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行走在黄土高坡(之三)精华

发表日期:2010-11-08 摄影器材: 尼康 D300 景区:碛口 点击数: 投票数:

10月3日:碛口——西湾——孙家沟——小塔则村——离石(晴)

一早起来,天气晴好。吃完早饭,就与马大姐、李大哥分手了。临分别竟有些不舍,李大哥每人分发一本古镇碛口导游图以作留念(怎么不早发呢,这也只能是后话了)。

按图索骥,先去冯家会看土林。建议大家以后不要去,没啥好看的,除了几根没有规模的土柱子,实在算不上什么土林,比起我曾经看过的扎达土林、云南的石林、沙林,那差远了。

然后来到早早期待的西湾。西湾距碛口仅一公里之遥,是中国明末清初时期随碛口镇水陆码头一并崛起的一个小村庄,以独具特色的民居建筑闻名于世,是首批公布的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小村庄依山伴水,占据着长约250米、宽约120米的狭长地带,由五条依山就势的长街将全村所有院落串通起来。更奇的是,院与院之间有小门相通,只要把村门一关,任何人休想进村;而只要进入一个院落,就可通过小门游遍全村,可谓是“村是一座院,院是一山村”。走入静静的西湾村,只见在陡峭的山坡上,半圆形屋顶的窑院顺着山势一层又一层,我家的院子就是你家的屋顶。穿行在不同的院落中,走在深深的巷子里,看着构思精巧、刻画细腻的一砖一石,你能感受那浓浓的传统文化气息,在光影交错间恍若隔世......



西湾村到了!




村门



西湾村一隅




西湾村标志性建筑:带明柱厦檐高屹台的窑洞式建筑



深深的巷子



光影交错间



西湾村一隅



西湾村一隅



哈哈,我来试一下!



吃中饭了



在陈士哲老人家中

中午在村口的陈士哲老人家里中餐,六菜一汤外加一大锅面疙瘩,直吃得大家一个个红光满面。在“泻痢消片”、“盐酸左氧氟沙星”、“乳酶生”等等药片的强大作用下,我今天总算可以和大家一起大碗吃饭、大口吃菜,不要再总惦记着厕所了。

下午,赶往孙家沟。孙家沟位于碛口镇以北20公里处,到了三交镇,离开公路拐入山林,当“山穷水尽疑无路”之时,一座古朴的山村就到了。据传,孙家沟那也是始建于明末清初,解放战争时期中共中央与中央军委曾经在此驻扎。下得车来,只见古老的宅院掩映在绿树丛中,一条山涧从村中穿过,溪水潺潺、山风习习,除了鸟儿的鸣叫,村庄里一片宁静,真像是到了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我们的到来给山村带来了喧闹,不多时就钻出了一大群小屁孩,他们听着大灰狼的指挥,跟着我们欢蹦乱跳。当然,除了清静这里还有热情质朴的村民,他们给我们端水还拿出果蔬,任由我们进入场院进行拍摄,让我们在这里度过了午后的快乐时光。




在大灰狼的指挥下



活蹦乱跳的小孩



在大灰狼的指挥下,小孩子们做着鬼脸



孙家沟一隅



孙家沟一隅



古老的门楼



静静的窑院



纯朴的村民



孙家沟著名的十孔连窑



孙家沟一隅



这也是黄土高原典型的带明柱厦檐高屹台的窑洞式建筑,窑院有点零乱破败,但仍可想见当年这里曾经的辉煌



窑院上的烟囱



孙家沟一隅



孙家沟一隅

从孙家沟出来又马不停蹄赶往小塔则村。小塔则村位于碛口镇以东15公里处。当地有句民谣,“李家山的女子,白家的汉,招贤镇的瓷器,南沟里的炭”,我们无法去考证其他,但是招贤镇的瓷器却是实打实的。小塔则在招贤镇附近,就是生产瓷器的地方。从网上的图片看,那黝黑放亮的瓷缸在此地可以说是物尽其用,不仅可以储水放粮、砌房砌墙,倒置起来就是烟囱,堆码起来就是栏杆、就是护坡!更吸引人的是,在阳光下,山坡上高高低低的几十户窑院,由黝黑的瓷缸装饰的村庄,会呈现出奇妙的光影效果。



一辆拖拉机停在路边差点就让我们进退两难(瞧瞧拖拉机手,样子还蛮专业)



只见小塔则村就立在高高的山岗上



散布四周的、目力所及之处的、黝黑的瓷缸在余辉的映照下,发散出幽幽的光芒



散布四周的、目力所及之处的、黝黑的瓷缸在余辉的映照下,发散出幽幽的光芒



黝黑的瓷缸装饰的村庄




孩子们围着屋顶的烟囱、穿梭在有限的空间内,嬉戏着、玩闹着



黝黑的瓷缸装饰的村庄



小塔则一隅



小塔则一隅



并不影响着村民们过着人财两旺的生活



门口就是大缸

我们找到了从孙家沟去往小塔则村的近路。可这路却扎实不好走,是一条乡村土路不说,还道路狭窄山势险峻,一辆拖拉机停在路边差点就让我们进退两难,车轮就在路沿边上,陡峭的地方令人心惊胆战,武师傅说他从来没有走过这样的路,若是稍有偏差简直不敢想象,后怕呀!等我们翻山越岭、七弯八拐找到招贤镇,再找到深山大沟中的小塔则(幸而有招贤镇派出所的人带了一段路),太阳掠过山尖正迅速下沉。站在深深的河谷里抬头仰望,只见小塔则村就立在高高的山岗上,散布四周的、目力所及之处的、黝黑的瓷缸在余辉的映照下,发散出幽幽的光芒。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这种粗笨厚重的瓷器退出了人们的生活,对这种瓷器的需求肯定日益减少,村庄呈现出冷清萧条破败的景象——我们又到了一个远离尘世的地方。但这并不影响着村民们过着人财两旺的生活,一人家正在热热闹闹地办酒收媳妇,孩子们围着屋顶的烟囱、穿梭在有限的空间内,嬉戏着、玩闹着。尽管孩子是天真的,村民是纯朴的,但根本没有食宿的条件,大家于是乎做出决定——这里靠近离石(吕梁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今天连夜就往离石赶。

晚7点多到达离石,宿军都宾馆,148元/标间。啊,标间——久违了!

关键词:山西碛口

作者:湘江岸边

《行走在黄土高坡(之三)》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湘江岸边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