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碧螺春(小说)

发表日期:2005-06-2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因为我的脚伤,我和淳安留了下来。那一大帮人员交由会务组去负责,他们的行程不能因为我而有所变动。我们在北海又住了一天后,由缆车下山,在温泉景区等待他们的归来。他们此行安排满满,我和淳安将在此等待整整三天。我的脚伤逐渐恢复,行动也趋于正常。我们在晚饭后漫步,在揽胜桥听溪水,在风里唱歌,然后在深夜里由淳安背着我在山道上奔跑,然后依偎着走回宾馆。我们像一切热恋中的男女那样意乱情迷。那夜的月色分外迷人,淳安牵我的手在山道上行走。在累了的时候,我们坐在山石上休息。淳安坐在靠我很近的位置,小虫在草丛中呢哝,我们的手又扣在了一起。男人的手宽大温暖,在他的手心我感觉安慰。“嫁给我好吗?”我挣脱他的手,俯身拽断脚下的野草,没有回答。“我可以等待。”“采茶怎么办?”他一愣,一脸狼狈,他说:“请给我时间。”“我讨厌被叛!”我说。“阿碧,我没想过会爱上你。”他苦笑。我转过头,“也许这只是错觉。你离开的久了,错把我当成她了。”他恶狠狠地看着我,猛地把我拉入怀中,他的脸贴在我的头发上,手指触到了我满脸的泪水。在失控和绝望中,他开始粗暴地吻我,我摸到他的脸,同样的一脸泪水。这一刻,我只想紧紧地抱着他,告诉他,我不能失去他。   在空荡荡的茶座里,我和淳安是唯一的客人。淳安要了一壶碧螺春。“黄山毛峰并不比碧螺春差!”服务生有些不服气。“它对我有特殊意义。”淳安苦笑。茶很快上来,温热的香味迅速在我俩间弥漫开来。我对着浅浅一杯绿茶竟无法下咽。“它是你家乡的茶!”淳安眯着眼喝了一口,“喝到它,想到是你生长的地方,就会有亲切感!”“而这茶却是采茶向你推荐!”我拿起茶一饮而尽。“我们重新开始好吗?由你选择,女朋友?妻子?情人?”他急切切地拉住我的手。我抚摸着他的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想一口气答应下他所有的请求。可是这是注定要分别的感情,有很多现实的东西是逃避不了的。“对不起。”我说,“你不是阿祥,我也不是碧螺。”
  我看着他的脸变得灰白。他的眼神像一柄利剑,刹那间穿透了我的心脏。                 
                 五
   
  下定决心和淳安分开,并不是很容易的事。事实上,在黄山我就有些后悔了。
 日子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常常会因为想忘记淳安而痛彻心扉。那段时间,我基本上推去了一切应酬。躲在家里听喜多郎的音乐,吃很多零食。但是因为经常性的失眠,我并没有发胖迹象。
在公司里刻意躲避着的淳安忽然传来了订婚的消息。同事们正和他开玩笑,被我碰了个正着。我愣在当场,手中的茶水也差点倾翻在地。匆匆道贺后,我冲进了洗手间,泪水一下子就掉了下来。我用冷水冲脸,化了淡妆。掩盖了那红肿的眼睛。晚上,我去了茶楼。采茶因订婚暂停营业,“佳木坊”里都是公司的熟人。我在楼梯转拐处碰见了淳安,“你满意了吧!”他拦住我问。这个男人充满了敌意地看着我,他的眼里有隐藏的痛苦。我直盯盯地盯住他却发不出一言。在这一瞬间,我感觉穿阶而来的冷风正呼呼作响,响彻耳际。容光焕发的采茶给每桌都上了壶碧螺春,“我们因此而相爱!”她甜蜜地向众人介绍。采茶和淳安在我们这桌落座,两人一脸幸福的样子。
  隔壁公司的小妮子们沉静了几日之后又热闹起来,她们说:“只要没结婚,大家仍有机会。”我真得佩服她们的勇气,这么直白的爱情真得很可爱。假若我是男人,我会不顾一切地爱上她们的。   直白的爱情真得很有杀伤力。这是在子衿到来之后,大家达成的共识。子衿是刚到公司的新同事,坐在靠近我的位置,她的长相一般,很难给别人留下什么印象。只是让人感觉那五官像雾里看花,无限朦胧罢了。那些多事之辈早已宣扬开去,她的动静早成了大家的笑柄。但她很谦和,安静。由于环境生疏,她小心的有些拘谨。她总是仰着脸谦逊地说话,轻手轻脚地行走。在她的努力下有关她的笑话日渐减少。同事们终于接纳了她。我也是从新人一步步走来,无从下手的惶惑和不安是我所理解的。于是,我将资料收集工作交给了她。她做的得心应手,成果显著。她是个聪明人。上帝造人总是会弥补另一方面的缺陷。她站稳了脚跟后,才渐渐露出真实的一面。在看到淳安的第一眼,她就开始询问他的一切。“他叫淳安?他很帅,不是吗?”她春心萌动。淳安的一举一动被她看在眼内,短短一小时内可以提十二次“淳安”的名字。我不得应付她。尽量做得轻描淡写。“我什么时候能与他合作就好了!”她支着下巴叹气。我哑然失笑:“他不擅长与人沟通,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对你也一样吗?”她盯得我发毛。
  电梯快要关门的刹那,淳安冲了进来。匆忙中他踩在子衿的脚上,“对不起!”他尴尬地道歉。子衿笑了笑没有说话。下电梯时,大家都看到她肿得很高的青红色的脚背。淳安停下来:“需要看医生吗?”子衿摇了摇头。“这样好了,有问题随时找我。”淳安递过一张名片。“我和你是同事,你叫淳安。”子衿并没伸手。淳安有些难堪:“是吗?”他看看我,“和你在一起的吗?”我还没回答那边子衿已抢了过去:“我坐在阿碧姐姐的隔壁。”她的脸随后还红了一红,“你要是觉得不放心的话,明天可以来看我!”淳安一愣之后禁不住笑了:“好啊!”“我叫子衿,你要记住了。”子衿展颜一笑,竟是说不出的娇羞。
  第二天,淳安给子衿送来一瓶红花油,另外还加上一打鲜花。子衿幸福无比。她对我说:“早知道能得到他送的鲜花,我宁愿早一天被他踩到。”她陶醉地吻了一下花朵后问我:“——淳安对别的女孩也是这样吗?”“嗯,”我沉吟了一下,“好像没这种例子。”“知道吗?刚刚出去时,他从办公桌前抬起头对我笑了一笑,他?他不是已经定婚了吗?”她没理会我的回答,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我笑了,笑得很突兀,完全失去了控制。子衿犹豫了,她警惕地盯住我:“是在笑我自作多情?”我摆了摆手,笑得说不出话来。(未完待续……)

作者:晓镜如花

《碧螺春(小说)》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晓镜如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