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Friendship Forever

发表日期:2006-10-1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 每天都会到飞翔上看看,看看我们协会自己的家。

  • 虽然已经毕业了,已经离开北京了,可是还是想看看大家都在做什么,告诉大家我在做什么。

  • 对于03年的SARS,我有着不一样的感觉,这是和大家认识了,找到了组织。

  • 从此,排球成了我校园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也在用心书写着自己的排球故事。

  • 前两天一位新人翻出了一篇老贴,是3个月前毕业的时候诗人“绵绵”写给大家的。

  • 到现在看起来仍然眼眶有些湿润。是感激,是想念,是祝福.......

绵绵的帖子:

“我和蝈蝈一个系的,说真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大一个系,爱打排球的人却那么少。还好,来打得这两人还可以,哈哈,

蝈蝈的全面就不用说了,我呢,(尽管起步比较晚,打球条件也比较差)至少还在不断进步,我就先把自己归到不断进取那一类里

吧。第一次见到蝈蝈是跟她打网球,那时我和胡欣刚开始练网球,还算有运动细胞吧,打得不烂,我们班一个女生苑也打网球,而

且跟蝈蝈寝室很近,就拉来一起打。第一印象就是,她打得很好,尤其是反手动作很正规。后来网球场拆了,打得少了,就没怎么

遇到过。后来知道了她是班里的班长,学习也超好。非典前仿佛她也不怎么打排球(我是非典之前压跟儿不会,不许取笑^_^),后

来非典时候见到过几次蝈蝈打球,觉得打得很好了,不过ms那时候她还是下手发球。我那时候初学,是沾球就飞的主儿,甚至还崇

拜招财打得好,现在想想真该一头撞死。

真正看蝈蝈打球,是排球场搬到现在这个位置以后了。蝈蝈上手发球已很有威力,扣球,一传,防守都很好。女排那次打北京

市联赛,没跟去看,真是遗憾。不过通过论坛和大家也了解了不少情况,那时候蝈蝈已经是绝对主力,还有两位师姐的加盟,加上

王卓和孙月君,队伍挺壮大的。(可惜的是我那时候不怎么懂球,还不是很痴,没有现场观战,要不我也可以早出道几年,^_^)

后来我是慢慢进步了,不过我也本科毕业了,有一次自夸,alan说:别美,郭珊和小于还是比你强很多的。确实是,那时候蝈蝈和

小于一传和防守都超好,我腿比较快但动作不行,常常把球接飞。不过她们是校队的嘛,我常常这样想来安慰自己。04年的时候小

于是主二传,蝈蝈打主攻。05年的时候没2传了,蝈蝈挺身而出,以会长的话说,郭珊打二传,她的进攻和防守真是太浪费了。不

过蝈蝈还是很好的完成了任务,与攻手一起努力拿了个女子冠军回来。

排协里不少人都是多面手,以aka的签名为代表:喜欢一切有网的运动。 蝈蝈和博通是女生那边的代表,alan,aka, 会

长,翟崎和我是男生这边的典型(不过貌似会长不打网球)。记得在首体,大唐,都跟蝈蝈打过羽毛球,在人大北外打过网球,在

北外还打了会乒乓,打过排球的地方就更多了。喜欢一切有网的运动,真不是徒有虚名。24号的沙排蝈蝈能够回来打,我们的队伍

将空前强大。蝈蝈是个很有领导才能,很有运动细胞,很随和很好相处的人,还记得她在雕刻时光学手艺的日子,还记得她每天从

实习公司回来就直奔球场的情形,真是有球必应阿。 衷心祝福蝈蝈答辩顺利,一切如愿。在离家很近的地方工作是多么惬意! 有

空蝈蝈一定要回来看看,这边我们还有不少好朋友,博通,徐焱都在北京,还有好多人在学校,再加上男生这边肯定够一个队

。”

CUP的帖子:

把郭珊留到这里写是有私心的,师姐级的人物被我降格为“伙伴”,大概是因为她在校多读了两年的研究生,是保研的。可

是,还是比我先毕业了,哭......

蝈蝈是川妹子,不美(表打我!),喜欢很严肃地解答你的问题,然后像中学里的科任老师那样善意地对你微笑。只是,早期

对她的感觉--有距离感!

非典前的4月,我正忙着攒电脑,那时还把戴着一角绣小兰花的口罩跟师兄到海龙看电脑当成乐事。找到的师兄就是5系的,与

蝈蝈应该认识,后来封校停课了,一次到中教看小说(觉得在空荡荡的教室里看书比较惬意),不知何事抬头,见蝈蝈就在隔我两

排的右前方--也在看书。那时和她还不熟,只知道是常来球场的,遂继续闷头“苦读”。一会儿有人走近我身边,吓了我一跳-

-是5系帮忙攒机的学长!可他并没有看见我(这让我很气愤!),而是直奔蝈蝈。我放下手中的书,听到两人的对话。“你怎么在

这儿?不是已经通知停课了吗?”“哦,反正没事儿,我拿书来这儿自己看看......”想知道我的反应吗--像上课开小差被发现了的小

学生,拼命把那本《花溪》往桌子里塞,甚至想把它塞到地缝里......蝈蝈对学习的态度可见一斑,保研当之无愧!

