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伟大的母爱——“抱子妈妈”双臂铺就脆骨儿求学路 20年如一日

发表日期:2011-01-0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高考最感人瞬间”当面的故事

6月7日,高考首日,龚桂花抱着身穿校服的儿子小勇,走进广州市第三中学的考场门口。患有先天性“脆骨症”的小勇,从小学五年级开始,每天都由母亲抱着到学校就读。母子俩走进考场那坚强而灿烂的笑脸,被定格在6月8日《广州日报》的封面图片上,激动了无数广州市民,人们称其为高考期间“最感人”的瞬间。

这“最感人”的霎时是怎样炼成的?这顽强而残暴的笑颜背地,又蕴含了多少的艰苦与泪水?

龚桂花,用她20年如一日的坚韧与坚强,给无奈站破的儿子许下了一个来日。咱们很难懂得,在一次次运气的残暴打击前,龚桂花是如何挺过了人生的难关,但我们都信任,在这位母亲平凡的表面底下,有一颗与命运抗争,为儿子为生涯为盼望不摈弃不废弃的刚强而阔达的心灵。

今天,本报将为你讲述一位既平常而巨大的母亲的故事。

小勇高中就读的广州市越秀本国语学校位于盘福路。在校门口附近摆了十几年报摊的江姨说:“我识得她!四周的街坊都识得她!没有一个不赞她了不起的,她真的很伟大!”小勇在该校读了三年高中,江姨每天都看着龚桂花抱儿子上学、放学。“真是风雨无阻。有时候下大雨,妈妈要抱住儿子,身上挂着自己的袋和儿子的书包,还得撑伞。那个局面我看了都觉得心酸。”江姨说,印象当中母子俩从来没有迟到过一次。

人们眼中的龚桂花:

从不向旁人埋怨的母亲

儿子开端上课之后,龚桂花有时会去江姨的报摊翻翻报纸、聊侃一下。“她素来都不说家里情形怎么难,讲的都是儿子学习的事。”

小勇的班主任、化学老师冯嘉颖说:“小勇在智力上、在学习上跟其余同学是一样的。”数学老师范雄江对他的评估是:“豁达、有风趣感,学习上当真、踊跃。”

同学梁声朗说,小勇不能分开座位,同学们会跑到他的地位旁边跟他聊天,小勇也常常自动与同窗打召唤。去年国庆节,小勇所在的高三(3)班代表年级去表演节目,他全程加入了上演。“他先上台朗读,再和同学一起大合唱。”冯嘉颖说,身在群体中的感到让小勇很开心。

小勇所在的高三(3)班只有20多个同学,简直每个人都是班“官”,担负必定职务。“后来我给了他一个'官',让他做'午休管理员'。”冯嘉颖笑着说,这个“官”的职责就是午休时登记一下同学的缺勤,简略地给午休打个分。小勇做得精打细算。

十几年“蜗居”人生

岁月在44级台阶悄悄流逝

龚桂花母子的家,在人民中路的骑楼老房。靠着国民路高架桥,仅有17.5平方米。两年多前,为了让儿子住得宽阔点,龚桂花带着儿子,搬到机场路弟弟家。弟弟一家三口,加上龚桂花母子跟外婆,6口人挤在50多平方米的屋子里。

记者提出想到她人民中路的家看一看,正好她儿子想回旧屋拿一张多年陪同他写功课用的小折叠桌。昨日上午,龚桂花抱着儿子,与记者一起回到骑楼老屋。

从热闹嘈杂的骑楼街下一个狭小的门口侧身进去,龚桂花抱着儿子踏上一段幽暗、陡斜的楼梯,他们的家就在骑楼的顶层三楼。二楼楼梯转角处,几块大木板封住了往上的路,居委会工作人员说明,出于保险考虑,居委会罗唆将楼梯封住。撬开木板,龚桂花母子继承上楼,从一楼到三楼,共44级台阶,下楼出外打工、上楼回家照顾儿子,17年的岁月就在这44级台阶当中悄然流逝。

推开充满灰尘的木门,一股霉味扑鼻而来,17平方米的空间内分成三块,旁边以一个非常破旧的组合柜为界,柜子后面摆着一张堆满杂物的床,是“主人房”,“主人房”上空还搭了一层阁楼,柜子前面是“客厅”,仅摆得下一张木沙发和三张椅子,金玉满堂。不阳台,没有厕所。

“都习惯了。”龚桂花把儿子微微地放在木沙发上。

最大的安慰:

