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告别、离开

发表日期:2005-05-3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原来泪水并不是可以控制的,而心中的伤痛也不是可以收放自如的。情感是最易暴露内心隐痛的地方。
一直在拒绝告别,拒绝离开。但是,生活一日日延续,却一日日在上演告别和离开的故事。
强作欢笑的脸,微笑着挥手告别,分离的时候,记得住不流露悲伤。
我坐着十分钟一班的城际班车赶去南京,去和倪伯伯告别。昏沉中仍感觉到他在电话里的笑声,但是,他真得是永远地离开了!
几日前的梦里,有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倪伯伯撑着黑伞一身黑衣立在雪地里微笑着看着我,却什么话也不说。一瞬间,我就醒了。在黑暗里,只觉心绞也似得痛,我有不祥的预感。
在南京的五年,被倪伯伯(他是父亲的战友,一个真正的学者,为人亲和且英俊风趣。)                 
如同家人般看待。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孙阿姨、小哥哥、姐姐、姐夫和刚学走路的侄儿,周末聚在一起包野菜混沌、做各式菜肴,和倪伯伯喝一种叫“尖庄”的白酒。喝到微醺,在南京初夏的夜风里倪伯伯会送我出锁金村,直到我上了出租,在车开出很远之后他才会放心的离开。
这样深重的疼爱让我感觉沉重,有太多让我去忽视关爱的理由。于是,便有了那次拖了很长时间没联系的举动。接到倪伯伯电话时,他已经拎着很沉的水果在学院的一号马路上走了近一公里的路途,我们在操场前相遇。他爬了半山坡地有些气喘,脸上有很多的汗。从俱乐部跑出来的我同样也是满头大汗。倪伯伯一脸慈爱看了我半天才说话,“好久没有你的消息,孙阿姨和我都有些不放心。”他停顿了一下又说,“看到你就好啊!”脸上写满了温情。我的心一阵酸痛却什么也说不出,也就在那一刻我明白,这是除父母之外不计回报的另一种爱!
从锁金村到半山园需要过富贵山隧道,每次穿越都好像在和时光作告别。紧闭的车窗外仍有穿梭在山洞独特的风声灌穿耳鼓。但这次却是在为倪伯伯送行……
最后看到的是倪伯伯显得有些陌生的面孔。一眼看到,泪就止不住地流下了。原来泪水并不是可以控制的,而我的心为何会这样的痛,痛到呼吸都困难。
阿姨在那边崩溃了……
我们都不舍得。
却真正地告别!     

作者:晓镜如花

《告别、离开》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晓镜如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