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图解巴黎(2)

发表日期:2007-11-0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协和广场  Place de la Concorde

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it was the age of wisdom, it was the age offoolishness, it was the epoch of belief, it was the epoch of incredulity, it was the season of Light, it was the season of Darkness, it was the spring of hope, it was the winter of despair, we had everything before us, we had nothing before us, we were all going direct to Heaven, we were all going direct the other way--in short, the period was so. far like the present period, that some of its noisiest authorities insisted on its being received, for good or for evil, in the superlative degree of comparison only.

                              —— Charles Dickens A Tale of Two Cities

DSC_0054  凡是了解法国大革命史或者阅读过《双城记》的人,对协和广场一定不会陌生,协和广场,尽管取义“和谐、融洽、具有凝聚力”,但却见证了那场巴黎伟大的革命,是红色、白色又是黑色的岁月,它曾经烽火汹涌人头攒动,同时又让千万颗人头落地,在革命的旗帜下,它终结了法国的君主专制,也同样以革命的名义,把革命者自己送上了断头台。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呀?

  协和广场的中心矗立着从埃及卢克索神庙搬迁来的方尖碑,方尖碑上铭刻着“古埃及的拿破仑”拉美西斯大帝的丰功伟绩,它正居于凯旋门——卢浮宫和马德莲教堂——国民议会大厦这两条景观轴线的十字交叉点,而方尖碑的对应两边还添置了两座大型喷泉,分别为河神和海神喷泉,同时在广场的外围栏杆的四个边角上还树立了八座雕塑,分别代表了马赛(Marseille)、里昂( Lyon)、波尔多(Bordeaux)、南特(Nantes)、鲁昂(Rouen)、布雷斯特(Brest)、里尔(Lille)和斯特拉斯堡(Strasbourg)这八座法国的大城市。

协和交通分析

协和景观分析

        协和广场交通流线分析                        协和广场景观分析

从交通上看,协和广场作为连接卢浮宫和香榭丽舍大街的交叉点,再加上协和大桥又作为塞纳河上连接左右两岸的重要桥梁,同时要作为一个巴黎旅游的重要景观节点,自然承受着巨大的交通压力,同时它还要考虑到一定的的停车需求,参观卢浮宫和杜勒丽花园的旅游车一般都在此泊车。另外,从杜勒里花园出来,如果步行前往凯旋门方向,肯定要穿过协和广场,这是与业已繁忙的机动车交通形成极大冲突,另外,协和广场也是巴黎地下有轨交通的重要一站,这些一旦反映在整个交通规划上,肯定头痛至极。巴黎人用了简单的两个环套环,轻松的解决了机动车交通的问题,同时合理有序简洁的步行系统也极大地减轻了步行和机动车交叉的问题,也最大程度上保证了整个景观系统的完整性。

杜勒丽花园  Jardin des Tuileries

lufu

杜勒丽花园原址为杜勒丽宫,先后成为路易十六居所、拿破仑皇帝及拿破仑三世的皇宫,后巴黎公社革命城破前夕在“不为玉碎,宁为瓦全”的号召下被焚毁,原址逐渐被废弃,并于1883年被拆除,成为开放式花园。花园整体造型体现出巴罗克式的风格,讲究轴线对称和几何造型,强调规整庄严的空间构图,并突出重点建筑,可惜杜勒丽宫已被焚毁,但通过花园正入口的卡鲁索凯旋门(Arc de Triumph du Carrousel)仿佛依稀能想见当初之盛况,1806年拿破仑皇帝还曾试图将柏林勃兰登堡门上的驷马车拆运安装在此凯旋门上。

在宫殿拆毁前,杜勒丽宫一直是从这条从凯旋门沿香榭丽舍大街跨过方尖碑而延伸过来的空间轴线东段的最完美的终结点,之后,这条轴线便缺少了交待,由于塞纳河的原因,卢浮宫的这条轴线与杜勒丽花园的轴线并不在一条轴线上,而是形成了一定的夹角,从而破坏了巴黎这条最著名轴线的整体美感,因而已经有专家开始提议要重新修复杜勒丽宫,以复往日之繁华。

