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摇滚歌手之被驯服

发表日期:2011-01-0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同时在围脖上关注了郑钧和左小诅咒,
同一页面的两篇转发,左小是为钱云会之死疾呼,图片是被轧入轮底的村长,
郑钧是呼吁取消养熊业,图片是笼子里的熊和笼子外的莫文蔚。
没有优劣,不分高下,
只是我今天想谈谈摇滚歌手之被驯服。

去年年底连看了三场摇滚演唱会,
11月的“怒放”摇滚英雄,圣诞节连着“许久未见”--许巍、崔健、“你必须幸福”郑钧演唱会。
除了第一场,其余并没有爽翻天泪流满面地感觉。
当郑钧在声嘶力竭的吼着:为了我的虚荣心,我把自己出卖
用自由换回来,沉甸甸的钱,以便能够挤身在商品社会,欲望的社会
商品社会,令人疯狂的社会……
我甚至有一点点觉着好笑,看着围脖上他与王菲、赵薇热火朝天的转发,
他不光是融入了商品社会,甚至在上流社会混得游刃有余。
如果较真他歌曲的逻辑,那是何种不堪。
被驯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预示着与世界和解,昭告着柠巴人生自此终结,
但是摇滚歌手被驯服则不由得酝酿成一出反讽的悲凉。
约摸10年前,我站在雨里看了郑钧的演唱会。
我一直坚信那一天郑钧充满着狂热和感激,因为同时有一场张学友开唱,
他感激仍有那么些摇滚信徒随他在雨中呐喊。
唱到“赤裸裸”的时候,他脱去了上衣,裸着膀子还揭开了裤头,
雨中的我是多么激动地期待“郑老二”的露脸。
圣诞节那天,刚从美国带着妻子儿子回来,感着冒的郑钧,
最多只是脱去了他的外衣。
演唱会很好,甚至比“许久未见”更好,只是10年,是一场驯服的戏。

“怒放”的时候,汪锋非常有主场感,
因为郑钧没有唱那首“怒放”,而汪锋唱了“怒放的生命”。
凭良心说,汪锋的歌上耳且动人,
《信仰在空中飘扬》这张专辑甚至有超越之感,非常了不起。
但是看到他在台上拉着旭日阳刚唱着《春天里》,我一边默默弹去眼角一滴泪,
一边心里暗暗叨逼:这货要上春晚了!
真正的摇滚歌手,没有上春晚的事情,容我说一句:那是摇滚失格的事情。
这不是我说的,去听听汪锋自己的《有意思么》:
看着电视上的节日晚会,你觉得有意思吗?
听着电台里的明星访谈,你觉得有意思吗?
听说今年汪sir上了某台的元旦晚会,我脑海里立时蹦出舞台上汪sir和旭日阳刚那满目的和谐那主旋律在空中飘扬~~~~~~~~~~~
不由得让我晕菜:汪sir,这有意思么?有意思么?

且不说别人不懂为嘛我老是捧左小诅咒的臭脚,其实之前我自己都不是非常明白。
如今,我越发懂得了左小的珍贵之处:未驯服。
他依旧像个孩子般坦白而自珍自重。
左小的音乐,不为给你听而创作,左小的人,不为让你喜欢而存在,
左小诅咒的未驯服让我尊敬。
在我看来,在这个物欲世界,
在这个充斥着审美惰性和跟风惯性的国家,能不被驯服是无比高贵!

关键词:心情音乐

作者:四眼包子

《摇滚歌手之被驯服》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四眼包子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