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穿Prada的机场

发表日期:2007-06-0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前几日刚刚看完了《开了》第二期,本期的主题就是《穿Prada的女魔头》,顺便也就看了这部片子,实在话,电影实在一般,典型的好莱坞乌鸦变凤凰的模式,所以让《公主日记》里的 Anne Hathaway来演绎也是恰到好处,片中仅存的亮点恐怕也只有Miranda那变幻不息让人眼花缭乱的Prada、Gucci、CK...... 然后就是探讨时尚和人情的关系。
最后安妮和内特在Mayrose餐厅里碰面的时候,安妮说的如下:
Anne: I want to say, you are right about eyerything. That.... I abonden my friends, my family, and.... everything I believed in. then for what?
Nate: For shoes, shirts, jackets, and belts!
这才是原著要阐释的内容,到巴黎,看到疯狂的购物者门排队在LV店门口等候的时候,在老佛爷百货看到人们陶醉于时尚品牌的时候,才能真实的了解什么是把灵魂嫁给了魔鬼。 在《开了》第二期里看了梁文道的《穿Prada的机场》,觉得见解非常独到,所以也将此文搬到网上共享。
《穿Prada的机场》
「機場時裝」是我杜撰的名詞。請不要錯誤地聯想到廣東話?「飛機場」那陰損的意思。「機場時裝」並不一定適合那些胸部平坦如飛機場跑道的女性,相反地,它對穿者的身材有要求,因為「機場時裝」就是最流行的時尚。
我第一次意識到「機場時裝」的存在,已是好幾年前的事了。當時幾個朋友一起外遊,大家都比預定時間早到了機場,於是就在候機室附近閒逛。沒多久,其中一人就拖了兩個紙袋過來,興高采烈地向我們展示她購物的成果。那?頭有Prada的一個小提包和一件薄外套,和一隻印滿了LV招牌字樣的中型皮袋。我很不明白,為甚麼要來機場買這些外頭都買得到的東西呢?她解釋:「平時沒空買東西呀!在機場買豈不是既免稅又方便?」然後我注意到在機場?提?名牌商店購物紙袋的人還真不少,再定睛一看,原來整個候機大堂?起碼有兩成的人都挽?一個LV手袋。
法國人類學家馬克.奧日(Marc Aug?)認為,現代社會的一大特徵就是「非地方」(Non-places)的大量湧現。所謂「非地方」,當然是「地方」的對立面。「地方」,他指的是一種「關係性的,歷史性的,並且與身份認同有關的空間」,例如你自小居住的老家,村口那塊小田地,學校圍牆背後的窄巷,乃至於一整個市鎮的廣場。這些「地方」不只充滿了我們的個人記憶,而且還把大家的記憶與經歷連結起來;它們就是那種你和朋友說「老地方見」,而大家都立刻明白它是那里的空間。
非地方」則是一種乾淨得不染人間煙火的空間,沒有地方特色,也不與任何人的生命發生深刻的連繫。於它而言,我們純粹就是過客,帶不來任何東西,也拿不走甚麼,水過無痕。在奧日的心目中,機場就是「非地方」的典範了,它的本質就是讓來自世界各地的人通行,使不同的語言與雜多的貨物迅速穿過,而不被它們影響干擾,不讓它們留下印記。
說來奇怪,城市一開始就是集市,做交易的空間,但往日的碼頭和驛站卻無不具有自己的性格,積累出了他方所無的風塵和味道;但世界各國的機場卻出奇地相似,尤其近十年來新建的那批,全都是碩大的玻璃天篷,全都是乾淨的線條與結構。無論是大阪、仁川、上海、香港、曼谷還是吉隆坡,整條東亞海岸線的機場都長得很像。它們就是抹除地方色彩的「非地方」了。它們絕對不會讓陌生的遊客迷路,因為它們有一樣的指示牌,一樣的廁所;當然還有一樣的商場,賣?一樣的東西。
起初,機場並不是一個做交易的地方,它們隻是負責交通。雖然他們有商店,但這些商店要不就是一些土産品和三流的紀唸品,好讓旅客在離境前還有為親友蒐羅禮物的最后的機會,就是煙酒,香水和化妝品之類的免稅消費品,但是隨着航空客運量的增長,超大型機場的漸次建成,機場就逐步變成商場叻。
商業化的机场就和机场本身一样,没有多少地方色彩,更谈不上性格,你闭上眼睛都一定能猜得到里面有 Dunhill、Hermes、Prada、LV和Mont Blanc,也就是所谓的“世界名牌”。 为什么,我也没有做过研究,不知道是不是有很多的人像我的朋友一样,到了机场才有空购物。但是,凭一双肉眼观察,你也能发现机场中有一批商务旅客总是风尘仆仆的经常出差,四处奔波,还有一批口袋余钱多,不时就出境旅游的新富阶层,他们应该就是“世界名牌”的预定对象了。
比起日趋制式化的新机场和任何大城市都找得到的名牌商店,这群机场的常客不见得就更有性格。除去肤色、言语和国籍的差异,他们身上穿挂的东西在在说明了这群人的同构型。就说旅行箱吧,Samsonite、Tumi和Rimowa一定是最常见的选择,十个男人有五个穿上了Bally的皮鞋与皮带,五个女人里头则有三个使用LV、Prada和Gucci的皮包。其余一切,可以推想。

本来是为了树起地标扬举国威的新建机场,结果变成家族连锁店;原来是为了“穿出你自己”的风格化产品,最后成为全球中上阶层的指定制服;机场、机场商店、机场旅客与他们穿用的“世界名牌”共同见证了奥日(Marc Auge)所说的现代化特征,也就是没有特征。

与机场这类“非地方”相应的“机场时装”,同是脱离了文化传统和历史色彩的普世包装,只要够钱,谁都买得起。离开机场,我们还会看到这些穿着“机场时装”的人在城市中与城市间到处流动。他们和机场一样,是奥日笔下“超级现代性”(Super Modernity)的产物,没有过去只有现在,苍白干净如一具货柜箱;是全球物流交通承载的货物,也是全球物流交通的本质。他们不只出入机场,他们本身就是机场。

在这样的时代底下,根本就没有甚么“穿Parda的恶魔”,有的只是一大堆穿Prada的机场。

作者:hongkandc0816

《穿Prada的机场》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hongkandc0816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