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干杯。爱你。买单。干你。再见。

发表日期:2009-09-0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不知道现在从哪出现了一种时尚的男女交际关系。
之所以说它时尚是因为过去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潮流而已。
一夜情。
所谓一夜情就是男女的性高潮之后的不相识。

“所有男模女模你们在屌什么,
我就不信你们现在还有处女膜,都是凯子搓。”
无意之间看到大柴这样一个签名,我挺佩服大柴的创意,于是就盗过来用在自己的qq。用了这段签名之后很多人都说我恶心。我问他们难道这些东西说错了吗。他们没有任何的回答。不只是说现在,就过去的过去这样的事情也多的数不胜数。我被很多人怀疑,怀疑我的思想,怀疑我的一举一动。
其实很多事情并不是完全就像你想的那样,也就是说很多事情就像看A片,看的人觉得很爽,做的人未必。也就是说很多事情并不是你所想,也并非你所看的那样。所谓的眼见为实有时也是假的。说前面这些,并不是在讲明我去尝试还是什么的,我是在告诉那些不相信我的人,那些用异样眼光看我的人,任何事情都有可能。
见面。都说第一面给对方的印象最深。很多男的女的在见彼此的第一面的时候都去尽量表现自己的纯情。但在我看来,你们的纯情有事却恰恰成了最大的败笔。因为太多的纯情在我已经仿佛已经成了一种负担。第一次的见面大家都显得很拘谨,但是等到一切安定之后。或许一根烟的工夫之后,或许一盏茶的时候,或许一刻钟的时间。双方的面部表情都不会像刚见面那样拘谨了。
男人会想,闷骚的女人实在太可怕了,至少要用掉一箱子妇炎洁。女人会想,缺爱的男人实在太有魅力了,他们会尽情地把性爱的激情放在你的身上。不得不去说这一段话,因为在我看来他干她,她被他干的原因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彼此的思想太浑浊。

爱你。当他们大口大口嚼着那香啧啧的食物说出那句另人恶心发直的“我爱你”的时候,我真怀疑他们会不会反胃地把食物吐在餐桌上,我真怀疑他们是不是真的缺爱了。那句原本可以让人的心砰砰大跳的一句话竟然让他们说地这么理所当然。所以呢,我发现这真该用情人眼里出西施,傻逼眼里出傻逼这样的一句话来说一下。
在说这仨的时候,从来不去问一下自己的心脏是不是同意自己这么做。仿佛这一切就像小孩流口水一样流到了他们的嘴边。其实这三个字并不是不可以说,而是你要会说。要知道时机,就是要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时候不该说。这好象又蕴藏了一个这样的道理。一山不容二虎,除非是一公一母。

买单。当今社会,钱不是问题,问题是没钱。这就要求那些喜欢性爱,擅长搞外遇的基层的干部们努力赚钱去博得对方的欢心。也就是说,你要起码的请人家吃顿饭什么的。但是这社会偏偏就又有落后的时候。有些男人还非得跟赖皮一样去添女人的屁股,让女人来买单,从而省下他们自己的钱。
当然有些男人更会在用餐的时候给对方一个惊喜。因为这些自以为是的他们清楚地知道惊喜有些时候就像做面膜似的,要偶尔用一下,无论男女都适用,这样才会有滋润。他们在那些女人面前,要么装B,要么就装SB。要么在买单的时候装B说自己来买单,要么就装SB在买单的时候说尿急。后者的这一SB举动大多时候会引起对方的怀疑,怀疑你的人品及其他。有些所谓善良的女人不跟你勾心斗角就把单给买了,但你如果碰上些铁榔头之类的女的,那么她会一直等到你从厕所出来后买单。所以说呢,要想努力成为一个牛B闪闪的哲人。要先理解哲人是什么,什么是装B的典范。而你要做的只是在努力做一个装B的典范而已。

干你。完餐之后,有车的驾着车,没车的打个出租。有钱的可以去开个豪华宾馆,没钱的就去街道小巷找个小旅馆。有钱的可以再去喝个咖啡调调情,没钱的就可以直接去旅馆。不过有点的是一样的,到头来都是男人干女人,女人被男人干。到头来都是男人女人交媾。

这个时候可以显现出很多的暧昧。但是我想告诉女人的一点就是,不相信女人的艺术照,如同不要相信男人的诺言一样。有些时候也别去奢望男人对你说多少好话,因为每个男人不可能都像谢霆锋那样好说话,但他们大都跟陈冠希学会了一人多用。男人可以征服世界,女人可以征服男人。这句话的意思是,男人在现实社会中可以征服世界,而女人征服男人却只能在床上。
花钱月下,但我觉得这些男人会这么想。还不如花钱日下好的多,更另人叫爽。其实打球就像做爱,就怕紧逼包夹。男人女人在享受激情的时候都会去考虑这些的吧。现实中偏偏就有这些寂寞的男人找到孤独的女人,总归需要很多安慰,那么这就需要他们给予彼此的性激情。大多数男人是寂寞了。有部分女人是因为他们确实想找一个好男人,但她们却碰不到。俗话说,日久生情。但我看未必。有情没情仿佛跟日久没关系,日的再久,也不一定生情。有些时候我更怀疑难道这些女人的梦想就一直留在床上了么。
再见。再见,再也不见。
清晨醒来,男人如果对女人要感觉会抚摩抚摩什么的。有些男人在干完这个女人第二天她并没有昨天那么好,只因这个女人卸了妆,或是因为其他。有些可笑的还因为这个女人有口臭等等。然后这些男人就施展法技,开始找各种借口离开。说自己上班的,有急事等等。等走出这个宾馆或旅馆门的时候,他们把女人的电话号码一拉黑,加入拒接来电,而女人呢,则干脆把昨天当作是场梦,明天洗个澡,继续下一个目标。

要想相见,恐怕只能在噩梦中了。
我可以理解他们。因为我们人有些时候就像是无头苍蝇。他们始终不明白自己到底在活什么。

写着写着,我怕有些人会怀疑我是在故意发牢骚。其实我发现自己只是一个寂寞无聊的光棍在电脑面前的键盘上挥霍青春并且追忆往事而已。
不会写散文,不会写小说,不会写杂文,只会在这里发些牢骚。我更喜欢读解释人性的文章,不喜欢去看些什么评论,谁谁谁去谈什么国家大事。那些没用,你读不懂一个人,到死你也是白活一场。还不如扑下身子静静地读一下自己。其实你自己就够你读一辈子的。

作者:挥挥手

《干杯。爱你。买单。干你。再见。》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挥挥手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