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熬夜

发表日期:2007-01-2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自己终于也跨入了三十的门槛了,总感觉自己的身体状态一直在下滑,以前记得大学的时候,可以和宿舍的室友们结伴一起去疯狂的打三角洲,甚至敖上一夜也没有什么问题,一天只需要睡上几个小时就够了,所以打小家里大人就叫自己“星宿”,总觉得自己有着无限的充沛精力,可现在真的不行了,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上班之后,工作仿佛不仅摧残了自己的身体,甚至包括自己的思维,让自己很难得定的下心来思考一些问题,或者写些什么,这也许是自己开博的理由之一。
到了德国这里,环境好了很多,也不像以前一样有这么大的压力了,感觉自我的精神是自由的,尤其是打工回家一个人孤寂地站在站台上的时候,可以自由呼吸半夜略带微寒的空气,不受任何的干扰,神驰飞往,享受着音乐的空灵带来的快乐和自由。
现在已经习惯了半夜两三点才上床睡觉,应该是过着伦敦时间了,本周因为要交城市规划的作业,所以熬了两夜,周二的时候在系里和Jana, Hample,一起画图一直到了两点,德国人的晚餐也很简单,面包加奶酪就OK了,我么还是不是特别习惯这种吃法,Salzstangen就啤酒就撑着了,临走的时候,她们把整个系里的灯都熄了,其他教室也罢,走廊也罢,都自觉的关上了。
转过天来,又要继续昨天的Bebauungsvorschlag,因为是要上交,所以就画了整整一天外加一个整晚。因为这种Uebung一般都是Grupparbeit,所以必须得要和Partner合作才能完成,我以为做规划设计的都是要和别人分工合作的,因此通过这些作业可以培养学生的合作精神。我的搭档是Rommy,和德国人合作的好处就是帮助自己克服语言上的障碍。Rommy非常的nett,但是她在性格上有一定的缺陷,就是不能承受过大的压力,一遇到问题,典型就是哭,或者Scheisse,Uebung已经做到了第三个阶段了,她还是不会用软件画图,我觉得可能还是我自己的问题,因为前两个阶段都是我一把全部包下来了,结果她还是没有怎么会画图,因此这个阶段开始的时候,我就尽量让她学着画,虽然大部分还是要我来完成。不过,她毕竟还是学到了一些,也许在下一个阶段,做Platzgestaltung的时候,我就不用这么累了。而当我把计算的任务交给她的时候,她第一个反映就是逃避,一个劲说自己数学不好,而我还是希望交给她,因为我的工作量实在已经太大,肯能很难按时完成,我也需要搭档的配合,而且她必须得要压力,结果可想而知,她不知道哭了几次,Scheisse了多少回,甚至到最后,一赌气甩了作业不作了,连旁边德国同学都看不下去了,没有办法最后还是要自己来收拾这个烂摊子,不过我想通过这个事情,她应该能够学到很多东西。这个周二的时候,应该是她做Presentation,可是意外的情况发生了,开始还好,说着说着,突然变了脸色,可能压力过大,当着全班同学和老师的面,又做了一会甩手掌柜,甚至哭着跑出了教室。 我觉得,她在承受压力方面还要多加锻炼,或者她把一些东西看得过重了。跟她聊天得时候,她说自己的Abitur不是特别好,所以希望能够在大学的时候能够得到好的成绩,这些作为过来人,我也能理解。
再说回来巴,我在教室里一直画到了临晨四点,最后只剩下另一个同学了就是Sanne,她是Einzelgruppe,而且是今天晚上刚刚开始,我根本就不相信她能够在一个晚上就能完成的,而结果也大出我的意外。我离开教室的时候,整个楼就剩下她一个人还在那里孤军奋战了。而我也在四点的时候去敲了Willi家的门,因为要和Rommy把两个任务合在一起,结果看见还有3个同学一起都在熬夜,直到早上9点半的时候,我们才完成了作业,然后在交作业规定时间的最后一刻才打印出来上交了。完成的时候,感觉自己身心俱疲,但是还要去考试局申请考试,回家简单冲了一个澡,就和Jana一起开车去申请了,完了之后还有一个Vorlessung,是城市规划。上课的时候,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晕倒了,都完全可以跟大象一样站着睡觉了。还好的是,今天教授毕竟nett,他说今天下午德国就要来大风暴了,所以今天少讲一点,提前下课。回到家里的时候就一头扎到床上,再也起不来了,醒来的时候都已经不知道是白天还是黑夜了。 之后有简单的吃了一点,然后又开始收拾屋子,已经两天没有着家了,乱得很,而前些日子买了一个衣柜,所以我也打算把屋子里重新摆放一下,现在的格局,个人还算是比较满意,只是房间太小,总想给自己添一点什么,实在是放不下了,我想也许以后该搬一次家了吧!

作者:hongkandc0816

《熬夜》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hongkandc0816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