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从《小团圆》和《今生今世》看张爱玲

发表日期:2009-05-0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今生今世

要说09年最火的新书,当数张爱玲的遗作《小团圆》。几乎所有人,把《小团圆》都是当作张爱玲的自传来读的。

说到张爱玲,是高二的时候开始读的,那是候,对她的“小资情调”颇不以为然,印象最深刻的,当是《倾城之恋》,一个城的陷落,成就了两个人的恋情。而今,在《小团圆》的开始,仿佛又看见了《倾城》的影子。

张爱玲在《小团圆》里面,她有一段话,她讲到呢,女主角九莉在港大念书的时候,正好遇到日军打到香港来了。那么当时宿舍乱成一团。那么她就讲了,七张八嘴,只有九莉不做声,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冰冷的像块石头,喜悦的浪潮一阵阵高涨上来,冲洗着岩石,也是不敢动,怕流露出欣喜的神情。这不是日军来打香港,她还要高兴呢?那么从这个章节里面,我们得到了一个暗示,就是说是因为鬼子来了,可能就不用考试了。后来她又希望这场战事快点结束,再拖下去,瓦罐不离井上破,迟早图书馆中弹,再不然,就是上班、下班路中中弹,路上中弹片,就是自己怕自己中弹。那么九莉到底想怎么样,是希望投降,希望驻港的英军投降,希望日本兵打进来么?

我们再来看胡兰成《今生今世》里面,他对张爱玲的一段描写,是张爱玲探望在温州的胡兰成:

“松台山在温州城里,上头有个庙,庙侧是操场,有一小队新兵正在操练,我们一走走到了近前。关於兵,爱玲本来亦没有意见。前此在上海时,她还讲给我听,一次有三五个日本兵在公寓面前人行道的列树下放步哨,穿的草绿色服装,她的姑姑从楼窗口望下去,说他们像树里的青虫,她觉姑姑形容得非常好。还有我问炎樱,你们印度的独立领袖鲍斯若要招募女兵,你也去麽?炎樱道:“去可以,但是先要照我的心意剪裁出好看的兵装。”爱玲亦以为然。又若爱玲遇见中国兵与百姓问答,必定看出两边都有幼稚可爱的惶惑来。可是现在她见了这些在操练的新兵,当下惊骇得扯住我的衣袖回步,说道:“他们都是大人呀,怎麽在做这样可怕的儿戏。”

无论是《小团圆》里的九莉,还是胡兰成笔下真实的“爱玲”,按时下来看,都有着消极遁世的思想,在二十世纪,国家主义,民族主义盛行而成为举国宗教的时代,仿佛有些不合时宜。张爱玲是物质的,关心的是仿佛依旧是那些闺中秘事,这与五四以来的文学显得格格不入。所以,时人往往对此诟病,在加上与胡兰成的交往,更成为了众矢之的。

当年,虽然喜欢张爱玲的文字,她笔下所描绘的细腻世界,但那些悲凉情怀,在当时无论如何是不能理解的。而下看来,她的整个创作的黄金时期,正直国家烽火,多事之秋,匹夫尚且难堪,况一弱质女子。所以,张爱玲笔下的白流苏也罢,曼桢也罢,七巧也罢…… 往往是雨打风漂萍的被动式的接受命运。因此,她的世界,是一个荒凉的,虚无的世界。而这正是她要表达的一种态度,是对个人,对生命的一种关注,而不是历史的,负责任的。

想来,时下,我们何尝不是如此?

作者:hongkandc0816

《从《小团圆》和《今生今世》看张爱玲》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hongkandc0816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