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为了忘却的纪念

发表日期:2006-06-0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咋看题目,还以为是要剽窃鲁迅呢,其实不然,按照李敖的说法,叫做近鲁迅者文不通,也就是他所说的,斯人已已,若现代人还在推崇鲁迅,还躺在他的所谓文字里,那就是误人子弟了。的确,什么伟人呀,天骄呀,都会成为过去时,更何况新文化和五四时期,正是从中国文字从文言向白话文转变的时代,什么英文的、日文的、德文的语法和句法都被引入中国文字,所以看那阵的文字,的确有点让人觉得索然无味,再说鲁迅,他的小说《阿Q正传》与《中国小说史略》的确堪称一绝,然而杂文要给很高的评价的话,倒是不能苟同。回忆起中学时代,看鲁迅杂文的确有如嚼蜡,只知文中都是刀光剑影,但从纯文学角度来看,倒还不如被他骂道狗血淋头的他的弟弟周作人,从句法和语法分析,他的文字也是错漏百出,实在晦涩难懂。从这一点来看,很多问题如果从当时的情况出发,是一番景象,而一旦从历史的眼光来看,则又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了。

为什么要叫做《为了忘却的纪念》,当然是为了纪念。尽管17年过去了,尽管那段的记忆还是非常的模糊,但有一点可以确信的是,这一场悲剧给我们带来了极大的伤害,然而它却在历史的尘封中在逐渐被我们忘却。

每一个人的面前有很多的选择,学生们可以选择离开课堂走向街头,大爷大妈们也可以选择去拦马路静坐,受冤屈了也可以选择《焦点访谈》,或者干脆烧高香再祈求一个在世包青天,年轻人也可以选择远离敏感话题…… 然而,河的对岸却没有太多的选择——不是对话就是选择武器。

听李敖的北大演讲,他阐释了自由主义之道,首先是所谓反求诸己,即对自身的修行,他举了郑成功和一个俄国妓女正反两个例子,当然了如果连这一点也难以得道的话,也就没有第二阶段——反求诸宪法,即所谓处理个人与当权者的关系。我的态度则更为消极一些,为此LP就一直说我是一个保守人士。其实何尝不曾狂奔突进,也曾少年狂,然而回头来看,我认为这并无利于事情的解决。

1968年,是一个动荡的时代。当热血青年走向华盛顿街头,盘踞在政府广场的时候;法国人则更具备光荣的革命传统,青年学生像他们的祖辈一样(法国大革命与巴黎公社)又立起了街垒;“布拉格之春”…… 以上种种,政府最后都选择了武器,这是一个无奈的选择。如果我是政府,我也会作出同样的选择,尽管我知道,面对的是手无寸铁的穷学生。

与他们相比,现在的人更为现实一些,理想主义已经成为了过去完成时。现在谈论的更多的是股票和期货的预期,而正在远离我们的抱负和理想。

作者:hongkandc0816

《为了忘却的纪念》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hongkandc0816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