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言论自由的“潜规则”

发表日期:2006-04-2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上周六的时候,在LP办公室的楼下碰到了一个东德人。她是学校的助教,也在这里读博士。因为汉语说的比较好,所以我们还能够多聊几句,使我们对德国社会了解的更透彻一些。 我其实对于十六年前德国的那场社会变革,尤其是这一事件对一个普通德国人的影响。
在谈及两德统一的问题的时候,我非常诧异的是她居然使用了“吞并”这个词,因为在许多人的心目中,普通东德人是愿意接受两德统一的,因为这意味着他们能享受西方的生活方式、民主及言论自由。然而数学上的“1+1=2”的公式在德国并没有实现,实际的情况我们这些在德国生活的人非常清楚,我的老师Petra每每谈起十几年前,总是满脸红光,而一谈及现状肯定是满腹牢骚。她说,统一后,东德许多大学的教授都被开除了,也许是他们的知识在这个新社会里已经落伍了。 德国东部小城魏玛是我迄今去过的唯一的一座东德城市,上次去的时候,印象非常之好,当然是有感于当地的文化气息。然而实际情况是怎样的呢,真如我们所见,经过粉饰的外表之下,依然难掩其不堪。在魏玛政府里的工作人员大都是西德人,东德人已经没有发言权了,因为他们要按照西德的模式去进行。
在我们看来《再见●列宁》是一部能真是反映那个时代的影片,因为片中不免透出一些左的影子,然而在她看来,这一切都不值得一看,因为这毕竟是一部按照西方模式,反映西方价值观的影片,对东德的人而言,是不能放映其全貌的。这一观点,正暗和我们以前和另外一位教授谈话时,论及的一个观点:只要社会存在阶级、国家和意识形态,一个历史家的观点就很难居中,因为他毕竟受自己教育、文化及社会背景之局限。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真同此理,这也是一个历史家的悲哀!
谈及自由与民主的时候,我们当然不能否认,在这里人们享受着更多的发言权,恰如以前听过的一个政治笑话:一个美国人和苏联人在比较自己国家言论自由的时候,美国人就认为自己国家更自由,因为他们可以随时随地的骂他们的总统,苏联人就不服了,他也认为苏联人也享受着跟美国人一样的言论自由,因为他们也可以随时随地的骂美国的总统。 所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先秦时代的政治家早就认识到阻塞言路之危害,当然孔子也提出过“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反对意见。 此争论自古有之,而到近现代,尤其是资讯高度发达的今天,后一派就没有市场了。 关于这一点,我觉得西方人的理解比我们要透彻一些。
在商业社会里,一切都是以“资本”说话,一个人乃至一派之观点,即使再正确不过,如果不以“市场”为导向,就绝对没有市场;而当个人拥有雄厚“资本”时,他就拥有了话语霸权,然而,当拥有霸权的时候,因为与市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或者以管理者自居,他就不会发表“反市场”的言论了。 形象的说,就是当我表明支持基地组织,反对美国政府的立场的时候,绝对不会有众多的网民来拍我,估计招来的也就是FBI;同时,我们很难想像作为获利一方的比尔盖茨,他能发表出反政府的言论。 这就是言论自由的“潜规则”。

作者:hongkandc0816

《言论自由的“潜规则”》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hongkandc0816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