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一千年前,佛法北上;一千年后,我往南去——缅甸曼德勒、蒲甘游记(娘乌周边之二)

发表日期:2011-01-09 摄影器材: 尼康 D700 景区:蒲甘 点击数: 投票数:

再上蒲路,往前不过一二百米,就是伍巴离戒院(Upali thein)的所在。伍巴离这个名字我在《曼德勒山》那篇里提到过,他在窟中结集中出过场,阿难颂出经藏,他负责颂出律藏。我们通常所说的佛家“三藏”,分别为经藏——佛祖的发言;律藏——僧团的规矩;论藏——历代各位高僧对佛祖经文的再阐释再升华。在佛祖涅槃时,经藏和律藏已经是齐备的了,而论藏主要是在北传的过程中慢慢积攒起来,其中还掺杂了印度瑜伽文化和西方哲学的影响,这些我们以后再说。那么为什么要叫伍巴离来颂出律藏呢?话说当年乔达摩四处传法,门下500僧众,其中出类拔萃不过十位,分别是解空第一的须菩提、智慧第一的舍利弗、神通第一的目犍连、苦行第一的大迦叶、天眼第一的阿那律、说法第一的富楼那、论义第一的迦旃延、持律第一的伍巴离、多闻第一的阿难陀、密行第一的罗侯罗。行文至此,我不禁想起与佛陀几乎同时代的一个人,也一样四处传教,也一样弟子众多,也有十大弟子,分别是好学第一的颜回、孝心第一的曾参、勇猛第一的子路、德行第一的冉耕、宽容第一的冉雍、雄辩第一的子贡、修辞第一的子夏、文采第一的子游、逻辑第一的宰予、才艺第一的子长。这个人的名字我不用说了吧,不知道的肯定不是中国人。伍巴离持律第一,他不来颂谁敢来颂。



伍巴离戒院



伍巴离戒院内部



伍巴离戒院的佛像



房顶有铁架支撑加以保护

用伍巴离来给戒院命名再合适不过。戒院是一座不大的建筑,建于13世纪,长方的结构顶上中部有一个小尖顶。同时代类似的建筑都是木制的,在历史的波澜中腐朽殆尽。伍巴离戒院出名之处在于内部精美的壁画,这些壁画是在17-18世纪贡榜王朝期间修缮时重新绘制的,至今颜色非常艳丽。壁画描绘有28座佛的形象,还有佛本生的故事。



壁画01



壁画02



壁画03



壁画04



壁画05



壁画06



壁画07



壁画08



壁画09



壁画10



壁画11



壁画12



壁画13



壁画14



壁画15

伍巴离戒院由一个老头常年看管,一般是谢绝照相的,但是如果你乐捐1000k的话,一切都好商量。那个老头有收集各国货币的嗜好,戒院地上铺着他的收藏品,有兴趣可以翻翻和他聊聊。我看到每幅壁画的下面都有一行文字,曲里拐弯的,就问他是哪里的文字。他说那是缅甸文,很多人以为是巴利文(Pali),可惜不是。巴利文是一种古印度的文字,和梵文同时代并属于同一语系,二者的语汇有五分之二同形,而巴利语在音韵及文法方面较简略。在佛陀的年代,梵文是印度教经文用语,盛行于上层社会,而巴利则是下层劳动人民的语言。佛陀的信众主要是劳苦大众,所以他采用巴利语来说法传法,一来表示与印度教的区别,二来对于大众来说更为简洁易懂。如今巴利语虽然早已不通用了,但是靠了佛经而保存了下来。巴利文是一种拼音文字,可以用很多种语言来书写,只要保持发音不变即可。在佛教的传播史上,第一次成文的三藏就是第四次结集的时候在斯里兰卡完成的,当时用的就是当地的字母。如今在缅甸、柬埔寨、泰国的巴利文三藏也都是用他们本国字母记录的。



壁画16



壁画17



壁画18



壁画19



壁画20



壁画21



壁画22



壁画23



壁画24



壁画25



壁画26



壁画27



壁画28



壁画29



壁画30



壁画31



壁画32

伍巴离戒院对面有一条土路,顺着走就能到悉隆敏罗寺(Htilominlo Temple)。悉隆敏罗位于浦路与阿路之间,以土路相连,再往南1.5公路就是蒲甘旧城。悉隆敏罗体量巨大,由悉隆敏罗王(1211-1234)在1218年建的,是蒲甘最后一座缅甸式样的寺庙。寺庙是在悉隆敏罗被选为太子的地点上建造的,悉隆敏罗是拿那拔地薛胡王(Narapatisithu,1139-1210)的儿子,他在五个兄弟当中脱颖而出。选择的过程依据了王朝的传统,即在地上插一把大白伞,候选人围绕四周,伞倾斜方向的人胜出。悉隆敏罗王后来把这个传统给废除了,估计他本人轮盘了一把太刺激了也受不了,从他之后,王位传承由御前会议决定。在悉隆敏罗王治下,蒲甘王朝开始走向衰败。衰败的原因并是他的政令或者他的言行,相反作为一名虔诚的佛教徒和学者,他对王权兴趣不大,把日常的政务全部交给御前会议处理。而他本人热衷于建庙,除了悉隆敏罗寺外,他还建造了Mahabodhi庙,并完成了他父王开建的Gawdawpali庙。王朝成于信仰,败于信仰。100多年来,捐献的佛教的庙产(庙产都免税)日积月累,导致政府的税收急剧下降。他和他的继任者不想也不愿正视这个问题,到了1287年王朝倾覆的时候,整个上缅甸的三分之二耕地都归寺庙所有。



