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病中日记

发表日期:2006-09-0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2006-8-27

今天晚上7点的Termin,和LP网聊了之后,就到了医院,然后办妥了入院手续,打包就算住进来了。这里的护士年纪都比较大,可以算是奶奶级的人物了,不过非常细心,她给我详细讲解了病房里的设备和使用方法。病房里有电视和收音机,以及床头灯和呼叫器都可以通过一个遥控器开关和选择。HNO(耳鼻喉科)的住院病房在7楼,窗外就可以把凯泽的大半风景一览无遗,倒也不失是个疗养的好地方。跟我同一病房的是一个德国老人,Gehard Strey,我们就大概聊了一下,然后早早的睡了。

2006-8-28

今天早上就要动手术了,虽然只是鼻息肉这样的小手术,但毕竟是这辈子第一次手术,还是有一点紧张,按照规定,手术前六个小时内不允许进食,两小时内不能饮水。所以早上也只能饿着。差不多9点半才轮到自己手术,被人送到床上,然后被跟个货物一样搬运的感觉还真是有点奇怪。然后就被推倒无影灯下,也记不太清和医生说了些什么,麻醉科的医生给了一个面罩然后让你呼吸几下,恍惚就呼吸了三次,就不省人事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好像有人在睡梦中喊你,就醒来了。手术医生就告诉我手术很成功,也给你塞了鼻塞,48个小时只能用嘴呼吸。可能被推出来的时候,脸色也不是特别的好,鼻子还在渗着血,这时才知道昨天护士为什么给了一个纸盒还有一堆的纸。被退回病房的时候,LP已经在病房里呆着了,还有隔壁床的Herr Strey和她的老太太。也许还是麻醉剂的作用,感觉脑子里还是一片昏乱,只想睡觉,鼻子里也不停的渗着血和水。

LP是从海德堡赶过来的,今天的天气非常差,来看一看也的确不易,今天晚上还有课,明天晚上还要去斯洛文尼亚,可是当时的脑子里的确一片昏沉,也说不了什么,只记得她走的时候,拉着她的手,感觉非常温暖。

下午意识稍微清醒的时候,可能已经是3点多了,和Herr Strey聊了起来,虽然德语还差火候,但我们说的还是相当投机。也说了一些关于中国的情况。西方人对中国也是相当感兴趣,只是太缺乏了解的途经,而在国外有看到相当多的负面报道,因为在国外,往往有相当多的民运团体,相对而言,国内的控制力就差很多。因为,在这里能了解到的也很多都是片面的。

今天晚上,几乎就没有怎么睡着,一来是中午睡的过多,二来是术后鼻塞和渗血的关系,其三,心里还有很多心事难以排解。所以就一直在数钟点,直到天亮。

2006-8-29

术后第一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作个梳洗,看着镜子,才发现自己有多么惨不忍睹。稍做收拾,才相恢复了一点精神,也许是术后免疫力下降,或者昨晚没有睡好,早上的时候略微有点发烧,感觉没有任何的气力可言。鼻子的血已经止住了,只有少量的鼻水渗出,测了一下体温,都达到了39度了,吃了一片止痛去烧的药之后,才算有所控制。这时候的意识已经非常清醒了。Herr Strey已经是75岁高龄了,不过身体非常好,也爱和人开玩笑。他是1931年出生的,出生地就在原来的东普鲁士,由于二战战败,现在属于波兰和俄罗斯了。他跟我描述了自己家庭的一段惨淡的经历。他也经过了纳粹那个疯狂的时代,他的父亲就是在战败后,被送到苏联而死在异国。1946105日,是他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因为在这一天,有千千万万像Herr Strey一样的德国家庭被驱离了东普鲁士,就和纳粹对犹太人做的一样,只给他们15分钟打包收拾的时间,让他们永远离开自己的家乡。这个过程持续了40天,有大约1800万德国人被驱逐出自己的家园。而那一年,他才15岁。等他辗转到Kaiserslautern Landstuhl的时候,身无一物。而现在,他已经是儿女满堂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只是子女大部分现在都不在身边。而今年是他们夫妇的结婚50周年,半个世纪相扶而来,在这个崇尚个性和自我感觉第一的快餐文化时代,也许已经作古了。

我也给他们看了前些日子在维也纳的照片,他们一直都在说Ihre Frau ist eine schoene Frau.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许是手术的痛苦,或者是后遗症,也许是破坏了泪腺,这两天以来,眼泪根本就控制不住。

2006-8-30

术后第二天,毕竟还是年轻,身体恢复起来也比较快,经过两天的恢复和休息,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昨天晚上睡得也不错,吃了药后,也出了一身大汗,所以早上精神好了很多。也可以继续往下写了。早上,医生来取出了我的鼻塞,当时就流了很多的血,简直可以用喷涌来形容。只能一边擦着药膏,一边擦着血,然后在床上一动不动。这持续了一个小时。早上也听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就是Herr Strey的检查结果出来了,证实是皮肤癌,由于位置是在后脑上,所以情况非常糟糕,明天还要在原来的切口基础上,再开大做进一步检查。即使这样,他还戏称术后也许会跟我一样脸色一样差。他们夫妇俩都是非常好的人,经常帮助我,也和我聊天。

今天还发生了一件非常可笑的事情,就是早上的时候,护士给了我们一份Behandlungsvertrag(治疗合同)。让我们签字,最后的时候,我们仔细看了合同的最后一款,合同里有一个名词ProsekturHerr Strey和他的老婆也不知道,问了护士,护士也说没有听过,所以这个也太专业了巴,这就是德国。至于把一个太平间写的这么深奥么。合同规定就是要是送入太平间要交付26欧元。Herr Strey戏说了,如果你没有26欧元,死神带不走你了。

尽管明天要动大手术,但是这对老夫妇依然谈笑自如,下午的时候,老太太给老人擦了身子,足见他们夫妇的感情。

2006-8-31

术后第三天,身体基本上已经恢复了,体温也降回了正常值。今天要做的就是要对鼻腔进行清理,经过三天的折腾,肯定已经污浊不堪了。早上,护士就送来了500ml的生理盐水,然后自己拿针管先作清洁。然后,约莫十点左右,就让医生做彻底的清理。所谓彻底,就是先给你往鼻子里先塞两团浸漫麻醉剂的棉花,然后十分钟之后,就要接受一种小吸尘器的折磨。虽然痛苦不堪,但是经过清洁之后能够呼吸到第一口新鲜空气的感觉,就仿佛从天外归来一般莫可名状。

等我回到病房的时候,Herr Strey已经推出去做手术了,临走的时候,他把自己的结婚戒指托我暂时保管,对一个75岁高龄的老人而言,接受这样的脑部的大手术,真的无异于闯一趟鬼门关,然而对德国人而言,好像非常平常一样。之前的早上,Herr Strey只是说,他有那么一点的紧张,仅此而已。而他的孩子们也没有在身旁,老伴因为住的比较远的关系,所以一大早也不能赶过来,所以他几乎是非常孤单的被推进手术间的,术后会是怎样,他也许非常清楚。

整个手术持续了将近3

作者:hongkandc0816

《病中日记》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hongkandc0816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