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冻雨 (谓语小丝)

发表日期:2011-01-0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把风月的旋律塞进琵琶,十指的揉捻或舞动始终挥洒出不住的浪花,把人生拥堵在车水马龙的欢笑里。哭,总是很难得:只有长长的洞箫,将哀怨的情长长地拖拽进生活的艰难里不住着打猎。云豹、黄鹿与跑麂的脚步,把豺狼、聪狐的凶狠一再地出让给了野猪;锦鸡飞来,雷鸟不鸣,只有那匆匆地大雁和着候群的野鸭、天鹅们,鹤鸣着追求,把留鸟们的问候,春夏秋冬给年老的外婆不断笑谈;从此把个《愚公移山》流传千古,《路》因之由心海走向了现实,不住着延伸……理想,说穿了时,居然是层层叠叠的变幻!

“人心不足!”总把失败的功劳归给了贪。殊不知流浪的思绪一再地提及,“母亲”一词终究平凡;可一旦取得,收获的伟大立刻倾满全身。再多的说词也显的多余,总怀疑“成功”它是一种天分,只奉送给哪些好吃懒做的钻营之辈,勤快的劳动者仅剩下了《工作着是美丽的》歌词,作曲版权一再地莫明其妙……收获者总在愉快地收获。歌舞升平的酒席上,一屁股把端盏捧杯的老牛气死!现场炒了来下酒,美;

是时代的风帆,把舵的纠偏一再地颠覆,航向的保持让位给了渔网的收敛,以致当货满仓实超载的时候,抛弃都来不及地一古恼儿摔进水里,从此把“经济危机”的恶果一再地留给穷人收拾。富翁们一蹬小艇,走了……《泰坦尼克》号的沉没,居然变成了爱情的赞歌,一切的过错全来源于那座不知不觉的冰山。聪明的猎手、剑客们不在为自由的奢侈负责,所不同的,仅仅是钢琴师他在宴会厅里弹了首“风光”而把后缀的“之美”给忘了,和弦的提琴手说了一席里的奉承,捧杀了它;

“自古英雄身从惨,缘来只喜听好话!”腊月的阴晴,往沉沉的铅缝后、朗朗的明月里,传来一句亘古的良言。人性弱点,本能地最终把它还给了冻雨,去淅淅沥沥的低鸣中流淌……也一任着让它聚集成为定律。腐败学家们高兴:越王勾践的《卧薪尝胆》此言不虚!吴国因之毁在了美人西施的手里……

冻雨其实不冷,全冰在了寒号的气里。冬天往星星的嘴里,藉着南回归线的北移,无休止的笑着;本该的棉衣暖褂,不再哭泣;只有房前屋后的冰雕,全披上了刀枪剑戟……戳在人的心上,冷的不行;

留在原地觅食的候鸟麻雀们知道,南来北往的鹳鹤明白。只有漫山遍野的生根草木,无可奈何地忍着、耐着、企着、盼着那一缕缕温暖的火来……

燃烧吧,将我们带入更好的明天!快死的僵虫们说;

不,我要保暖!企鹅顿顿肥胖的屁股,无忧的海鲨拍拍自己的肚皮;

都在形象,又都抽象……不止。

 

关键词:冻雨

作者:曾国鑫

《冻雨 (谓语小丝)》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曾国鑫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