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白夹竹桃

发表日期:2005-09-0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圣安娜风热乎乎地从沙漠上吹来,吹得春天留下的最后几片青草也变成了连鬓胡子般灰白的枯草。唯有夹竹桃依然盛开着,它们的花朵娇嫩而有毒,它们的叶子匕首般墨绿。我们――我和母亲――在这燥热的夜晚难以入睡。半夜醒来,我发现她的床空着。我爬上屋顶,一眼就看见她那一头亚麻色头发在大半个月亮的月光辉映下宛如一团白色的火焰。‘这是夹竹桃开花的季节,’她说,‘相互残杀的恋人们现在会把他们的行为怪罪在这风上。’她张开大手,张开手指,让沙漠燥气舔过……”

珍妮特·菲奇(Janet Fitch)的《白夹竹桃》(White Oleander)仿佛是一件精美的刺绣作品,细腻繁密的针脚里透露出构思者精致的诗意来。诗意的开头,注定了人们最终会沉溺其中,欲罢不能。而哀伤过后,便会懂得行走人生的理由――用爱来丈量天空。

阿斯特里德是在与母亲英格里德的抗争中逐渐成熟的。她是单身母亲英格里德唯一的独生女,与母亲相依为命的生活,让母亲成为她思想里的全部空间。诗人英格里德是优雅聪慧的,那光彩夺目的风姿真得是颠倒众生。这让女儿的阿斯特里德崇拜不已,并误以为那是她生命里所有爱的开始。然而,阿斯特里德一步步走来,才发觉母亲才是自己生命山水里真正的分离和苦难。

在阿斯特里德12岁时,母亲谋杀了抛弃自己的情人,被判终身监禁。于是,所有的不幸和噩梦便接踵而来了。在最无助、最孤单、最绝望时,母亲并没有给她丝毫温暖。她带在身边的只有母亲那些冰凉的笔记本,那是她唯有的希望。

阿斯特里德被人领养,先后成了五个家境各不相同家庭里的成员,不同的生活经历使她在磨难中懂得了珍惜。克莱尔是阿斯特里德黑暗生活中被点燃的亮光,这个养母给了她生活中最大的安慰。身心疲惫的她似乎接近了幸福。但身在狱中的母亲无法忍受自己在女儿心目中的地位被撼动的现实,嫉妒心使她主动和克莱尔通信,并很快掌握了对手的禀性。在阿斯特里德和克莱尔去探监时,英格里德有意支开女儿,以朋友身份告诫克莱尔她的丈夫可能有了外遇。即使是从监狱离开,这话还是在克莱尔心头徘徊不去,她是个不错的演员,戏里变幻不定的角色并没有给她一副百变的精骨,相信完美的克莱尔没能逃出她的脆弱。最后,她死于安眠药过量。那样一个在开门时就让阿斯特里德想起奥黛丽·赫本的女子,有着天使面孔的克莱尔让人怜爱,英格里德却刻意设局将圈套死,从而导致了她的离世。克莱尔的逝去,成了阿斯特里德心里最大的伤痛,是克莱尔唤醒了她灵魂深处的爱,让她清晰地感受到温暖,可是她却眼睁睁看着母亲冷酷的笑着,把一切在顷刻间毁灭。阿斯特里德在破碎的梦里惊醒,她看到了母亲掩藏在精致面孔下自私、冷酷、虚伪的真实。英格里德在毒死情夫时没有丝毫的愧疚,而克莱尔的逝去也并没有给她心里造成任何心理上的不安。对于女儿她虽有爱意,却在大多时把她当成了玩偶。她要控制她!

母女间的爱恨情愁是两个人的战争,但这场战争永远没有结局。阿斯特里德与母亲的抗争只是一种与母体的一种分离,那痛苦的挣脱并不是胜利。因为阿斯特里德始终还是爱着她的母亲,那份血肉的相连无法割舍。

英格里德是阿斯特里德人生路上的白夹竹桃花,娇艳、有毒,却充满诱惑……

" />

作者:晓镜如花

《白夹竹桃》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晓镜如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