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在外的十八岁

发表日期:2009-12-1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过年我就二十了,现在是实岁十八。
高考前翻到六年级时候写的东西,觉得好单纯。虽然现在还是傻了吧叽的默默等待。但是,毕竟,和过去不一样了。
看了几米的《可不可以不勇敢》,很喜欢吧。
最近说到我妈,在说的时候突然就觉得我妈好疼我啊。我爹应该也疼我吧,只是一时说不上来。
虽然浅色衣服很难洗,但我的大多数衣服都是浅色的。。
我跟妈妈说,衣服好难洗。妈妈说,那就送干洗店吧。反正在外地的话也是钱倒霉,要送干洗店的。钱不够我再打给你。
想起填志愿时候,妈妈最后还是决定让姐姐在金陵念。我突然觉得自己欠她很多。
一直不理解她,也不是不理解。是不谅解。我也不是像别人说的那样,后悔。只是觉得有点遗憾。没有在恰当的时候告诉你们我爱你们。虽然我现在还是那样的臭脾气,倔的要死,不会说,嗯,我想你了。
真的很奇怪,为什么会这样呢?可是,我真的有点想忏悔了。不过,都会这样的吧。只是,我有的时候会怀疑,这样的思念,是不是因为我们不用天天见面,不会因为一些事情而争执。
当我们共同生活的时候,我们难免看见一些糟糕的东西。你疲惫了,叫嚷着。我厌烦了,任性着。我们都有错,只是,时间会把一些细节抹平。不动声色的润饰过去。把我们都糊弄过去。
然后当我们以为一切都美好了的时候,却发现还是有一些熟悉的丑陋,这一次,我不知道结局。
看了许多东西,说童年的经历是底色。爹妈说,不许哭,哭是无能的表现。于是,我连哭都没有了声音。
爹妈说,不许早恋。于是,我只能一个人守着卑微的爱情。
我不该用于是,这样像是责怪。
但是,我毕竟是用了,也许我真的有一些怨念。
就连这样硬邦邦的脾气,对感情迟钝,反应过来又不知所措。我都没办法说什么了。
我现在只想笑。微笑、浅笑,都可以。
想起魏星小朋友的话,想那里的一草一木,就像呼吸一样。
我会想念的,只是,我依旧想要漂泊。不知道原因。或许,这就是小鱼的理想吧。

作者:挥挥手

《在外的十八岁》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挥挥手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