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一把青

发表日期:2005-06-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东山哪,一把青。
西山哪,一把青。
郎有心来姐有心,
郎呀,咱俩儿好成亲哪――
她的身子微微倾向后面,晃过来、晃过去,然后,突地一股劲儿,像从心窝里迸出来似地唱道:嗳呀嗳嗳呀,郎呀,咱俩儿好成亲哪――
          白先勇《台北人·一把青》
朱青在我眼里依旧是那个穿着半新旧直统子蓝长衫,襟上掖一块白绸子手绢儿,头发整整齐齐抿在耳后的纯净女子,始终一径半低着头,腼腼腆腆的害羞样儿。
抵达台北后在空军康乐队里的朱青,已不是那个眉眼间蕴着一脉令人疼怜的水秀的单瘦女子,她是妖艳的,是那个晃荡着唱歌的浪荡女人,是游刃有余地游戏感情的高手。真正的朱青早在郭轸摔机时就已经死了。

抗战胜利那年,帅气的空军飞行员郭轸爱上了金陵女中一个叫朱青的女孩子。心性极高,发迹又早的自负小伙偏偏认认真真地爱上一个相貌平常,身材扁平,面色青白的寻常女子。“吃完饭,他们离开的时候,郭轸把朱青扶上了后座,帮着她系上了她那块黑丝头巾……朱青偎在郭轸身后,头上那块丝巾吹得高高扬起,看着郭轸对待朱青的那副形容,我知道他这次果然是认真了。”嫁给飞行员尤其是嫁给战斗机飞行员等于是嫁给了白云,手是抓不住那片白云的。朱青不顾家人反对和郭轸结婚。婚后不久,郭轸所部被调往东北。郭轸离开后,朱青一步远门不出只为等郭轸的消息。就在一日日的惊心里守候着,然而,她的痴心并没有得到上天的垂青,在徐州郭轸连人和飞机都摔得粉碎。
“……你就得狠起心肠来,才担得住以后的风险呢。”师娘曾这样子劝过朱青。然而,当事情真得无法控制地出现时,仍然是心肝俱裂。事情过了几个礼拜后,朱青一直不说话,也不吃东西,人只瘦成了一把。师娘再次劝她时,朱青突然地冷笑道:“他知道什么?他跌得粉身碎骨哪里还有知觉?他倒好,轰地一下便没了――我也死了,可是我还有知觉呢。”
待到再见朱青已是数年之后,她仿佛和过去做了一个诀别。她淡忘了很多事,在物质和声色里沉醉。甚至在处理完对她爱慕已久的飞行员小顾(飞机失事)的后事后,她依旧能凑成一桌子打麻将。还不停的笑,嘴里翻来滚去哼着《东山一把青》。
“我也死了,可是我还有知觉呢。”朱青背负着太沉重的过去,斩不断心底深处的牵连。好似忘了的过去,却依旧清晰。这也是为什么朱青选择留在空军康乐队,为什么依然会选择那些飞行员。命运在分分合合里已然将这个自欺欺人的女子的心永远停留在了过去,她虽活着,却早已经死了。

作者:晓镜如花

《一把青》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晓镜如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