坚强懂事的儿子

儿子成为龚桂花活下去的独一能源。龚桂花让母亲搬来一起住,帮忙照顾小勇,而她则起早贪黑,出外打散工。

儿子从小住院30屡次

每次用度动辄上千元

龚桂花说,这些年来,她做家政,给人家搞卫生、收垃圾、在居委会帮忙做杂工,甚至刷油漆,哪里有活干,她都去做。但收入切实有限,只能省吃俭用,有时还要靠本人母亲以及弟弟妹妹的救济。“有句广州话叫'酱油捞饭',没钱买菜时就是这样。逐日买菜我都是趁着下战书菜市场收档前,买点廉价的尾货。但斟酌到小勇要养分长身材,有时候咬咬牙也会买点鱼、猪肉。”

除了量力而行办理生活,更大的开销在于住院治病。龚桂花说,从小勇仔降生到当初,仅住院就住了30多次,每次最少是一个月,费用动辄上千元。丈夫去世后,家里可以说没有一分钱积蓄,连丈夫的身后事都是婆家的亲戚凑钱办理的。

四五岁就不容易喊痛

真实 未审痛就会放声唱歌

对龚桂花来说,生活当中最大的安慰就是儿子的坚强与懂事。“他四五岁那么小都不等闲喊痛,着实痛的时候就会放声唱歌。看到儿子这么坚强,我这个当母亲的又怎能容易放弃呢?”

小学的头4年,小勇都在家中自学。那时勇仔小、体重较轻,如厕还能够用痰盂,外婆可能照顾他,龚桂花则到处打零工,多赚一分是一分。五年级,勇仔回到小学校园上课,龚桂花只能“全陪”。

升入高中后,小勇得到了更多的关心,学校的老师曾提出,动员同学们捐款为他买一部轮椅。龚桂花谢绝了:“多谢他们的好心。如果用轮椅,每天要先把轮椅搬下去、再抱儿子下楼,上、下公交车也得离开两趟分辨搬轮椅和抱儿子,我一个人顾不外来。”

龚桂花的一天

儿子8年求学之路

从未离开母亲怀抱

每天凌晨6时,龚桂花伺候儿子起床、洗漱,抱着儿子下三楼走到公交车站。车行到盘福路站,龚桂花再次抱起儿子,下车过马路,进校园,一口吻将儿子抱上5楼,走进高三(3)班的教室,警惕地将儿子放在窗边的座位上。

早上7时30分,学校开始早读,龚桂花下楼买早餐,再返回课室给儿子吃。然后,她到邻近越秀公园转转。上午10时许,龚桂花再次返回课室,抱起儿子上厕所。接着儿子持续上课,她又要去买午餐。现在物价飞涨,想找5元一份有肉有菜的盒饭并不轻易,龚桂花往往要走很远才买到饭。

午餐两个包子或一碗斋粉

为了省钱,她自己只买两个包子或者一碗斋粉,就算一餐。买回午餐后,龚桂花照料儿子吃完饭、上好厕所。13时,午休时光开始,小勇这个“午休治理员”开始工作,而龚桂花则趴在课桌上休息。午休14时停止,龚桂花必需离开课室再出去转悠。

17时左右,放学的路,又如早上一样。每天上学、放学花在路上的时间大概是两个小时,如果公交车上没有座位的话,龚桂花必须全程抱着儿子。

这样的日子,普通人可能无法设想,但自从儿子小学5年级回七株榕小学上课后,求学之路就没有离开过龚桂花的怀抱。
龚桂花道不尽的清苦人生:

父亲早逝家贫养弟妹

丈夫猝死留下脆骨儿

墙壁上方有一简易的神台,摆放着小勇父亲的遗照,龚桂花轻叹了一声:“假如他还在,我就不会这么苦了。”

10岁那年父亲去世 初中毕业干重活养家

时间回到1961年,龚桂花诞生在广州白云区一户很一般的工人家庭,到了她10岁那年,父亲就逝世了。她三姐弟与母亲相依为命,日子过得很艰巨,“初中一毕业我就出来打工。”因为学历不高,工作也难找,十多少岁的小姑娘到建造工地找了一份杂工,挑砖头、拉泥浆,干的都是粗重活。“一家人四张嘴,弟弟妹妹还要读书,单靠母亲那几十块的工资怎么活?”杂工做了三四年,龚桂花转到一家小食店,天天清晨2时起床,搓粉、拉面、包馄饨做饺子,而后扫地、洗碗,到下昼4时左右才放工,一周还要值两天夜班。

新居只有17平方米

结婚床被都是旧的

龚桂花22岁时,意识了她的丈夫。“他大我10岁,虽是经人先容,但我们一见倾心。”说起丈夫,龚桂花脸上出现一丝甜美,“他当时在街道办的一家小工厂上班,是一名管理职员。”

