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樱花

发表日期:2005-07-0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日本 惆怅与失落
  公元717年(养老元年)3月的日本是樱花盛开的季节,只有十几岁的贵族子弟阿倍仲麻吕被选定为“遣唐使”中的一员被派往中国。而这次的第九批“遣唐使”团的登船日期恰恰是樱花开得最为绝美的时候。樱花的灿烂如云霞翻滚,花朵在顷刻间连成一片的热烈又有了排山倒海的气势。然而樱花在怒放到凋谢不过就在那短短一周之内,那份绝决就有了令人震憾的力量!所以,这份绝决也深刻地印在了日本人的国民性中。日本人认为:生命哪怕像樱花般得短促,也应该在绽放时拼尽所有。从难波(大阪)登船去往中国的阿倍仲麻吕和无数去国怀乡的人一样,在回望樱花时听见了心跳的声响……(阿倍仲麻吕后被赐姓为“晁”,改名“晁衡”,入唐五十四年。历经玄宗、肃宗、代宗三朝,位列公卿,卒于中国)
“樱花呀,樱花呀!暮春时节天将晓,霞光照眼落英笑,万里长空白云起,美丽芬芳逐风飘。去看花,去看花!看花要趁早。”日本民歌《樱花》如是感叹。歌声的苍凉里透露出了难言的惆怅。岛国的封闭,自然环境的恶劣使得日本人常有“岁不我与”的忧患意识。而本土文化的缺失,又使得他们底气不足只能是借鉴他国。不安无定之感和迅疾而逝的悲哀成就了樱花般绝决而又惆怅的个性。“日本人是既生性好斗而又温和谦让;既穷兵黩武而又崇尚美感;既桀骜自大而又彬彬有礼;既顽固不化而又能伸能屈;既驯服而又不愿受人摆布;既忠贞而又心存叛逆;既勇敢而又懦怯;既保守而又敢于接受新的生活方式。菊和刀正好象征了这种矛盾。”写出《菊与刀》的美国人类学家鲁思-本尼迪克特很好的表述了这一点。在日本处于蒙昧阶段时,引进的中国的文化使他们走出了蒙昧,并完成了“大化革新”(仿效隋唐制度)。随后的几百年,世袭领主与诸侯为争夺权力进行着争斗。八世纪中叶,贵族藤原氏掌握了大权,天皇的位置则形同虚设,天皇在日本是“太阳神之子”有授命于天的神圣地位。对于被架空了的天皇,“崇尚忠义”的日本人又是如何做的呢?此后的战乱频仍,幕府政治也由此产生,日本默认了幕府与天皇共存的局面。“看花要趁早”的功利心使得日本崇强鄙弱,失势的天皇自然只能成为一种象征物。
1853年,美国海军的一支舰队闯入日本浦贺港,要求谈判“通商”事宜。第二年日本被迫开放了港口。中国在鸦片战争中的失败,使日本的有识之士受到启示并提出“富国强兵”“殖产兴业”的口号。1868年年初,幕府统治被推翻,深受西方文化思想熏陶的明治天皇开始进行了一系列的资产阶级性质的改革(允许土地买卖,引进西方技术、鼓励发展工业、发展教育,提倡社会生活的“文明开化”等)。明治维新使日本摆脱了沦为半殖民地国家的危机,并成功地转变为资本主义国家。对强势文化的崇拜在日本由来已久,从盛唐文化的汲取是如是,从西方文化的强迫入侵如是,日本敢于接受新事物的胆魄恰恰是本土文化的缺失造成的。在文化上日本如水上浮萍,随波逐流而漂移不定。即使是古物留存的再好,日本的惆怅却始终不变!
在弱势时谦逊,在强势时浅薄。追求刹那美感的民族有着让人难理解的崇强鄙弱心态。对武力的崇拜即是于此产生。这个不安份的民族早在公元663年(中国唐代)即以援助百济为名,出动兵力占据锦江口。直至唐朝派兵平乱,日本在兵败后才不得已退兵。
