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抵挡太平洋的堤坝

发表日期:2005-07-1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大海扫除一切植物,收成一夜之间被太平洋海潮摧毁得荡然无存。只有竹楼还孤零零地坐落在这片巨大沼泽的中央。”(《杜拉斯传》劳拉·阿德莱尔)七月的海潮漫过平原,即将收获的庄稼便在一瞬间被卷走。作为母亲的玛丽带着两个孩子撑着船在冲毁的土地上作着巡视,给已成沼国的土地增添了别样的悲怆格调。
玛丽也有过一段美好的日子,那时的她与丈夫在殖民地建筑的家园里过着还算富足的生活。他们在这块土地上养育了三个孩子,玛格丽特·杜拉斯便是其中的孩子之一。那些年虽说丈夫虚弱的身体让人忧虑,但是独自承担的苦难却还是没有的。她和孩子们甚至在丈夫被提升的金边还住上了豪华的公务员官邸,有仆人照顾孩子。玛丽也被任命为一所小学的校长。孩子们在附近的公园里自由自在的玩耍,快乐像一串优美的音符照亮了未来的道路。日子似乎可以一直这么安稳地过下去。然而,丈夫亨利的病却一发沉重了。在回国治病之后,亨利就再也没回来过。玛丽在一天夜里“看见、听见一只鸟在夜半时分发疯似得叫着,隐没在王宫北方的办公室那里,那是我父亲的办公室……”杜拉斯在她的文字里这样写过。听到鸟叫的第二天,玛丽便收到了丈夫的死讯。
那时的玛格丽特和她的两个哥哥年纪还小,一切的负担全都压在了做为母亲的玛丽身上。她说她害怕黑夜,于是她和所有孩子们睡在一张床上。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每当夜晚来临她便无法面对自己内心的恐慌。
至此之后,她孤身一人带着三个孩子开始了那不可预知的生活。
玛丽教书、到外面教法文、到电影院去弹钢琴,但是,生活依旧拮据。刺目的阳光、灿烂的热带花草,还有越来越强烈的梦想交杂在那样漫长的岁月里,日子也就一步步走了过来。
玛丽最终攒够了向行政署买地的那笔钱,她要实现多年来的热望。四年!只要四年她就可成为百万富翁!玛丽将所有的积蓄都投了进去,然而,她怎么也没想到这块被她寄予厚望的土地,竟是一块永远无法耕种的土地。七月,海潮便会漫过来带去土地上的所有。
她决定向大海挑战,建筑堤坝。太平洋的海水汹涌,而这个女人为了她的孩子似乎是疯了。
玛丽投入了那么多心血建起的堤坝,在涨潮时还是被海水冲毁……
孩子们也终于长大了,贫困使得一切都那么的实际。残酷的生活尴尬的境况,给他们的生活抹上了灰色。玛丽在一次次抗争中过早的衰老,病痛缠身。以个人之力与命运搏斗的本身就有悲剧色彩,如抵挡太平洋的堤坝在面对海洋时便注定了它的势单力溥。
贫苦让他们困顿,哥哥甚至会妒忌有钱人的一口好牙。妹妹则希望有白马王子从一辆车上走下来,带来金钱和幸福。他们开着破旧的老车行进在路上,穷困潦倒。在残酷的现实里做着残忍的梦,贫寒让他们具备了残忍的狡黠。
杜拉斯和玛丽始终不和,但她们的执著却是相同的。内心的坚强和容忍,对于生活的热望和敢于挑战的热情也极其相似。杜拉斯一直戴着母亲在她十五岁时送的玉镯,它陪她走过了将近一生。那象征着母亲的爱与坚定吧?杜拉斯的人生是复杂的,她从不掩饰自己的缺陷、她的苦难生活、她的混乱的情感。仔细看去,她始终还是生活在漂泊无定的海上,四周有暗流汹涌,她在寻找那份安全感,却又很快厌倦。她始终控制不了生活。
太平洋的那座竹楼外总是盘旋着海潮声,一波又一波如心底的呼喊。而那曾经筑过的堤坝,只是那风里流传的小小传奇。

作者:晓镜如花

《抵挡太平洋的堤坝》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晓镜如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