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王子音评系列基础篇] 金在中的音乐分析

发表日期:2010-08-0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转载请注明:worldclassjj http://ameblo.jp/worldclassjj/
禁止转载非东方神起及其成员贴吧、个站
文字版请勿单独转载 请注明韩社长特助空间 http://hi.baidu.com/%BA%AB%C9%E7%B3%A4%CC%D8%D6%FA








文字版请勿单独转载 转载请注明特助空间地址

【金在中的音乐分析】

不得不说的个人见解

很多来看“魔法之城”的人们只要关注站内的“镜子房”会觉得奇怪。“明明是在中歌迷站,怎么看不到在中的音乐评论呢?”
尤其东方神起的歌迷们只要是称赞自己喜欢的成员的文章,就算是传单形式也都热烈拥护,
有时像开赞扬比赛一样,这种氛围让人觉得写称赞自己喜欢的成员成了歌迷的义务。
对此,做为在东方神起歌迷群中不为引人注目的“魔法之城”的站长,我曾经苦恼过(信不信由你)。

父母虽说对自己的孩子们都爱,可也有尤其偏爱的。一个道理,不管怎么努力保持客观,用相同的标准来听歌,无法否定评论里带进很强的好感。
如果问我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写在中的乐评,我只能回答“就算写也都是称赞,再说即使称赞在中是当然的,可我实在是不喜欢称赞的人…”,
这样的回答说不定被在中的歌迷们扔石头。

都说在中的歌迷们“写文能力”很强,对“音乐上的忠告”也很贴切,(本人在网上浏览的时候也感觉到了)这反过来证明,在中本人的声音完成度很高,以至于对音乐甚是挑剔的人都被在中感动的事实。
可能我本人的想法跟一般写文章的人不同也是一个方面,但“魔法之城”建站一年多以来没写在中的乐评,是因为一直抱有---“金在中”歌手的才能是不需要露骨地说明也能够看出(本人做为金在中歌迷的自尊心和自豪感),有必要借助文字表明吗?---这样的想法。

不过现在看来不懂在中才能的人太多了。

闲话少说,让我们直接切入主题吧。

冰山的一角显现的危险

实用音乐和传统古典音乐,其差别在于评价方面。实用音乐,即通俗音乐,重要的是“听起来如何”,重点在于歌手运用怎样的感情、号召力、技巧使听者感受。那么传统音乐,即声乐是怎样的呼吸法、怎样的发声法、怎样发出声音才是重点。传统音乐的评价更客观,更具有数学逻辑性。比起把什么样的感情如何传达,更看重音调的准确性、呼吸是不是正确,发出的声音是不是稳定。这些是声乐的基础,如果基础打得不好,评论家是根本不会去看更高阶段的‘感情表现’。声音本身不具备基础,去评论感情是毫无意义的。

通俗音乐对于音的准确性、声音的稳定性方面不像声乐的评价具有强怕性。
比起好或不好的两极化的判断,对是不是具有与其他歌手不同的个性,有没有深度,能否让人感动,等方面的要求占非常大的比重,音乐评论家们绝不会单单拿技术性来评论通俗音乐。
声乐的这种利用数学逻辑的,强怕性的要求是因为把人的声音当做像吉他或钢琴那样的乐器,通俗音乐是以面向大众的“感情传达”为主目的,而声乐是像其历史一样,只为特殊阶层的享受服务,是追求‘艺术性’的音乐种类。

这两种类型的说明对评论金在中歌手是必需的。因为歌手金在中具有的技术性就得用传统音乐要求的数学逻辑来说明。

真声、胸声、头声、假声这类单词是稍微懂点行的评论家们使用的。(不过近来不懂行的人也愿意使用)对声音无法区分的人们使用这类用语不过是拿来当做炫耀自己是“懂行”的手段而已。
要想评论在中的声音,必须使用这类概念。

因为用单纯的尺度是无法表现在中的声音所具有的数学方面的技术,而且在中用歌声演绎出的感性又绝对卓越,所以单单赞扬感性方面都能堆积成山。
因此,如果介绍在中的歌声所具有的数学密度性方面没有足够的说服力,使人很难体会到在中这位歌手拥有的实力,也会使在中处在仅仅只是个‘感性好’的歌手的危险。

不得不介绍的理论

(以下内容很枯燥,但如果理解透的话,很有意思,做为对在中的音乐抱有极高自豪感的歌迷有必要掌握这些音乐理论。只是,歌手如果没有悟性,这些概念也不过是理论知识而已,别提运用了。歌手不是靠掌握几个理论,而是靠悟性,所以真正意思上的歌手是天生的。--- 译者个人的看法。)
人们是怎么感觉到声音呢?是振动空气的波长经过耳膜传达到大脑。可是我们的人体感受到的是放出的箭直飞目标一样直接到达大脑。
我们举蝉的翅膀当例子来说明,声音的载体-波长,不是一个而是需要两个振动源,这两个振动源交集在一起形成新的点,声音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
做为人体的发声装置-声门-是包括两个薄膜一样的声带以及这两个声带之间的空气。仅仅具备这个器官是无法发出美丽的声音。
如何运用大多数健康的人一出生都有的这个器官,或被称为世纪的艺术家或唱不出像样的一段歌。