到明朝时,有日本民众组成船队有组织地在中国沿海杀人掠货,其恶劣行径与海盗无异,于是称之为“倭寇”。倭寇屡屡得手之后其气焰越发嚣张,规模也越发壮大。沿海倭患猖獗成为明朝心头大患。明朝为抗击倭寇耗费军力、人力无数,虽取得了胜利,但付出的代价却是惊人的。日本从此卸下了对中国的谦逊态度。
至清甲午海战之后,强弱易位,中国终被看成了日本的囊中之物。在海外掠夺来的利益使得日本的味口大开,“看花要趁早!”日本的野心也越发按捺不住了。经过若干年的策划,日、德、意三国达成共识,先后点燃了战火。
“七·七”卢沟桥事变拉开了日本对中国的侵略战争,日本也由此犯下了滔天的罪行。其它亚洲各国也被视为所谓的“大东亚共荣圈”,战火在亚洲蔓延。日本对战争顺利进展充满志得意满之态,视人命如草芥的残忍行为被标榜为英勇(这与日本崇尚的瞬间暴力不无关系)。于此同时,日本的盟友也将战火燃烧向了世界各国,人类历史遇到了从未有过的挑战。
面对邪恶的势力,人们手拉手聚在了一起。经过艰苦卓绝的战斗,世界各国的反法西斯战争最终取得了胜利。
战败的日本是弱势的,满目疮痍的日本是谨慎的。处于弱势者地位的日本重新陷入了落败的困顿中。弱者当然是谦逊的,正是这种姿态为他们赢得了不少同情分。做为战败国的日本付出了最小的代价换取了和平。
战后,日本经济的飞速发展创造了世界奇迹。随着经济的发展,日本的强势之态日显,浅薄的鄙弱心态又开始升温。对于侵略战争不能坦然面对,除了最初的回避和遮掩现在又升了格拚了命地为军国主义招魂。他们已不管不顾亚洲各国人民的愤怒,在教科书问题和参拜靖国神社问题上采取强硬态度。相当一部分右倾势力认为,当初日本的无条件投降是迫于国内的灾难(两颗原子弹的爆炸),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战败。对于在其他国家所犯下罪行的侵略战争也被理解的“圣战”。对历史的模糊不清,对过错的沾沾自喜,使得日本滑向越来越危险的深渊。日本天皇在塞班岛海滩面朝大海对战死的亡灵深深鞠躬,海风猎猎吹起了他的头发却并没吹冷他的情绪,这个代表着日本的神灵之子也有着这样的狂热。这就不能不引起人们的警醒了!日本显然还没有准备好,也许是根本就不想准备。今日日本的繁荣难道完全没有当初发动战争时获利积累的原因?“……日本的耻感文化就是做什么事都没有好坏之分。只有羞耻之别。他作了恶,犯了罪,只要这个事情没有被发现,没有被揭穿,没有让他感觉到羞辱,他就不会认错。他只要是感觉到羞耻,又会选择包括自杀、剖腹这些激烈的行为自裁。”(《菊与刀》)这耻感文化恰恰就是日本民族文化的失落!这种耻感文化的失落是军国主义抬头的先兆。
中国是日本文化的源头,由于现今对于中国的轻视使它羞于提及。而西方文化是强迫进入的,与本土的不适应性有时又显得异常别扭。不安无定之感和迅疾而逝的悲哀如樱花般绝决而这份空落里却又蕴含着无比的惆怅。“万里长空白云起,美丽芬芳逐风飘。去看花,去看花!看花要趁早。”可是只顾着看花趁早,日本却将最重要的坦荡和勇气给失落了。一个无法面对自己过去历史而又自欺欺人的民族注定会象樱花一样只有那稍纵即逝的灿烂!

" />

作者:晓镜如花

《樱花》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晓镜如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