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朋友

发表日期:2007-07-2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江南逢李龟年》
杜甫
岐王宅里寻常见,
崔九堂前几度闻。
正是江南好风景,
落花时节又逢君。
最近越来越感怀了,读完老杜这首诗,更感无限惆怅。今天和丁丁在网上遇到了,她是我中学一直到大学的同学,最要好的朋友,记得当初中学时代,我们就发展出了一帮人,友谊程度可以用“死党”来形容,还有桔皮,老兜,航天,苏囡。那阵的时候因为初中同班,而且大家兴趣爱好也相投。而上大学大家各奔前程之后,每次寒暑假时大家都是要聚在一起的,本来最初的活动就是看看初中的老师,比如英语老师董猫(这个外号还出自本人之笔),还有我们最尊敬的数学老师毛老师,后来这种聚会也就逐渐形成习惯,大家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
记得后来,妈妈问我,为什么你们三男三女走在一起,没有发展出什么结果呢?我想想说,也许还是太近了,彼此太熟悉了;抑或是太远了,大家都在各自的城市上学,除了假期还能常在一起外。或者,也许也有人像我一样,已经把感情和友情混杂在了一起,最后一团乱麻,干脆就不再去理清思绪了,免得麻烦。 后来,毛老师也不幸去了,而董猫也调走了,我们没有了聚会的Thema,而为了找个Thema最简单的就是大家聚在一起,然后商量一下怎么到别人家里去蹭吃蹭喝,当然每次都是我最坏,因为是我打电话先开始鼓动的。因此,桔皮家里,被我们扫荡了,还记得去她家,那帮坏蛋给我下套,说我能喝,他老爸特意给我准备了杨梅烧,吃了两个,我老人家就挂了! 阿囡家里,反正我们都知道,他能干,在家都是他自己做饭的,去他家,就是考验苏囡的厨艺了。 萝卜丁家里,我倒是常去蹭饭的,因为她和我读一个大学,大学的时候就是我常常在照顾她的,因为她比我小两岁,在我眼里就是个小孩子,另外还有宵波,虽然她比萝卜丁还小,但好像比她要成熟一些。就因为这样的关系,放假的时候,我就是萝卜丁家的常客,她父母也不把我当外人,记得有一次,她问我想吃什么,我随便就说,水速粉(就是米粉),小姐还真郑重其事的,让她妈给我准备了米粉,然后我就抓住了这个口实,每次跟别人就申明,萝卜丁这个小气鬼,让人家做客,居然让客人吃米粉!(萝卜丁应该还记得吧,^_^)老兜么,她还是我幼儿园的同学,我们双方父母就有一定的交情,记得小时候,去幼儿园的时候,我还去她家,和她一起去上幼儿园的,后来小学时,大家分开了,初中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真的有点生疏。因为有这样的关系,她妈见到我的时候,还常常说我幼儿时期的事情,说实在的,我实在已经不记得了,有一次去做客,又被阿囡挖了个坑,让她妈给我夹了一块大肥肉,她妈还苦口婆心的说要长身体,唉,我也只好闭眼给咽了。还有一次,给老兜打电话,说是中暑了,问为什么,居然说是做菜的时候光荣的,^_^,有被我沦为笑柄。航天老弟么,我们知道大哥就是个双重性格,因为家里父母都是我们中学老师,因此他父母对他管教极严,在家里应该没有地位吧,但他最大的爱好应该就是看漫画书和武侠,记得初中的时候,中午就要偷偷溜出去跑到书摊上看书的,要是被他父母知道,不知道后果怎样。后来我们去他家吃饭的时候,父母在旁,所以人都是相当拘谨的,他爸还好,虽然是学校党委书记,但没什么让我们害怕的气势,她妈因为是政治老师,知道唐僧么?^_^(航天老弟,不要记恨压!)
那时候的生活就是这样简简单单,充满欢乐,即使是挖坑了,大家也乐意往里跳!(至少我是这样想的)生活还在继续,后来,先是桔皮去美国了,虽然还是经常通个电话,这家伙还是会不知什么时候突然杀回来,然后到每一个人那里,祖国从南到北都扫荡一遍,但是,毕竟疏远了很多。想起来,那阵她是被我坑挖得最多的一位,因为她很好玩,也不会生气。记得有一次,我、苏囡、桔皮去兰江游泳,苏囡踩着他老爸的28大车待我们俩过大桥,不知道怎么搞的,我想应该是桔皮捣乱吧,结果我们人仰马翻,阿苏和我身手敏捷,都蹦开了,桔皮没有什么准备,一屁股就坐在车轱辘上了,把我们笑的前仰后合。即使是现在,这位小姐还是没有改过来,每次嚷嚷着回国就是杀过来,然后又是从南到北扫荡一圈,这次要扫到德国来了!呜呜呜!