毕竟人和蝉的身体构造是不同的,声音的特性当然也不同。蝉的两个翅膀露在外面,声音不用经过折射的变化直接传到耳朵。
但是人的声带是隐藏在身体里面,由几个肌肉组成的,而且声音发到外面之前必须经过口腔和鼻腔,跟声带原先发出的声音不一样,会产生折射等变异(这样的构造使声带发出的细微波长通过口腔产生共鸣来增大)。
如果把自己的声音录音之后再听,会感觉相当不熟悉的。那是因为平常我们听到的声音是通过自己的身体听到的。
长时间训练人体来控制声音的这种特性,即为了得到目标声音,训练自由自在地运用自身的器官的过程,就是歌手声音形成的过程。

传统声乐要求,声音不仅仅只是靠声带发出的波长,而是把振动传达到人体,使身体感受到“回声”。
换句话说,传统声乐要求的是利用人体引发出最大值的共鸣。(整个身体变成乐器的意思=利用整个身体发出共鸣)不仅是声带,更是通过身体发出美丽的共鸣才是目标。在这个阶段学的就是胸声、真声、假声、头声、腹式呼吸等。
学习腹式呼吸的原因是为了增大到胸部停住的波长的幅。发声的力量靠人体的中心点,同时也是力量点的丹田产生的。
这也是歌手之间有声量差别的原因。

把波长转换成共鸣的时候不仅需要稳定的力量(声乐家的体格好的原因也在此),更需要的是自由自在调节振动的能力。歌手唱歌时要消化从低音到高音的各个音域带,音域带的不同,发声所需的振动也不同。
这就需要调节和控制振动的能力。音域带的不同,发出最稳定的声音所需的身体器官也不同。(如同频率是随音域带的转换而变化)
这时候就得利用胸声、真声、假声、头声等。歌手消化低音到高音之间时,如果没有能力找到发出稳定声音所需的器官,
那么发低音时声音容易变成真声混杂鼻音的声音,发高音时容易变成撕裂成好几条的声音。

以上提到的理论虽说枯燥,但是如果不懂对在中拥有的“共鸣的声音”方面的基础知识,你没法认知到
他的歌唱实力。一首歌的前后,不管唱到那个音域,如同摆脱重力一样跳舞的芭蕾舞者,稳稳当当的平静背后隐藏的实力,若不铁了心挖掘,不会轻易了解到。不是芭蕾舞者本人,是没办法知道为了完成一段舞,废了多少双舞鞋。

在中的歌声里你是听不到混杂了鼻音的真声,也不会听到撕裂的高音。我们能够欣赏从低音到到高音均列出的漂亮的光谱画面一样的声音。看似容易,实则一部作品从开始直到最后关头,最不容易维持的就是“基本”。在中把这个基本做到的全然没有遗憾,太轻松,以至于人们根本无法体会到技术能力上的高超水平。因为在中的歌声里没有让听者担心嗓音随时要破的“紧张不安感”。
依靠牢固的“基本”,在中的歌声稳当而有力,即使唱极限高音部分都没有不安感。
在《Tonight》里在中表现的“头声”部分,即便是女歌手也不容易发出的音域。何况高音因为高频率,极容易让人在听觉上感觉不舒服。
在这样一个高音域里在中的声音就像发出美妙声音的乐器,在整体谐调中绝不突出,完美的和音乐背景融合在一起。
在中能够做到这一点,是因为他的声音不是靠波长,而是恰到好处地附着在共鸣上。
把波长的短而尖锐的声音转换成共鸣来发声的身体控制能力,反过来也让我们知道,在中的腿的负伤多么妨碍唱歌。
站着唱歌是因为支撑身体的力点位置的原因。坐着的时候力点倾斜到脊椎上,可这个位置对于发声没有任何效率。
发声的力点在丹田的时候最有效,而站着的时候发声力点就在丹田。仅仅移动一下腿的位置也会发生折射(当然,普通人察觉不出)所以歌曲的难度越高,歌手唱歌时的姿势越发重要。