“没看过一场片子,可是感到喝白开水都是开心的。他很爱我,那时我跟他说,要等到我弟弟妹妹读完书才结婚,他说不要紧,会等我。”龚桂花的语调柔柔,全部人沉迷在与丈夫初相识的那段时光。

这一等,就是6年。1989年,28岁的龚桂花与恋人结束恋情长跑。“新居就是人民中路这17平方米的斗室,当时有工友来看我,看到房子的情况都比拟惊奇,但我跟自己说,我嫁的是人,不是房子。”可是结婚进门那一天,龚桂花哭了。她说,一个女人毕生中最幸福的时刻就是结婚的时候,房子小,一家人可以挤着住;生活艰苦,省吃俭用可以熬;但当她看到连新人床上的棉被都是旧的,她受不了了。“家公去世得早,小姑也早就出嫁,老公这么多年都和家婆一起过。可是这床被子是家公众婆用过的,怎么可以拿来做新人床被呢?老公抚慰我说,有新有旧才是好兆头。我当时也没说什么,第二天自己拿出积蓄去买了一张新被子回来。”

儿子出生患“脆骨症”

为筹医治款东挪西借

结婚后的龚桂花,日子过得依然苦,但她认为人生有依附,最大的愿望就是养个孩子。

1990年,怀胎十月的龚桂花住进了病院待产。当医生用产钳夹住婴儿头部助产时,发现婴儿的头骨特殊脆,出身后,医生检讨发明婴儿居然患有先本性“成骨不全症”,即俗称的“脆骨症”。说到这里,龚桂花安静的外表忽然抽搐,泪水吞没了眼眶,“我认为结了婚,生个孩子,苦日子也快到头了,没想到更苦的日子还在后头。”

“所有的钱都拿来给孩子治疗,有时候钱不够,也只能向亲戚友人借。我当时就在想,如果能治好孩子的病,老天爷让我短几十年的命我都乐意。”

贫苦小家庭接连遭噩耗

大年节清早丈夫猝倒家中

抹了一把眼泪,龚桂花起身走出门外,她说想静一静再说。过了一会儿,龚桂花回来坐下,可是还没有启齿,眼泪又流了下来,泣不成声地说:“在我最须要依靠的时候,老公又走了。”龚桂花记得很明白,1994年除夕,早上她先起的床,随着丈夫起来。日子怎么苦过年也生机过得好点,所以丈夫就问她:“今天过年啊,买什么菜啊?”刚说完这句话,丈夫整个人就倒在了地上,而这一句话,竟然成了夫妻俩的永别。

“医生说,是高血压导致脑血管决裂。他在医院躺了一个星期,那个礼拜,我抱着才三岁多的小勇,哭着求医生救救我老公,可是没用,最后他仍是走了。他走后,我想得最多的,就是想死。但我逝世了,儿子怎么办?”

母亲的欲望

最担心:

“有一天我走了他怎么办”

在与记者谈到儿子的未来时,龚桂花第三次流下了眼泪:“我最担忧的就是我走了之后,他不会烧饭,又不能走路,连上厕所都不行,怎么生活下去啊?有时候晚上睡觉一想到这个,就睡不着,望着天花板流泪,不晓得将来会怎么。”

最盼望:

领有一间大一点的廉租房

龚桂花说,眼下最大的愿望,一个是申请到一间廉租房,一家人住得宽敞点;另一个是小勇考上一个适合的学校和专业,学一技之长,未来可以白手起家。小勇说,这次高考他觉得施展得比较幻想,“我估量能上专科线吧!”龚桂花则忧心:“不知有没有学校乐意收他。如果考上2B、3B那些学校的话,膏火那么贵怎么办!”兴许,对这个尝遍了苦难的家庭来说,连假想一下“未来”,都是一种奢望。

儿子的愿望 去天河逛街看看新广州

这么多年来,龚桂花母子过着“苦行僧”式的生活。小勇空闲时会玩玩电脑游戏,但很少上网,由于“那要钱”。而龚桂花基础没看过电视,从未出外游玩,极少逛街。

“我想去天河繁荣处所逛一下,以前都没怎么去过。”小勇仔爱好热烈的地方,北京路步行街、高低九步行街他去过,但对天河的印象还停留在良久之前。“看看那里变成什么样子了、有多热闹,看看那些大商场都在卖些什么货色!”

相关的主题文章:

作者:dancing50v

《伟大的母爱——“抱子妈妈”双臂铺就脆骨儿求学路 20年如一日》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dancing50v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