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加油姐妹们

发表日期:2007-11-0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一年一度的北京大学生排球联赛又开幕了,一晃毕业之后已经缺席两年了,现在的队伍里当年夺冠的主力只剩下两人,大多都是新人,已经不太认识了,不管怎样,还是祝福姑娘们能取得好成绩,希望在她们的努力下,别人一提到理工女排,还会竖起大拇指,称赞这是一支强队。

cup是一个古灵精怪的女孩子,她也是我们最忠实的球迷之一,每每读到她写的眼中的队友们,都会觉得鼻子泛酸,因为没有过多关于球技的描述,更多的是一个个生动的球场下的女孩子们,那么细腻真实,让我觉得仿佛见到了大家一样,真的很想念大家。当然还有珺珺、邓妮、高师姐、徐艳、小燕和MVP迎春,能和大家一起打球真是一种缘分啊。


1、黄师姐

叫“师姐”总有些心虚,平时还是叫“黄老师”吧。

听老陈说,他是入校第一年的比赛认识的师姐——校女队队长,主二传,更神奇的是,那时她是在读博士,小美女格格已经3岁了!

当时我是入门者,第一次看师姐发球,着力不重,却听老陈应球喊出“好飘”,遂知何为“飘球”。师姐打球,若用一个字来形容——稳!不知道是不是阅历的关系,只要她在场上,感觉看她的眼神,心就会平静下来。神啦!无缘看师姐打比赛,遗憾中……

顺便说说小美女——格格。这是个古灵精怪的小家伙,今年的蟹岛沙排比赛,小姑娘泳衣、泳镜全副装备。师姐并未刻意看管,任其自处。小姑娘倒也玩得自在,不仅结识了新的小伙伴,还在我们的“水球队”展现了一下泳技,赞!

cup夙愿:10年后能向师姐一样打球!

2、吴咪

大家都叫她“猫”,迷一样的女子。超级全能二传手,非人类……

有缘得见“猫”的比赛还是在两年前,大排女队的比赛上,比赛的内容倒是忘得干净,只记得赛后大家休整时的一段花絮。吴咪没有急着换衣服,拿着排球向车雪要球——练防守。于是,一个抛球,一个狂扑:倒地、侧翻、鱼越……眼看落地的“死球”就这样奇迹般地从她手中起来了。看得坐在板凳上的我心惊肉跳,不,应该是惊心动魄!吓,非人类,我认定。后来还是车雪说:“不玩了,太容易受伤了!”眼见“猫”意犹未尽,眼带遗憾……

最近的一次见面还是在蟹岛,她是来观战的。赛后大家一起吃饭,餐桌上的“杀人游戏”玩得我直犯傻——白痴警察。几个回合下来,觉得吴咪思辨能力超群,于是决定先指认她,然后参照她的话分析——傻人有傻招!在我的视野范围内,一群男生中间,她是那样特别。赛场上的英雄,赛场下的女辩手,奇女子也!

有些人,不必走太近,欣赏就已经足够。

3。王卓

听有人叫她“卓卓”,觉得好听得很。

非典时第一次在球场见到卓卓,听到老陈语带嗔怪与惋惜地多次在场上喊“王卓”——不是球发不好了,就是一传接不好了。老陈的意思应该是这样的:卓卓的实力不仅于此,发挥失常了!我于是越发好奇,当年球场上的卓卓是怎样的……

还记得有一次大家一起吃饭,发现卓卓吃西瓜的速度超快——我还没吃完半块呢,人家谈笑间横扫三块有余,且“面不改色气不喘”,还保持淑女般矜持的微笑……老陈说卓卓是个“假小子”,在场上跟男生打成一片,是“咣咣发球,咣咣起球”的全面型选手!而我,只能从小于身上比对卓卓昔日的身影了,憾!

其实说卓卓是“假小子”是片面的。记得在我还是“球童”兼“水童”的时候,卓卓曾跟我一起去买水,还请我吃雪糕。第一次有被姐姐“罩”的感觉!清楚地记得,那天她穿的是牛仔的热裤,美极了!!

