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家。春。秋。(完结)

发表日期:2009-04-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

总在有月亮的晚上 响起

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望

仿佛雾里的挥手别离

离别后

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

永不老去

—— 《乡愁》 席慕容

20090324-DSC_0510

江南的殷富之家,在堂下总是有一方天井,采光通风甚为良好,小时候最喜欢和哥哥姐姐们在天井下玩耍

每逢雨季,静的可以听到水珠落下的滴答声,而到了除夕,大人们吃着年夜饭,小孩们早早离席,在天井下放烟花, 也是一景。

春天来拉,燕子就在天井的檐下筑窝,可闻乳燕的唧喳声。奶奶去后,已多年未踏足祖屋,今春已至,不知它们还会来否?

20090324-DSC_0588

南方人家厅下总是要备上一张八仙桌,以示人丁兴旺,吃饭时,大人们是不允许我们小孩子上桌的,可转眼间,我们自己也成了大人

20080925-DSC_0095

政策总是一夕多变,当年鼓励生产,儿时给我们留下的最大的印象是,每逢过年,可以收到大堆的红包。

可要收压岁钱,必须叫对了谁是叔叔伯伯婶婶娘舅娘娘姑父@#$%^&……,那时候的我总是很困惑,闹得满头大汗

现在好了,孩子们都成了孤家寡人,过年也不用为叫不上称呼来用费神啦,八仙桌也显得空荡荡的

20090324-DSC_0586

剃头铺子现在都改叫美发中心美容馆了,当年去剃头,总是妈妈陪在旁边的,想来应该是不放心吧

现在大了,难得回趟家,每次剪头,妈妈还是要跟着的,于我而言,仿佛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20090324-DSC_0591

棉被也逐渐被轻便的羽绒所替代,现在也难得看见弹棉花的了,也只保留在了乡里,柱子上还有那张弓

新人结婚的时候,还总是要送上一床带喜字的大红被褥的

20090324-DSC_0603

箍桶匠也算是三百六十行了,马桶、脚桶、饭桶……都是每家必备事物,而今因为塑料的关系,生意也清淡很多

最多也是乡里人家结婚的时候,互送的必备彩礼(红漆马桶等等),另外还有浴桶和饭桶啥的

20090302-DSC_0054

想来,这种用坛子砌的墙,没有人见过的,这是何等事物,的确让人费解,也许真的再也没有人能够知晓了

20090318-DSC_0296

老头老太太们退休了,闲赖无事,总还是要聚在一起的,打牌搓麻各得其乐,也是逍遥快活

20090309-DSC_0010

家,故园,一切的一切,都在远去,新鲜,彩色,黑白,模糊,最终…….

-END-

我们的记忆,终于开始模糊了

终有一天,也会成为他年的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

既然要入土,还是有反刍一遍的必要,以示追悼

故园的曾经的精彩,随着前人的老去,会黯淡而失色

曾经历经几代心血编写而成的家谱,在特殊的年代,而灰飞烟灭

融融之家,也在繁冗复杂中,而支离破碎

跟阿婆父母有时的谈话,他们也总会透露一些细枝末节

总想找个时间和机会,把逝去的历史重新编撰,总是没有时间,或者静不下来

作者:hongkandc0816

《家。春。秋。(完结)》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hongkandc0816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