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碧螺春(小说)

发表日期:2005-06-2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四
                  
公司组织的年会将在安徽黄山召开,除了对本行业的精英做奖励之外,公司更多请的是商务伙伴,我和淳安被安排做先行工作。
  因为有些晕车,一路上都是淳安在照顾我。
在路过浙江的途中,司机接到通知要求躲避台风。然而一切都迟了。在赶往车站时,暴雨就下来了。不久后大巴就无法通行了,公路被冲断了。风越刮越猛,天也黑了下来。雨下得如瓢泼般,车身也在狂风中巨烈地抖动起来。被风折断的树枝横扫着掠过车身发出吱嘎的磨擦声。雨水在透过顶篷往下渗水。我们都看到了窗飞涨的河水,河水在接近路基,有些地方已被舔空,一波波的浊浪来势越来越猛。车内没有一个人说话,人的情绪也越发紧张。空调的冷风吹得人直起鸡皮疙瘩,“把空调关了吧?”有人说。“早关了。”司机回答。可怜一车人不知是恐惧还是怎地全都冷得缩成一团。
  “不行!我不能在这里等死,我要出去!”有个人突地从座位上冲到了司机的位置,他按下了开门按键。风雨一起刮了进来,那个打开车门的人只一下就跌了下去。司机伸出的手都没能碰到他。跌下去的人在滚了滚几滚后,最终还是跌跌撞撞地在司机的帮助下上了车。一身泥汤的他有些哭腔:“我的胳膊好像摔断了。”“摔断活该!这么多年也没见这么讨厌的人。”有人无视他的存在。然而车子在这时发生了巨烈的抖动,车子很快失去了平衡,所有人都感到了恐慌。“快关门!”有人惊叫。而这时,一根断树枝正掉落在车门口,门被卡住已经关不了了。车身在摇摆不定,人们开始歇斯底里地狂叫却又被风堵住发出极为吓人的声音。我呼吸困难手脚冰凉,连抬起一根小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行李架上的购物袋被风鼓起,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小件的行李开始摇摇欲坠,饮料瓶在走道急速地滚来滚去,单调的声响让人觉得仿佛末日来临。车厢里响起了一片哭泣之声。“大家不要慌!是男人都给我站起来。我们配合司机去一起关车门。”淳安站起身大喊。他顶着风努力地在往车前走,这时碌碌续续有人开始跟随。他们手牵手连成了一个整体,人们的哭声也渐渐小了下来。司机按按键,众人拉出树枝顶住车门,几次努力后,车门终于关上了。车子也渐渐地平稳了起来,众人松了口气之后,车厢里掌声雷动。顶住车门的人们俨然成了英雄。
  风雨仍在肆虐,人们渐渐平静。漫长地等待中,有人沉入了梦乡。而我和淳安却在不知觉中扣紧了彼此的双手。冰冷的雨水在车玻璃上纵横,我感觉潮湿正一点点靠近。隐约可见雨中的旷野,孤寂,冷清,如一幅印象派的图画。风雨声在外盘旋,空洞的回响在空旷里延伸,我感觉自己在颤抖。淳安脱下他的西服覆盖在我身上,然后才放下座椅躺下来。我的手被他紧紧地扣着,温暖透过他的掌心一阵阵传来。司机和长途客运中心取得了联系,前来接应的车很快就要来了。远远地我看到了车灯闪烁,接应的车来了。淳安靠在身旁打盹,越来越靠近的灯光在他脸上镀了一道金边,使棱角显得更为分明,高耸的鼻子,如海鸥般飞翘的嘴角,还有恣意卷着的头发,健美的身材,的确像希腊的雕像。在那一刹那间,我真得有些惶惑,心中有一种柔情在莫名间涌动了起来。“淳安!”我拍了拍他。他在半睡中惊醒,惺忪的神态有着说不出的慵懒。他盯着我有些孩子气地任性样儿:“嗯,再叫一声,再叫一声就好了。”他眯着眼赖在椅子上。我竟然会羞红了脸,而且居然真得是很温柔地叫了一声“淳安!”他也在那一瞬间清醒,我看到他澄澈的眼神里有着和我同样的惶惑。我们愣愣地盯着彼此,仿佛第一次相见。我听见心花开放的响声,在我俩相互的凝视中,它完成了最美的绽放!   惊心动魄的旅程后,不少人改变了主意改坐了回程车。大巴上稀稀拉拉的剩下了不到三分之二的乘客继续往黄山风景区进发。我们的会务中心设在黄山温泉景区,景区以揽胜桥为中心向四周辐射,桃花溪在桥下潺潺而过。青山如屏,满耳幽静,真得是养心的好处所。这里的会务工作做得很细致,会议策划,会务安排都做得无可挑剔。会议并不像我们想得那般紧张,与会的大多数都是身经百战,并不是当初想象的那般难对付。我们所要做得就是游山玩水。
  因为一部分与会人员要求自己登山,人们分成了两组计划从云谷寺出发,一部分乘索道,另一部分由我和淳安带队登山。还没走出温泉景区的范围,“鸣弦泉”三个字便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力。导游特地停顿了下来。“想来泉水流淌,声若琴弦因而得名吧?”有人问。导游点了点头指着这块石崖说道:“这石崖中空,形状酷似古琴,有水冲击而过,发出的声响,宛若琴声悠扬。因而得名。但是这鸣弦泉的闻名并不仅仅是因为这石刻为李白手迹。这里还有一首诗歌更为动人呢!”导游卖起了关子。“什么诗这么玄忽?”众人不信。“那你们可要听好了!”导游一笑。“尽管放马过来!”大伙儿气定神闲。小导游轻了轻嗓子说:“石崖悬琴琴最寒,五更三点是谁弹?清声流出相思泪,日照风吹竟不干。”“清声流出相思泪,日照风吹竟不干。”有人在回味。而我竟如同着了魔一般笑也笑不出了,是谁触动了我的心弦,让我在不自觉中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呢?我能了解这首诗的意境,这该是一种难言的苦恼吧。周围响起了掌声,小导游得到了意外的几笔小费开心的心花怒放。淳安笑着对我说:“我愿是那个弹琴的人,把最美的琴声弹给心上人。”我看着他:“可惜弹琴的人始终没等来自己的爱人!”他低下头,“你真的这样想?”“不是我这样想,而是传说如此。”我说。(未完待续……)

作者:晓镜如花

《碧螺春(小说)》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晓镜如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