蟹岛之战,卓卓也去了,到得晚些。忘了什么时候,正在看别的队伍比赛的我被老陈打岔。老陈一努嘴:“王卓他们家孩子!”狂晕,我回望着老陈直愣。却见老陈一脸不屑的表情:“才知道啊,都一岁半了!”什么?卓卓已经变成——妈咪级的了!小公主倒是不认生,人小力大,一只小手把我的食指握的生疼,废了半天劲儿才抽出来……此时细细观察三年不见的卓卓:大波浪卷法,两件头炫目泳衣,笑起来异常温柔——早就不是那个“假小子”了!老陈曾戏言“王卓算是‘废了’!”小于接得好:“女人一生中最大的两件事都圆满了,这叫真幸福!”狂支持!!!!

两个月后在BIT球场又见卓卓,深色衣裤,人瘦了不少。上前一问,人家减肥都有奇招——打电脑游戏!

不知道下次见到卓卓会是怎样的情景,很是期待……

3、于江秋

秋,故国几度,一江秋水向何处?还是喜欢叫她小于,几分俏皮。

小于很牛。经管的才女,老赵的师妹,巾帼英雄。想来当年阴胜阳衰,小于勇担大任,车亦不及。若用《红》中的人物一比,小于就是转世的探丫头,文武全才,女中君子,赞!小于好象是学国贸的,学位要求英语六级。人家稳扎稳打,大二过四,六级一次拿下,崇拜啊!我属“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型,跟头把势地“四进宫”,好险。不过还是aka牛,上下午,一次搞定,傻了……

小于很拽。SARS时,小于的形象就是:马尾、深色T恤,黑色八分裤。因为基础较好,身手不凡,加上敢打敢拼,所以一直是我“暗拜”的对象。记得当时大家都喜欢和她开玩笑,包括寡言的张总,xiaomeng、小于,男女平等……一次到场上,发现多了一个背影熟悉的“阿姨”——大波浪的卷发,有点儿别扭。是“新人”?正寻思着,那人突然转头——吓,是,是,小于!那天忍住了不笑出声,都快忍出内伤了。可人家小于颇不以为意,摆出一副“爱谁谁”的表情,估计她的“潜台词”是:“看习惯了就好了,见惯不怪嘛……”所以,卷发一直保持到期末。好象,我只是说好象,是比开始时看着,顺点儿眼了……

小于很神。记得03女队打比赛,老陈“看上”了一个女研究生,觉得是打主攻的材料。开始时向我打听,我把头晃得跟拨浪鼓似的。后来听说还真找到了,是小于她们院的,几经周折,小于功不可没。至此,对小于的崇拜之情又加深一层。如果小于能看到此段,受到一点点感动,改天请我吃饭吧,顺便给偶签个名,哈……

小于很真。平日里大大咧咧,不拘小节,赛场上却颇为严肃,对自己要求很高。03的一场比赛,小于打二传,可能是状态不佳,老陈叫了暂停,让郭珊传球。记得小于的表情,应该说是没有什么表情的,可难掩眼神中的一丝落墨与无奈。比赛输了,我走得早,最后的情景,是老陈在对小于单独说着什么。唉,要是换了我,早就挂不住了,哗哗地就把数学老师冲跑了,这事儿我最拿手……休学时,正值冬季,沈阳那一年多雪,所以基本不出门,除非是去医院。春节时觉得周围的热闹似乎与我无关,翻着手机的电话簿,找不到问候的人。终于,看到小于的名字,心里一动。信息回复得很快,挺长的,大意我还记得:“……你的队服还在我这里,等你回来。一切从头开始,从零开始……”那时我凑热闹跟着女队订队服,开玩笑地说自己要“0”号,原来她还记得……小于害死我了!好家伙,年三十儿的,我对着手机屏幕,眼泪哗哗的,然后又开始傻笑,把旁边的老爸吓傻了,差点儿打车送我上医院。冤枉啊!