卢浮宫与贝氏“金字塔”

屹立于未来的建筑必定是源于过去的。 —— 贝聿铭

顺着巴黎的中轴线终于到了尽头,那就是“万馆之馆”卢浮宫,为什么一座小小的博物馆能成就美名,就因为馆中珍藏了两件宝物——蒙娜丽莎和维纳斯,因为这两件宝物代表了人类绘画艺术和古典艺术的最高峰,而这两件宝物也昭示着卢浮宫在这两个方面浩瀚的收藏。

本篇介绍宝物是其次,重点在于介绍贝氏“金字塔”和卢浮宫的设计。

11920267921320366 卢浮宫自法国大革命以后,于1794年改建成为博物馆,其后经过200多年的积累,馆藏文物不断得以充实,随着博物馆的扩大,巴黎人碰到了严重的问题,一来,是原来法国财政部在卢浮宫内办公,严重影响了博物馆的正常使用,二来,博物馆面临展出空间不足的问题,大量的精美文物无法得到展示。于是1981年法国总统密特朗发起了“大卢浮宫计划”,对卢浮宫进行了大规模的翻修和扩建,而最终贝聿铭的“大金字塔”顺利的在所有的方案中胜出!

身为法国往日光荣的象征,卢浮宫的历史就是法国的历史,它的象征意义远远不是其他建筑所能比拟的,法国评论家说:擦擦眼睛,你以为是在做梦,好像回到了远古的古堡时代。怎么能允许让一个中国人修一个吓人的金字塔,这是对法国国家风格的严重威胁前卫而又保守的法国人对金字塔进行了无情的抨击,就如当年他们在埃菲尔铁塔落成时候一样。

1988年,金字塔带来的横祸转变成为贝聿铭和他的支持者的最大喜悦,喜欢争吵同样喜欢意见一致的法国人接受了贝聿铭。这年3月,法国总统密特朗在新建成的金字塔里授予贝聿铭法国最高荣誉奖章。

现在法国虽然不是超级强国,但他们对文化的热情不亚于对科技的热情。它们凭借协和飞机、高速火车和世界一流的核能等尖端产品挽救了拿破仑时代后日益衰落的窘境,从而在文化上再次证明法国人除了鹅肝饼和香水以外还能做出更大的贡献。一度,金字塔取代了艾菲尔铁塔成为了巴黎的象征。贝聿铭属于他的时代,他坚持自己的信念,屹立于未来的建筑必定是源于过去的。

正如贝聿铭所说:"玻璃金字塔的下面是一个已有800年历史的部分。要在这样古老的建筑上添加新的部分,就必须掌握有关它的历史。历代国王都投入大量精力来把卢浮宫修建得更好更舒适更宏伟。我觉得这个很重要。这上面写着“1541年,法皇一世始建卢浮宫“1564年,凯瑟琳开始修建花园,这是卢浮宫被逐步扩建的历史见证。现在我们重新将卢浮宫和花园联到一起,这是一项重要改动,而且也许是卢浮宫历史上最后一项改建工程,直至今天。"

大金字塔最大的成功之处,就是对于原卢浮宫博物馆入口的调整,如果按原来的正入口,一如在奥地利国家博物馆一样,在内部进行不同展馆的分流是相当困难的,第一,浪费的巨大的展览空间,二来内部分流由于受到主体建筑内部结构的影响,很难展开。而贝氏的大金字塔方案,一来使得主入口本身成就了一个标志性景观建筑,二来,将入口全部导引入地下,在地下进行分流,其三,进入地下后,扩大了整个卢浮宫展区的规模。但展区一旦进入地下,有一个问题就必须解决,即光线的问题。而这正是贝氏的长项,一如贝氏的设计风格,整个大金字塔是通体玻璃的,以铁索进行链接,他极力追求光线,折射,整个金字塔倾泻而下,也将光线引入卢浮宫博物馆的地下,都聚焦于丹布朗在达芬奇密码中臆想的“圣杯”。尤其是进入夜间,通过各种光影的折射,为迷人的卢浮宫更增添了几分神秘主义的色彩。

作者:hongkandc0816

《图解巴黎(2)》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hongkandc0816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