去Htilominlo途中的土路边上



路边的无名塔



悉隆敏罗边上的小塔内部



这样的小塔有很多



悉隆敏罗



建筑结构

悉隆敏罗寺高达46米,建筑形制与苏拉玛尼寺(Sulamani Temple)相似。寺庙由两个叠起来的巨大正方体组成本体,在二层的立方体上耸立巨大的尖顶。上下两层均立有四面佛,分别对着四个入口。悉隆敏罗寺属于在蒲甘晚上亮灯的少数几个寺庙之一。寺庙内部残留着壁画的痕迹,外面墙上还有一些灰泥浮雕的残片。如今悉隆敏罗寺封了不让游人上塔,上面如今成为各式小鸟的领地,它们在上面做窝,它们在上面欢唱。



佛像很气派



看看金箔的痕迹就知道手有多大



屋顶的纹饰



残留的壁画



佛也低眉



技法比较粗 后人添的吧



猜猜我是谁

大家发现了没有,在缅甸佛教的世界,缺失着我们天朝耳熟能详的一些人物,观世音、地藏王哪里去鸟?在上部座的世界里,菩萨真没有。根据经典,佛的意思是“自觉者”,关键词是“自”,意思是未经传授,即具足自觉、觉他、觉行圆满,如实知见一切法之性相,成就等正觉之大圣者。所以“佛”很稀有,稀有到一个世界中最多只会有一个。释迦牟尼圆寂时说,从他灭度后,世上无佛,如果有人自称是佛,皆是魔,下一位佛要在几十万年后才会降临,名字叫弥勒。如果其他人在佛法的指引下具足自觉、觉他、觉行圆满,如实知见一切法之性相,成就等正觉之大圣者的话,那些人就会被称为阿罗汉(Arha,又称阿拉汉)。阿罗汉果可不容易修,相传要觉悟以后经过七次天(天神)人往返才能修成正果。前面说过佛教的根本分裂,那时候长老们和普通僧众的关系很僵,而当时有很多长老都证了阿罗汉的果位,于是普通僧众里出了个带头大哥,叫“大天”,跳出来提出“大天五事”。“大天五事”的核心内容是讲阿罗汉不算觉行圆满,至少有五种缺憾,以此在法理上挣得与长老们搏斗的机会。二次结集后,长老和造反派分道扬镳,造反派建立大众部僧团,提出了新的组织架构,于是阿罗汉上有新果位,叫菩萨果,菩萨上面才是佛。修行人只要够努力,一世成佛也不是不可能。到了中土,法门越来越方便,持名颂佛可脱离涅槃,一念之间可以立地成佛。修得容易是好是坏,看看大学扩招便知。



外墙的浮雕



外墙的浮雕02



外墙的浮雕03



外墙的浮雕04



外墙的浮雕05



塔上是鸟的天地

菩萨(Bodhisatto,菩提萨埵)是个合成词,“觉有情”的意思。至于它如何进入到果位系统,如今不可考,唯一能知道的不会早过公元一世纪。北传的派别给每位佛配了两个菩萨,就像给领导配秘书,称为胁侍菩萨,比如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有两位胁侍菩萨观世音菩萨和大势至菩萨(西方三圣);现在娑婆世界释迦牟尼佛的胁侍为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华严三圣);东方琉璃光世界药师佛的胁侍为日光普照菩萨和月光普照菩萨(药师三尊)。从此之后,佛就基本只管大事,小事都由菩萨操心。《封神演义》、《西游记》中到处是他们忙碌的身影,中华大地四处都是他们的道场。如果你去问烧香的老太太,到底拜佛重要还是拜菩萨重要,答案肯定是后者,原因很简单,菩萨管事佛不管事。对照到现实中,搞定领导先还是搞定领导的秘书先,答案自己琢磨去。



墙面掉得差不多了



左边的雕塑



右边的雕塑

在悉隆敏罗寺,我碰到了第二位中国游客,上海人,五十岁光景,陪朋友来的。她朋友是旅游狂人,接下去还要去格劳(Kalaw)徒步,而她身体不是太好,骑自行车已经吃不消,徒步这种运动想想都受不了。我没时间听她唠叨,打个招呼就闪了。她和她朋友也住在New Park中,后来他们退房前一晚再次碰到过。



进口也是出口

欢迎各位移步我的博客更多照片,更多精彩!

关键词:旅游缅甸自由

作者:虫虫

《一千年前,佛法北上;一千年后,我往南去——缅甸曼德勒、蒲甘游记(娘乌周边之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虫虫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