小于很逗。蟹岛沙排,两年不见,小于还是八分裤,卷发。陈雯客串游泳教练,还借我泳衣(。我跟小于一期,从零开始学。真的是怕水,少年阴影,六年级时被淹过。小于又抢跑,一会儿就漂起来了,卷发像水面的海藻。想起《新娘不是我》里的萝卜丝,笑喷了,顺便,呛了一口水……哦,早上还有一件事儿,是关于小雪的。小于见了小车,特意叫住,然后盯着上看下看了半天,突然冒出一句:“恩,变帅了!”我倒,她们村儿都这么夸人的?!更逗的是小车尴尬的表情,嗨,还能有啥表情,傻乐呗……那天这是小于的经典笑话之一,不时“蹦”进脑中,笑了一路。

毕业了,没能跟小于畅饮,遗憾!虽说在北京,可见面机会甚少,估计会很忙吧。呵呵,未来的女强人,我看好她。还是想对小于说:没事儿的时候,常回家看看……

4、陈雯

认识她时她正上大一,“重量级美女”,川妹子!

那是03年的大排联赛,有一场在“北京大学生体育馆”,跟她一起坐公交,近距离观察,觉得传言不虚——四川真的出美女!难得的“运动型美女”,还画了精致的妆容。我忍不住打趣道:“打球还涂睫毛膏啊?”雯雯巧笑嫣然:“哦,是防水的……”当时我就傻了,认栽!从此,在心里暗称她“雯姐姐”……

在我的印象中,学理工的女生是素来严谨的,尤其是认识了蝈蝈之后,觉得外表的过多修饰似乎就是在浪费生命。于是遇见了长发飘飘、环佩叮当的雯姐姐,自然认定——不是经管的就是人文的!这样的女子敢“牺牲外表”踏上BIT的排球土场,本就是应该称赞的。可是,我错了,雯姐姐,是,学数学的!!说来惭愧,一直不敢相信传言属实,直到某日看到她与某君在坛子上谈“模糊数学”,辩得从容,气度不凡,且有理有利有节,真是豪气逼人啊!!那啥,崇拜啊,再崇拜一下!雯姐姐外推“武大”了,有点儿远,不会也想读博吧?!美女博士,谁敢说是“第三性”?!杀无赦……

人说川妹子“辣”,这个“辣”字似乎很难译,含义颇深。先说蝈蝈,真的难见“辣”的影子,整个人都是温温的感觉,不像麻辣火锅的沸汤,看来真不能听信“传言”!可是,见到雯姐姐的时候,我,真的被“辣”到了……

记得还在柿子树环绕的土场打球时,雯姐姐是常来的。说来憋气,那时人气不旺,站满一场就不错了,有时候还要打打“沙排”,真的怀念SARS时的一派繁荣……所以,余下的场子就被人“有效利用”了,是踢足球的。本就不高的网子自然是碍了他们的事,于是被缠得乱七八糟的。人气还挺旺,有时还分几拨,足排相映,也算有趣!矛盾是不可避免的,本来嘛,球本无界,互相帮忙捡球也属常情,只是觉得踢足球的理亏些——以足球的球速和力道,太容易伤人了!一次,忘了起因是什么,雯姐姐跟一个小伙儿“扛”上了,我还在后排捡球呢,只听到两人声音分贝数不断升级。说真的,有点儿害怕:对方是男生,能跟女生吵已是没品之极,说不定来“蛮”的,尽管我们人也不少。咋说来的:好女不跟啥斗!抽空瞟了一眼“对方选手”,好象还不太坷碜,可总觉得整体“造型”像只乌鸦!想起某处看来的一句话:同样是投入火海,为什么有的人成了凤凰,有的人就成了乌鸦……雯姐姐,赞一个!

看雯姐姐打球,很爽!真羡慕她的上肢力量,加力的发球,扣球有声,难得传球功夫了得,06年打的接应。恩,全面型选手!其实人各有所长,在场上,技术只占60分,其余的,就是性格品质方面的事了。记得看邓亚萍和乔红对决,挺纳闷儿的:乔大姐论技术、论身体条件,怎么说也都占了上风,咋就被人连扳了三局呢?!老萨给邓挂金牌的时候,亲切地拍拍萍姐姐的左脸,萍姐姐笑得一脸灿烂,真美!十年了,一次看孙晓梅的《名将之约》,采访邓亚萍的。坐在孙对面的邓,完全不是当年赛场上虎目圆睁、杀气腾腾的模样,那是另一种美,知性美。提到当年奥运会的三度摘金,邓说的竟是比赛之外的事——老萨让她好好学英语!所以,多年后,我们看到了那个捧了英语硕士学位的萍姐姐,看到了申奥代表团中侃侃而谈的萍姐姐。记得她的论文题目是《从小脚女人到世界冠军》,我倒觉得,她应该写个续篇啥的,就叫《从奥运冠军到申奥大使》,绝了!钦佩这样的人,永远埋头向前,激情燃烧,斗志昂然。雯姐姐,算一个!

