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对弈

发表日期:2005-07-1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春天,满山的杜鹃花在缠绵的雨里红着,簌簌落落,落不完地落,红不断地红。张爱玲痴痴地站在雨里看着。身上淋了雨也不知道,旁边却撑起一把伞,为她遮雨,有人用不熟练的中文说:“每一个蝴蝶都是从前一朵花的鬼魂,回来寻找它自己。”这是司美娟《张爱玲情事》中的一段文字。我却没能有张爱玲那么幸运,我的好友并不是“炎樱”。我们长久保持联系的原因,可能双方一直在对弈。彼此的好胜心将这份友情延续下来了,而棋盘胜负,冷暖自知……我知道,她绝不会是那个在我危难时伸出手帮助我的人!
我不喜欢朋友间成为敌手,因为工作中不会缺乏和你对弈的人,心已经累了。而生活中,重视的友人也一直让你不敢放松,这是什么感觉?其实我也是最近才明白的,因为棋局的劣势,让我稍许有了些敏感。
记得多年前去乡下,好像是秋季。天空已开始有了些暮色了,车窗口外的公路扬起了漫天灰尘。因为公路改道的原因,这条废弃的公路看起来有些荒废。路边零散的汽车维修铺也因少有人光顾而增添了些悲怆的格调。废旧的轮胎高高堆起,那阵势也是相当惊人的。就在这样的场景下,一个年轻的男子抱着双臂正一脸茫然地看着公路的方向。那种困窘和麻木是一眼就能看穿的。当时我就想:“我不能这样生活!”但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友人最近旁敲侧击地向我表达了她对我工作的看法,大致和我多年前看到那个公路边的男子时一般的想法。她说:“我不能这样生活!”
我们最终失去了相互言语的能力,长久的静默让我们渐渐忘记了对方的脸。但是,我很清楚地知道,那样的对弈一直在继续,直到生命的尽头。

作者:晓镜如花

《对弈》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晓镜如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