在出演“musicwave”节目中,唱《Hug》的时候成员们为了照顾腿不方便的在中统一坐在椅子上,可轮到唱《Tonight》的时候就不能继续坐在椅子上唱了。
这是因为像上面提到过的,姿势对发声产生极大的影响。没有必要唱高难度的歌还坐在椅子上,影响发挥。舞台也就变成在中坐着唱,其他成员站着唱。
《Tonight》这首歌对歌手能力的要求让一向追求完美的成员们也只能接受舞台形象上的不和谐(尽管这首歌需要的一大半能力都由在中扛着)。
看着在中坐在椅子上发出极限高音的场面,我感到无法说出口的感动,不仅仅是因为我是在中的歌迷,更因为客观上也能够看出歌手发声时,其身体内部承受的极大压迫该多么难受。
无法忘记在中好几次地变换姿势,苦苦努力调整身体的力点移动到丹田的样子。
因为绝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一边唱歌一边清楚的掌握着身体力点的位置,是何等高深的技术,只好在此更加强调。

“难道共鸣真的是那么高深的技术吗?”让我来解答这个疑问。

如果不想“利用”声音,那么声带只是发出单纯的波长。把声带发出的简单波长调整到一定的频率,使声音共鸣让身体器官振动,需要很长时间的训练。
使声音共鸣很难,但只是执着于产生共鸣现象时,那么发出的声音,极有可能就是单纯的共鸣,就像吹笛子或者短箫,停留在声音的共鸣现象而已。
所以利用波长做成歌曲,再用歌曲共鸣空间的事情有多么难,只有亲自试过的人才能知道。
这种事实更让我觉得在中的声音尽管很美丽,同时又因为绝大部分的人都不了解其实力而感到心痛。

哭,还是不哭

艺术价值之一是用凝聚的完成品传达无法利用文字来表达的感情的细微之处,传达到内心多样化感性层面的号召力。
比起传统音乐或者美术,舞蹈,含有直接内容的歌,很长时间以来反映着人们的喜怒哀乐。所以说歌手的歌词传达能力,即表达一首歌想要表达的感情传达能力是让大众感动和呼应所必需的。在中的歌声富含的活生生的感性给平面化的东方神起音乐注入生命力。
怎样表达歌曲的感情,怎样的表达才是好的表达能力之类,没有课本式的解答。全靠歌手的悟性来号召,能用理论来说的清楚的少之又少。
就像上天赋予花朵的香气,用歌声来表达感情的能力也是天生的。在中在这方面的能力非常棒,结合在中的柔和的歌声,仿佛还有另外一名具有相同感情的演员在表演。
这方面的最好的例子就是前不久发表的 《My Destiny》

《相信》的中国语版本上也能感觉到,重要的不是文字化的歌词,而是理解歌词的基础上如何靠歌声的演绎,传达到听者的内心,使之感动的歌手与听者之间的沟通能力。(这种沟通能力也是充当世界共同语言角色的音乐的魅力)

超越语言的哀切,不懂歌词也能够感受到的恳切,使我再次认识到金在中这位歌手的能量。过后知道了歌词的内容,却比在中传达的感情浅得让我不得不感到几丝不尽如意。在此,有个问题得承认,因为在中的基础打的很好,无需去担心“发声”、“呼吸”之类的唱功问题,只需集中表现歌词要表达的感情,在这一点上,东方神起组合里唯有在中具有此种优势的。因为在中在发声的数学层面、技术层面上不受制约,可以自由自在发挥,在歌词的表达方面投入相当高的集中力。在中拥有的艺术感性如同测不出深度的大海,绝不会轻易露底。这才是我高度评价在中实力的核心。
演员哭出来,观众反而不会哭。演员努力忍着不哭的时候观众才会流泪。绝不爆发悲痛,隐忍着咽下的感性,并且会表现出这种感性的才能。这一切都在在中的歌声里。

写这篇评论的时候正是所谓歌迷们对在中的呼吸议论纷纷的时候。(特助:本文写作时间为2005年底)在这篇评论的回帖上有歌迷提到在中的呼吸问题。对此王子回复如下:

对在中呼吸方面的争论是故意的,企图“贬低”在中实力的行为。提出这种问题的歌迷绝不是在中的歌迷,更重要的是大部分提出者都没具备发声呼吸方面的正确知识。
此类人的指出根本不是忠告,更像是“诬陷”。本人听在中的歌,从没觉得‘呼吸粗’的感觉。对呼吸方面的问题,跟在中比起来o o成员(不想直接写出成员的名字)需要指点的地方多很多,为何咬住没任何问题的在中?让我不得不怀疑企图。我只能这样想,在发声方面实在是无法挑毛病,只好出此下策死咬呼吸。
呼吸既是发声的原动力,更是当做表现感情的触摸感的技术来使用。在中在适度的情况下把呼吸当做像毛笔的轻触一样使用在质感的表现上。
如果这个问题需要“忠告”,就算是“胳膊肘往里拐的歌迷”,本人都会义无反顾的指出。
============================================================================


Proud of U, KimJaejung




============================================================================

作者:melodyjaezuo

《[王子音评系列基础篇] 金在中的音乐分析》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melodyjaezuo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