蟹岛沙排,雯姐姐依然长发飘飘,映着鲜艳的沙排服,看着就想抱抱。比赛挺激烈,可觉得雯姐姐的眼神始终是坚定的,颇有大将之风。黄的沙,蓝的水,粉红色的姑娘,多美的一道风景啊……记得拍照时,雯姐姐竟然会不好意思,满脸的羞涩,不是躲到别人后面,就是躲到排球后面。嗨,若算算BMI值,没准儿我还是头牌呢!看我,心态多好!忙着跟小小鱼在那艘“破船”上摆TITANNIC的POSE,没与雯姐姐单独合影,亏了!

雯姐姐仗义,却不乏细心。记得论坛上有人发了“致老胖”的帖子,雯姐姐的回帖是那样亲切。想起早先的那句“我回去找你抽烟”,看着屏幕的我不禁笑出声来!想到我们导员成天挂在嘴边的“女生抽烟,害人、害己、害下一代”,颇有些不平。这不,去年的散伙饭,我也“开戒”了……

雯雯现在在武汉吧,六月记得回来哈,找你喝酒,不,找你抽烟……

5、李博聪

真羡慕人家名字起的好听,博+聪,人如其名!

认识博聪是在非典前的排球课上,当是同班的还有Toy,aka,赵珍,盖盖,郭亮等,而且.恰巧都住在11号楼的。信息学院,势不可挡啊!认了Toy,aka当师傅,与赵珍结成了“考试对子”,与盖盖攀上了老乡,跟郭亮常开玩笑,唯有博聪是不熟的。印象中她是个子高高,皮肤白白,常穿着酱红色运动服的少言女子,头发是自来卷,笑时单侧有酒窝。

相比于永远给人温暖感的蝈蝈,博聪总是让人感觉酷酷的,不是外表上的,而是缘自内在散发的一种距离感。蝈蝈的成熟有时是带有孩子气的,可是真正内心成熟的,却是博聪,淡薄清澈,气质如兰。

比赛场上,博聪是低调的,张扬只有一点点,坚定的目光,这种内敛的霸气,是模仿不出来的。这样的她让我想起alan,永远不是场上你第一眼注意的人,却会让你觉得,他的位置无人能替。球队犹如相互配合的乐队,每种乐器的音色各有不同,小提琴的华丽固然眩目张扬,可更爱大提琴的沉稳,永远在稍远的地方,流淌着它的一份坚持。总是相信一个球队是有它独特的气质的,不可言传,只可意会。

记得去年七月彷徨的日子,伴着闷热的天气,整个人都透不过气来。在北门是经常能遇到博聪的,素淡的着装,浅浅的笑容,若隐若现的酒窝。一次忍不住向她诉苦水,谈到考研的打算,她肯定了我的想法,这对于我,是莫大的鼓励!总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在困难的时候贵人不断,也许只是一句话,就能扫清心中的阴霾,叹!准备考研的日子,每周要回校补专业课的学分,总会在三义庙与博聪不期而遇。北京的冬天常是灰蒙蒙的,行人裹的像没有面孔的粽子,在这样的人流中突现熟悉的笑脸,仿佛上天恩赐的阳光,可以让你瞬间觉得,很温暖。也许于她,只是自然的流露,本性使然,但这一切于我却是有着重要意义的,终生感激。所谓“神交”,不知这样的算不算?没有理由当面道谢,就放在心里吧!

帮主今年毕业,好象排协又要少了一份牵挂。阳光灿烂的日子,永远明媚的笑脸。这样的岁月,我们一起走过,已经无憾……

作者:guoguo1225

《加油姐妹们》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guoguo1225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