名言“老麻将遇到新问题”。这个典故最为经典,记得一次我们约了去砍董老师一刀的,饭后大家听说他家还有一副麻将牌,嚷嚷着就摆开了战场,我是个老麻将,因为小学二年级时候,放假无聊,就被我哥和两个表哥硬拽着学回了,虽然如此,技艺也没有随着年龄而增进。因此没有几下,居然就被几个新手打下阵来,记得那次还有毛毛熊吧,因此就说了如上的那句名言,至今成为笑柄。
老兜是我们中间最矜持的一位,那现代话叫做气质高雅吧,很少去参和一些烂事。打小我就记得她那一头长长的鞭子,都拖到腰部了,好像多年来她就一直和毛毛熊同桌,讲到这里就得提到猿猴了,大哥有一项超人的本事就是喷嚏。因为他坐在老兜的后排,所以一打喷嚏,老兜的一头秀发就会遭遇猿猴的甘霖。有一次,大哥打了个喷嚏,全班皆惊,不仅声如洪钟,而且从窗外阳光斜射下,居然折射出了绚丽的彩虹,从此此君便成为一大笑柄。再有一事,就是以前我、苏囡、王旭周末的时候都会去大云山登山的,有一次我们突发奇想要去验证一件事情。因为前两天,班主任告诉我们说他周末的时候,路过教室,居然看见教室门是开的,进去一看,原来是老兜在里面看书,然后就在全班面前表扬了她这种刻苦精神。尽管她事后一再申明说是那天碰巧路过学校,来拿东西,然后为了打发时间,才在学校里多呆了一会,碰巧让班主人给碰上了。尽管如此,我们还是不信的,然后,早上就偷偷摸摸的潜回教室,结果扑了个空,(当时还真是无聊呀),然后三人就在黑板上瞎涂瞎写了一气,就回家了。现在的老兜已经过上了相夫教女的幸福生活,虽然很久都失去联系了,别人也很难联系到她,但听说她过的非常好,还是萝卜丁说的对,她是最容易满足的,满足就是幸福。而我们怎么过,都还是受累的命!
萝卜丁么,要说的事情就更多了,主要还是因为她大学还跟我同学了四年,那时候的她,真的好小,不止是年龄上的问题,更多的还是许多想法上,给人的感觉上。我觉得,老天让她和桔皮两个当同桌还真是费尽心机了,因为两个都是那么好玩的可以。其它的我就不提了,小事就提一件吧,省的她拿棒子来锤我!记得大二的时候,好像是我去找她,在自习室阶梯教室吧,然后出来走到总理像的时候,她突然一下哭了起来,支吾了半天,还以为发生了天大的事情,原来是考试没有考好!^_^,好半天,才把大小姐给哄开心了,然后,还勒了我一个冰激凌走!唉!无语! ^_^ 现在的小女孩,应该已经长大了,都成家了,和她LG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这样的宝贝,她LG应该很宠她才是!
航天呢,一直都是根红苗正,我要是领导我也喜欢这样的同志。尽管他也层经历波折,但一切都很好,发展也很不错,而且我们胡主席还亲自接见过他,还和他握手表示勉励呢,但是后悔没有带相机拍下来,否则又可以吹很久的牛了。现在的他和他LP呆在美国使馆里,当然是公干,听说下半年就要派往第三世界国家了,希望不是到非洲吧,即使非洲也别去喀麦隆,那里AIDS太危险!^_^
阿囡那,听说他和女朋友终于要走到幸福的起点了,这是一个标准的江浙好男人,我辈之楷模,希望我明年还能赶的上给他闹洞房!这种好事,怎能离开我呢?
本来只是聊天的话题,写着写着,一下子就写了这么多,每写一个字的时候,都会感到越来越兴奋,总是觉得初中时候,总有写不完的话,记不完的事情,想不完的人。我的这个坑挖的也挺大的了,就等着我的朋友们来填了!希望所以的朋友们都能加入进来,回忆我们的过去,追忆我们那美丽的十六岁的花季!
同时也以此文追忆一下那逝去的,一直在天上注视我们的毛老师!

作者:hongkandc0816

《朋友》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hongkandc0816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