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碧螺春(小说)

发表日期:2005-06-2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三
  
小妮子们就约在这里和淳安见面。淳安显然是这里的花心。他被全场关注,有时几乎冷场。我坐在当中很是难堪。暗恨这些小妮子没见过世面。我看到淳安怨愤的目光,只能装着若无其事。
采茶不知何时来到跟前,“喝什么茶?”她白皙的面容衬着绿色的小袄,竟是别样的明艳。淳安在不自觉中流露出赞叹的神色来。“还是碧螺春吧!是我和阿碧家乡的茶。”采茶笑靥如花。众人都被征服。
茶上来了,由采茶亲自服务。一口饮下只觉唇齿留香,余香满口。一桌半天做声不得,“好茶!”淳安赞叹,“能告诉我碧螺春的由来吗?”他示意采茶坐下。采茶向一桌人微笑:“不介意我坐下?”小妮子们连连点头,她们被好奇心冲昏头脑,白马王子的吸引力已退得不见踪影了。
“很久以前的一个初春,太湖中有个恶龙作怪,经常危害百姓。一位名叫阿祥的小伙子为拯救乡民,挺身而出与巨龙斗了七天七夜,打败恶龙之后,自己也精疲力竭,病倒在床。村中的碧螺春姑娘早已爱上小伙,她不分昼夜的守护着小伙,并采摘茶叶为他疗伤,阿祥的伤好了,而姑娘却因劳累而逝。阿祥伤心欲绝,把姑娘葬在茶树之侧,他从此长伴茶树左右,在他精心培育下,这些茶因香气高而持久成为名茶。人们为纪念碧螺,而称此茶为碧螺春。”采茶娓娓而谈。而这一桌却开始唏嘘不止,无比感动的模样。我看不出采茶心境的变化,她真得忘记过去了吗?当时的采茶就是因为这个故事才发誓要找个爱喝碧螺春的人把自己嫁了。
“还有一个传说阿碧也知道,阿碧,由你告诉他们吧!”采茶笑着离开。“另一故事不听也罢。总之没这个动人。”学校联谊时总是派我做解说,这些故事早已烂熟于胸没有新意了。“不行!味口都吊上来了,再不好听也得说给我们听!”小妮子们不依。我一会要她们续茶,一会要她们替我捶背,折腾了半天竟也没让她们死心。没了退路的我只好再做一回解说。“有一年春天,人们在路过太湖洞庭山黄厘峰时,发现有来自峰顶的奇异香气,香气沁人肺腑,经久不散。大伙儿都无法解释这香气的来由,久而久之,就被误认是妖精作怪。人们过道也避开了走,一时间,竟闹得人心惶惶起来。一位胆大的姑娘想探寻究竟,她悄悄地攀上了黄厘峰顶,结果却发现香味来自峰顶的茶树。于是,她采摘了一些收在怀中。然而,她走到哪儿,香到哪儿。连姑娘也惊奇地大叫‘吓煞人香’。众人问起原由,姑娘掏出了茶叶。自此之后,‘吓煞人香’名动大江南北。后来,康熙下江南,喝过此茶之后,兴笔题名‘碧萝春’再后来,因其外形酷似螺而为改为碧螺春。”“收哪儿不好,偏偏收在怀中,江南人就是浪漫!”小妮子中有人偷笑。“看来温香满怀起初说的是茶,并不是美人。”小妮子们又打又闹早笑成了一团。饮茶结束,小妮子们的简单快乐感染了淳安,他走在一片长发阵中吹响了口哨,脸上浮现了迷人的笑容。“我就是这样爱上他的。”小妮子的感叹引来一阵附和声。故弄玄虚的样子让人忍俊不禁。
  
  至此,我们常去喝茶,大部分时候都是淳安付账。淳安好像完全被采茶迷住了。小妮子们发现这个情形后醋劲大发,一个劲大叫“引狼入室。”从此拒绝再去喝茶。“他又不是大众情人,你们何必这样小心眼?”我笑的脸都僵了。“原来我们大家还可公平竞争,有了她这个局外人,一点机会也没有了。”小妮子们失望透顶。
  后来,我也很少去了。我看到两人在桌下纠缠的双腿,有意无意的肢体碰触,暧昧的情形让人坐如针毡。
不知道为什么,我竟有些失落。(未完待续……)

作者:晓镜如花

《碧螺春(小说)》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晓镜如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