蝈蝈是个担事儿的人,这大概是与做了多年的班干部有关,协会的事儿她和小于都操心不少。我觉得老陈是幸运的,没有这两

员得力“女将”,他会很孤独(表砍我,闪......)。估计那会儿蝈蝈对我一个“门外丫头”表现出的对排球的fanatic的程度大为不

解。管它呢,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啥吃着沙子烤着太阳满场捡球。对宿舍姐妹的“官方说法”是--看帅哥去!估计那时的cup形

象全毁--整个一个全职花痴. .....

作为球迷,我是不称职的,这跟当时自己的状态有关。可能老陈那时也会有疑问,就是我为何会跟协会若即若离。其实那时的

我是自顾不暇的,漫长而无奈的挣扎,现在看来,最大的遗憾就是错过了好多精彩的比赛!蝈蝈的技艺似乎就是在我离开的那段日

子里突飞猛进的。看到论坛上关于老陈对蝈蝈的“魔鬼训练法”的帖子,赶到心里热热的。老陈一直遗憾于理工排球的“男强女

弱”,而蝈蝈、小于她们所肩负的,是一个期盼了多年的梦想!可以想象蝈蝈在场地苦练是的样子,于是会感动。

真正地看蝈蝈的比赛还是在蟹岛,此前的三个多月蝈蝈在外地实习,北体的沙排和北行的邀请赛都没能参加(北航只有男队的

比赛,可我想蝈蝈一定会去助威!)早晨小北门集合的时候,我听说蝈蝈回来了,心里一动--真是想见她!!见面第一发现:蝈蝈

打耳洞了,还戴了耳钉!原本的“强人模样”瞬时柔和了下来,cup经典评语--蝈蝈越来越有女人味儿了!听说昨天刚下的飞机,

东西都没收拾完,今天就起了个大早,叹!老赵是开车来的,颇有老板风范(马屁一下,已婚老男人......),小于是坐他的车来的。

老赵要再载一个女生,我觉得蝈蝈是最合适的--昨天没休息好,今天又要打比赛,坐“专车”会少消耗些体力。可是她却一个劲

儿摆手,拼命往后闪。最后好象是小燕进了车,我还是开心的,因为可以和蝈蝈一路,坐公交,打车......打车时和蝈蝈同坐在后

排,前面是alan。不知怎么,我就冒出了一句:“郭师姐,还是single吗?”蝈蝈愣了一下,然后露出熟悉的笑容:“我都single

好多年了......”淡淡的无奈,淡淡的羞涩。那个时候的她好可爱!alan突然回头:“你们这种人很容易‘闪电’的!”我遂笑,真

希望他一语成真,祝蝈蝈很快找到幸福!

女生的比赛第一场便是对传媒,印象中那是一群有些“野蛮”的MM,教练更是凶悍(是男是女都忘了,只记得这两个字的印

象)。姑娘们打的艰苦,但贵在顽强,小小鱼没到,蝈蝈传球,俨然是球队的核心!一路拼杀,赛点上的争夺更是激烈,比分交替

上升,场下的人都站起来了,忘情助威。终于,我们赢了!(那天最后的冠军是传媒)

我一定是个糟糕的评论员,每一次都把有关比赛的内容忘掉,或者只记得顺序不清的片段,杂七杂八的倒是印象深刻。对吴咪

如此,对蝈蝈也是。什么小组循环,半决赛决赛,到最后女队的比赛我都不知道为啥争的是三四名而不是一二名--狂晕!

赛程的安排,女队似乎没有男队紧凑,记得最多的,是蝈蝈忙着看东西,照顾大家。更多的时候,她只是安静地坐着,并不多

话,也许这是她一贯的性格,也许是因为有点儿累了......突然想起下午的一场比赛,上场的是谁忘了(肯定是有蝈蝈,瞧我这记

性!)只记得对方很强,女队每每险中得分--擦网,对方失误奇迹般地把球救回......场下不知是谁喊了句“人品爆发”。场上的

蝈蝈立刻回望观众,一脸的灿烂:“人品爆发?”相信我,那时的蝈蝈好美,年轻了好几岁!(又说漏嘴了,逃......)好象是老陈

(为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总觉得是老陈干的)说了句“看郭珊的队长标志--小白裙!”呵呵,那是我早上穿来的网球裙,与蝈蝈换

衣时还曾“善意”地说:“拉链拉好就行,紧了扣子就不系了(因为我就系不上!)。”谁料待蝈蝈换好上场后我发现--扣子扣

得好好的,真想撞墙!!减肥的决心就是那时候下的。

毕业的日子很快来临,告别赛那天我正好出去找房子,晚上散伙饭时才见到蝈蝈,薄纱的连衣裙,美!眼见“老人们”拖家带

口地往一桌挤,蝈蝈孑然一身,与我同桌,席间推杯换盏(?),笑啊,哭啊,好多人都醉了(不包括我!!!),印象中蝈蝈一直很

清醒,还帮大家照相(canon的相机,帮我照过学士服照,吼吼~~~),神情泰然......

记得上中学时,三姨推荐我看《青春之歌》电影频道放的,谢芳主演。最后的游行场面很是撼人:林道静走在队伍中央,蓝色

棉布旗袍,红色开衫毛衣,雪白的围巾,神情异常坚定......好老的片子,影响过三姨那代人。我于是问道:“谢芳美吗?”三姨

答:“不美,但很大方......”我在心里点了点头,暗道:因为大方,所以更美!

想念远方的蝈蝈,看论坛上的帖子,心里总是热热的......

作者:guoguo1225

《Friendship Forever》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guoguo1225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