨情仇终究是有淡的那一天,又何苦心心念念记挂,不如在曲风里徜徉尽兴直到忘了干净。只要乐声这么一响,戏里戏外可就不太能分得清了。沉浸其中的幸福是醇香的酒,让人舍之不去。醺醉里才显出了快意人生!

千回百转的唱腔、飘逸流动的水袖、刚劲的锣鼓、苍凉的曲词,包括灯光、舞美、背景哪一样不引得你心醉神迷?元代高挺的《潘妃曲》至今还充满诱惑“带月披星担惊怕,久立纱窗下。等候他。蓦听得门外地皮儿踏,则道是冤家,原来是风动荼蘼架。”那惊喜又失落、害怕又期盼的神态不是一枝醉了的桃花吗?“你看那满山红叶,尽是离人眼中血!”(黄梅戏《西厢记》)莺莺长亭送别,山长水远,没有比这更为合适的词了。这份深沉就是在那样一个个鼓点、音节、姿态中荡漾开来的。

曾去后台看过演员化妆,一道道彩妆上上去,那脸立时就有了风神。花旦是花容月貌而小生就风神俊朗,英雄不怒自威,小人不言而见,还没言语呢,那情态在那后台就见足了风流。再见那小小的美人脸红得映了霞似得染到了眉眼,而黑漆漆的眼一闪就将人魂魄勾去了二三。忽然地就理解了《大宅门》里的白玉婷,她就那么定定只爱“万筱菊”。戏里的真情远比那些眼中只有金钱可嘴里只有爱情的俗货不知好上多少。难怪她会抱着照片和“万筱菊”结婚,这样的真性情的女子眼里哪容得沙子!

见了足了柔情,则更要去看戏中的豪情,去看壮志凌云里的铁骨丹心。关云长单刀赴会,波涛滚滚,一叶轻舟就过去了。关公立在船头唱道“大江东去浪千叠,趁西风小舟一叶,凭一身英气神威,探千丈虎穴龙潭……”那样的英雄气概真正会圆了那些永远也无法成功的小人物的梦想。只一句“大江东去浪千叠”,就让平凡的面孔生动起来了,好心情会伴他很长时间,又有什么比这疗伤的方法更为有效。

看戏的人其实是最幸运的,他要比别人多出一种排遣的方式,不是那么多的苦难么!且听戏去!和且喝茶去是一样的道理。看戏喝茶是乐事啊,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戏里戏外,百味人生。是心甘情愿被颠倒,如情愿喝酒到微醺的人,那是不管不顾的付出和得到。




作者:晓镜如花

《醉倒的风情》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晓镜如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