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晓镜如花

发表日期:2005-05-1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青山之外仍是青山,涧水之外依旧是涧水。而绿色便会在这时涨满了你的眼帘,心也会在不知不觉中被这片山野悄悄地偷走了。
叶姓的南屏村,仍然在青山绿水中固守着属于徽州的黑白,屋与屋相连,巷与巷相通,迷宫似得粉墙陡地添了扇门户,推开后却是另一户人家的天井。一样的雕花门窗,一样的寂静庭院,一样的古旧气息。梦一般的恍惚岁月就在这美丽中倾泻开来。
江南的女子在采桑,桑林不远处就是村庄,黑色的蝴蝶瓦,雪白的马头墙,青山掩映中的村庄竟如同生长在那绿云深处。桑女擦去额头细密的汗珠,兴致之处哼起了民谣,身后的背篓早堆满了如山的桑叶,嫩绿的颜色映衬着如花的容貌竟是那般动人的明艳。
算算又是一年,脚下光洁的青石路叩击着足音,江南女子细密的心事,便在这柔曼婉转中延续。
南屏的生活是平淡而徐缓的,历史仿佛在这里拐了个弯,常常让人心意迷离,错愕中却又见到了人间的烟火。袅袅炊烟下是高大的灶台,风里飘荡着柴草的气味。暮色中游人离去,村落恢复了平静,村民们开始将小板凳从家里拿出来,饭碗也端出来了,单单一大块红润的腌肉便将整个味口都吊上来了。乡亲唠着家常,绕口的徽州话会让你这个外乡人虽听不懂也觉着亲切。亲切了也就亲近了,来了去了,乡亲们会留你亲热地问候,在离开很久后,你依然被感动着。
是因为那一场淋漓的花雨吗?否则留过洋的医生怎么会给自家新建的房子命名为“南熏别墅”?
洋派的他在百年前推开楼上的窗户在熏暖的花香中沉醉,那又是怎样的一种心境呢?有风从双肩掠过,也吹动了檐瓦间那流动的花纹,一片徽式建筑中的这栋中西合璧的楼房还是一点点地溶入了进来。周围的楼宇你挨着我我挨着你,一起度过了数百年的苍桑。
“南熏别墅”的二楼是小姐的闺房,留过洋的父亲是开明的,因而才有了很“现代”的小姐。二楼的雕花木门外是窄窄的木制阳台,南屏山的秀丽在此一览无余。别家的女儿可就没这福气了,她们的房间通常设在后院或边房,连扇窗户都没有。更不用说什么凭栏远望了。会不会小姐妹之间一起串通好借着刺绣为名,在“南熏”的楼上偷看着彼此中意的小伙。妩媚的眼神抛过去又送回来,又是怎样的一种甜蜜呢!
开通的医生装着糊涂,宽容着青春的游戏。对于她们那已经是不太多的年轻岁月。
身边掠过美丽的徽州女子,她们轻柔妩媚地穿行在高低错落、宛延起伏地粉墙下,她们是从容自信的。百年前的幽暗生活只是留在老房子里的故事,她们说起过往时,神情淡然,拥有的是对今日的把握。而那时的女子命运是操纵在别人手上的,挥别经商的丈夫,徽州女人便在幽暗的深宅开始了漫长地等待。那是凄风苦雨里一枝带泪的桃花吧?红颜易老,岁月无情。不知明镜里缘何染秋霜!厅堂里分成两半的团圆桌也许一辈子都用不了一次,女人就带着遗憾离开了。
叶家祠堂里飘起了漂染的布匹,艳丽的色彩有着惊人的反差。象征封建礼教的宗祠,竟成了电影里的“杨家染坊”,天井里溢了一池颜料水,微微波动的水纹摇漾了一个家族的爱恨情仇,“吱嘎”作响地大门关上了,仿佛作别了一个世纪前的噩梦。两面被抚摸的发黑的石鼓,尤自无言,冷冷地观看着世态变迁。
饰演“菊豆”的巩俐在午休时穿过深长的小巷,去到叶玉庆家的饭店休息,在银杏木造就的老房子里的描金床上小寐。“菊豆”是他们家最欢迎的客人,那时的巩俐远没有今日的大红大紫,老两口就是喜欢她随和的气质。剧组有时会上他们家吃饭,汪妈妈烧得一手纯正的徽菜,边吃着饭边说着话,戏拍完了,老两口倒是舍不得他们走了。“菊豆”上演不久后,“菊豆饭店”就正式开张。
有着剧组剧照的叶玉庆将它们镶在了玻璃框内,并把它挂在饭店最显眼的位置。他总会不厌其烦地向游人述说着当时。脸上充溢着幸福的笑容。叶玉庆是当地的大家了,他妻子是八大家的大户,为人娴良,且心灵手巧。村里人办喜事总爱叫上她,只有她才能轻巧巧烧上几桌好菜而不费力气。“菊豆饭店”因此声名远播。叶玉庆是黟县农行的退休职工,他爱在叶家祠堂前摆个小摊卖些旅游记念品和烤红薯之类,生意还不错。晚上回家他总爱把一天收到的钱币仔细整理,硬币则用小刷作清洗,每次都到很晚。这样的做的原因只是想给银行减轻工作负担。多年银行的工作使他养成了爱护钱币的习惯,雕梁画栋的四壁倾泄着从天井泻下的月光,倾听老人“叮叮铛铛”敲击着岁月,淳朴的山居生活会再一次征服你的心。
在南屏是适宜行走的,跟随自己的脚步,看小巷里的家居生活。那口三眼井就在村落中心地带,小巧玲珑的井口任是再调皮的孩子也用不着担心会掉落下去。抚摸着光滑的井口,竟然能感受到很深的爱意。徽州人的“爱”不是说在嘴上的,它往往蕴含在生活细节之中。有时是雕在木上的花纹,有时是一幅对联,有时就是那一段传说了。不用明说,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小巷深深深几许?楼宇重迭院门无寻处。行走的脚步不宜匆忙,不是浮光掠影就会步步生情。也许是门罩上那个砖雕,也许是墙头攀援的凌霄花,也许是自己莫名的感动,在不经意间已定格为永恒。云影淡了,清风起了,人也闲到流水人家的门口了。
日头早早升起,清晨的南屏仿佛是被泉水洗过的清朗。上山下山,村民们开始了新的一天,带着他们的希望,采摘的山菌最终会被运到山外去,在远离山野的地方,喝到清爽的汤,还是能听到那来自山野的呼唤。
如果说阳光是明镜的话,那么整个南屏村应是那镜中的花朵了。是那清早起来明镜里如花的容颜,更是那表里俱如一的澄澈情怀。

                  

作者:晓镜如花

《晓镜如花》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晓镜如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