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这些天,我想起了很多事 发生在很久以前、不久以前等等的以前的事。像一个老人,在残年摊开琥珀色的回忆,让橙色的灯光让它们变得更飘忽,更美丽,更恍如隔世,更不真实。

思念

思念起许多人,姐姐、瑛、恐叔、妍、阿杜、哥哥、星、monitor,以及久未联系的小木、狂龙和风雪,甚至是司马和他,等等。我说不清是怎么了。就是一种莫名的思念。放不下很多,最终还是放下了。
我发现自己挺可笑,思念了那么多曾习以为常的、曾经在自己身边陪着我的人,以前却没有一直好好珍惜
更可笑的是 我思念了那么多人 那么多事 那么多、那么悠长到都可以让我渐渐安静,不再悲伤 重新微笑,心平气和的复习,看政治、背历史,却没有思念那只大雁。
恐叔曾说过一句话“旁边的旁边是你”真的只是一本书的名字吗?我一直很怀疑。瑛说我是一只大笨鸽,是吧,我也认了。在感情上早已不再有奢望,永远是隔了山川隔忘川,从上面飞过,精疲力尽、往事全无。可是,为什么只有我会从忘川飞过呢?她们—我爱着的朋友们—她们的忘川又在哪里呢?我想了很久, 只得出一个结论:我爱的不彻底,痛的不绝望。那时的伤感,并不是深无底的。只是很痛苦,才以为无止尽。看我现在活得逍遥自在、乐哉游哉。我知道,我没有爱情,我还有朋友;没有感情,我还有生活;我依旧可以活得很好。
上天注定我不是那种为了爱情寻死觅活、斗争到底的人,不会爱的轰轰烈烈。我笨的不会爱。我想,我输不起。我觉得,我穷的给不起一个承诺,我知道,我期待一个承诺却又害怕得到它。在这个真实的世界里,有太多东西过于抽象。有的可以感觉到,有的可以估计到,有的可以骗到,有的也可以扔掉。我不想被骗,我只想很快乐、很有价值的活一次、走一遭。不想伤害一些美好的东西。唉~说不清...
有时想着小木打的那个“草”字,瑛和米的“我们家郭舒婧”,恐叔曾让我一度郁闷的“大小姐”,姐姐的“二”,哥哥的“搜搜”(呵呵,他打错字了)“瘦瘦”,司马的“小丫头”,风雪的“fei”......想起这些属于自己的称呼,想起这些人,我都会偷偷的快乐着,我的朋友们,呵呵~这些称呼让我感到温暖。
我也说不清,为什么见到他们,发现他们的头像是亮着的,打开了对话框,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要说什么,说“你好,怎么在的呀?”吗?说完了又要说什么?我不知道,那就索性不说了吧,我惧畏说话,说着说着,就会偏离我的本意,还是文字好,看者文字代替了我的语言,我感到一丝熟悉,如果有前世今世,我上辈子八成是个哑巴,每天写啊写啊的。呵呵~

眼泪
最近,我们期考了,考试期间和老头子吵了几次,都以泪水收场,我常会想,如果我以为成名了,离开中国出去发展了,最要感谢的,是爹妈,总是逼我,把我的潜力全逼出来,如果没有呢?还得怨他们,,总是逼我,把我给弄疯了。不说了,哎~~~
我在回家的路上会议,想着眼泪,流泪的原因,细数流泪史,发现,我的眼泪多数会在考试失败时出来。小时侯,爹娘美名曰要和我“谈心”,我也哭(看来,我很小就发现了他们的恐怖),害怕考不好,也哭......可是,在我的告白被拒绝的时候,我没哭,在知道他有喜欢的人的时候,我没哭,在知道我们不可能的时候,我没哭,在看见他傻傻的用小孩子的方式去爱着一个女生的时候,我没哭,在他要我帮他追女生的时候,我没哭,在朋友背叛我的时候,我没有哭,在和朋友分别的时候,我没哭。在知道大雁在利用我的感情的时候,我没哭,在知道大雁不喜欢我的时候,我没哭,在知道大雁说了谎,在欺骗我的时候,我没哭......我只是安静的走开了,那些东西,我不稀罕,我告诉自己,我从没考虑过是安静的走开还是勇敢的留下,我只会安静的走开,呆在别处,等待,不想留下,浪费时间,浪费感情。离开,还可以藏起些什么。留下,是真的什么也没有了。
但是,我帮他的,我拒绝不了他的微笑,我不能幸福,至少可以让他幸福,我知道,我可以做到,看见自己喜欢的人,幸福的笑,我也会很幸福,也会笑。

还有一句话,一直说不出口。

有了你们这些朋友。我才会这么正常的这个世界活着。我明白幸福快乐,从来都不会自己跑来,谢谢你们的给予。也希望我们可以幸福快乐。

就这样吧。愿你们能一切安好。

作者:挥挥手

《杂》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挥挥手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