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1944

发表日期:2005-08-2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秋天1944
     什么都不是  我们什么都不是
     只是被遗忘在世界的一个角落
     要爱  只能够向天乞求
     不论什么年代  为什么伤害
     人性随手可卖  随手可买
     你希望我陪你  回到那一年的上海
     风不断的吹起  你眼里的怜爱
     我看着我爱人  仿佛看着更爱的人
     提出一盏风灯  她从少女模样  变成妇人
     风永远吹不停  In the fall of forty-for
我闭上眼去想  忍不住放声的哭
     第一次感觉   我的无能为力
     天呀  如果我能back in the fall forty-for
有谁看得清  有谁可以看得清
     在人与人之间珍贵的感情
     去爱  学着去爱别人  学着尊重别人
     不管他的地位  不管他的语言  他的颜色
     我握着你的手  回到那一年的上海
     风不断地吹起  却吹不断伤害
     我爱着我爱人  心痛我们更爱的人
     留一盏风灯  仿佛看见你  流着眼泪
     ……
黄大炜嘶哑的声音别有一种沧桑的味道,怀旧里好像在看黑白相片,轮廓清晰的脸和明媚的眼神在暗淡陈旧里有一种夺目的光彩。1944年的上海,是遗忘和离开。风永远吹不停,停留在那一年的上海。我喜欢这首歌,喜欢那怀旧和追忆的惆怅。
我没有歌中透露出的离乱而失落的感伤,没有那大背景下黑白分明的定格。听着它,让我想到的是1978年的上海,朦胧中还记得海军基地宽大的操场、泛着古旧的木楼梯、和一直深爱的海军蓝。是蓝如海水,碧天如洗。单纯快乐的时光,在回忆时也有伤感。更何况,那样一大段历史背后的凝重?
当所有的影象还原之后,这才发现这个城市让人有着难以忘怀的情愫,不仅仅是对过去的沉思。“去爱,学着去爱别人。学着尊重别人,不管他的地位、不管他的语言、他的颜色。我握着你的手,回到那一年的上海……”不管时光流逝的脚步,还是想回到记忆中那个熟悉的城市过去的年月。却又仿佛听到曼桢对世钧说:“我们回不去了,世钧。”是啊!终究是回不去了,那样眼睁睁而又无法改变的伤感真得是无能为力。
于是,我又想到姚姚(影星上官云珠的女儿)。之所以会想起她,是因为她是个普通的凡人,而她凄楚的生世和那段无法磨灭的痛苦记忆则是属于上海这座城市。1944年7月9日,姚姚出生于战时炎热的夏天,却让人想到秋天的萧瑟。也许是看了陈丹燕《上海的红颜遗事》早得知故事的结局,所以再看姚姚的笑容就会有这样的感觉。
“许多年以后,当她四周的亲人像水中的木船被大风吹翻,被大浪打烂,连一块木板都不曾剩下,她独自住的这个到处留着她伤心事的城市里,那些梧桐树深深的街区,就是她手心里的最后一点木屑,它们不能救她,可是,给了她安慰,让她抵死不肯离开” (《上海的红颜遗事》)。在经历政治运动的大悲大痛后,姚姚终于可以开始新生活了。但是,她只刚刚拉开希望的一角,就在去朋友家辞行的路上被一辆大卡车撞倒。雨地里,湿漉漉的南京西路上,有鲜血像浮云一样化开。
陈丹燕在写完书后说:“当写完这本书,姚姚也活在了我的心里,在我的心里永远都那样凄惶而倔强地活着。她让我牢牢地记住了那个年代。”对于每个人来说都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1944年”,一段难忘又深刻的记忆。它随时会将你的记忆唤醒。
过去,依然留存于心底,随着时光的流逝越发清晰。它是静夜里绽放的昙花,芳香吐露,倾情一生!



          

作者:晓镜如花

《1944》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晓镜如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