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80后:只恨上大学时没有啃老买房

发表日期:2011-01-11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Mark II 点击数: 投票数:
 参加完同学的婚礼回到家里,郑星吐得一塌糊涂。吐了酒,也吐了真言。
    郑星在哭,郑星的父亲郑长锐也在哭。父子俩哭得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伤心得让人动容。
    郑星只恨自己上大学时在不明智下做出的要“争口气”的决定,没有啃老买房。毕业前买房根本不用贷款,毕业后要买房要结婚了,才发现还要贷几十万才买得起。郑长锐痛悔自己在关键时候却犹豫不决,耽搁了儿子的终身大事。
     毕业于安徽大学的郑星最初动念买房,源于陪同学看房。2004年9月,刚升入大二,家在合肥的同班同学“小毛子”,拉着郑星在合肥北二环路上的几个新开楼盘看房子。虽说合肥的房价当时已经开始起步,不少人已经有了买不起的感觉,但和现在相比,算是“相当便宜”的,每平方米的价格从3600元到2000元不等。几天后,“小毛子”的父母拿出26万元,给“小毛子”买了套106平米的房子。“小毛子”大学一毕业就在那套房子里和安徽师范大学毕业的赵敏成了家。
    “小毛子”的父亲在电信局工作,拿得出给儿子买房子的钱。郑星的父母在一家冰箱厂上班,虽说工资不是太高,但省吃俭用几十年,也节约了10多万块钱,当时要买套七八十平米的房子,还是可以的。于是,也寻思着想买套房子了。当时,合肥的房价3年间已经翻了一番,周边南京、杭州的房价已经突破5000元1平米,全国房价已经出现快速增长的势头,有投资眼光的人,纷纷将家里的现金变成了商铺、写字楼等,更多的人则开始贷款买房子,有的甚至一贷就是几套。
    最终,郑星看上了位于合肥市沿河路附近的一套76平米的小套房子。虽说房子面积不大,但户型很好,设计合理,总价只要18万元就OK了。
    哪知道回家和父母一商量,老两口都是合肥房价太高了,“盖那么多的房子谁住呢,我就不信房价降不下来!”
    郑星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孩子,听父母这么一说,也就没再坚持了,他从心底里下决心要靠自己打拼来一套房子。他晚上在路边摆地摊,节假日给人做家教,一年下来挣了不到1万元,离买房相差十万八千里呢。
    2007年,郑星大学毕业时,合肥的房价已经涨到7000元到3000元1平米。他就是想啃老,父母也给他买不起房子了。随着一次次的犹豫,房子对他来说成了遥远的梦。眼下,合肥新开盘的房价很多已经上万元或接近万元1平米,他连做梦的资格都没有了。
    郑星变得越来越内向,一下班就钻进了网吧里。郑星的父母变得越来越苍老,腰板已经佝了起来。
    郑星的大学同学中,有房子的很多都结婚了;没房子的一个结婚的也没有。买了房子的,虽说也没少骂高房价,但骂过之后夫妻间传递的甜蜜,分明让人感到他们的心里是甜的。没买房的人,已经没有骂的气力了。
    北京市政协委员、华远集团总裁任志强曾表示,为什么中国30岁以下的买房占比高达30%以上?就是中国的房子太便宜了。事实上,在欧美、日本、韩国,30岁以下的年轻人是买不起房子的。中国的年轻人也应该是这样。而目前中国的年轻人,基本上是靠父母的支撑才能买得起房子,也就是典型的“啃老族”。
    但中国的国情与欧美、日本、韩国一样吗?去年在全国八大城市进行的主题为“结婚是否一定要购房”的抽样调查结果显示,在高房价面前,大多数丈母娘坚持“没房不嫁女”。在天津,有15%的丈母娘愿意接受租房女婿;而在上海,只有12%的丈母娘接受租房女婿。在全国,有近18%的丈母娘面对高房价,表示愿意接受租房女婿。
    于是,也就有了住建部专家、中国房地产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顾云昌“丈母娘推高房价”的高论。
    绝大多数丈母娘坚持“没房不嫁女”怎么办?北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梁蓓抛出了隔代结婚论的高招:我觉得80后男孩子如果买不起房子,80后女孩子可以嫁给40岁的男人。80后的男人如果有条件了,到40岁再娶20岁的女孩子也是不错的选择……
    一个男人到了40岁才有资格娶妻,我想要比一个在省直机关熬到快退休才混个“副科”还要严重吧。想想看,一个人在省直机关干了几十年,临退休才熬个副科,他能不骂娘吗?同样沐浴着伟大祖国的阳光雨露,官二代大学还没毕业,就进了公务员队伍,富二代还没到结婚年龄,名下就有了几套房产,就大张旗鼓地走进高校区选美,凭什么没房子的就要“憋”20年,憋坏了身体不说,20年后房市就真的就能“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了吗?既然是俱欢颜了,到那时候,40多岁的老男人对20来岁的女孩究竟还有多大的吸引力呢?
    丈母娘推高了房价,80后超前消费、啃老推高了房价,难道政府和开发商在推高房价上就没有一点责任吗?这些年,对上涨过快的房价,政府一直在进行调控,为什么一直是越调越高,越控越涨呢?根据国土部的统计,2010年全国土地出让成交总价款2.7万亿元,同比增加70%;“十一五”期间,全国卖地收入7万多亿,很多地方的卖地收入成了政府财政收入的大头,患上了“土地财政依赖症”。谁敢说,房价打着滚上涨没有政府的推动作用呢?
    政府在土地上捞足了油水,官员在土地上挣足了政绩,但政府保障性住房的建设步子并没有跟上,该承担的却没有承担起来,眼睁睁看着工薪层贫困阶层和富人们去比房屋购买力。疯狂的房价,让上海、北京、杭州等地房产已经在过去8年中上涨了600%至1000%,达到了彼得林奇的“10倍”大牛股上涨投资的上限;疯狂的房价让大量的中产阶级成了房奴、贫下中农。
    按照有些官员的说法,不降房价,是“为了老百姓的利益”。我想问问,说这些浑话的官员,有几个是自己花钱买的商品房呢?凭什么让老百姓买高价房,而官员们却赖在福利房里啃国家呢?
    什么时候,人人有其屋了,这社会才算真正的和谐了。宾语的廉政空间建议,收回所有公务员所住的直管公房,让官民平等地自掏腰包买房子,官员们才会体味到这房价到底是高还是不高。
    还有个办法就是,政府既然能为公务员提供直管公房,为什么就不能为中低收入者提供“直管保障房”?百姓的保障性住房解决了,安居了,也就乐业了,社会也就和谐了。【文/宾语】   
  
    转载请注明——来自宾语的廉政空间(http://binyu.qzone.qq.com )。

作者:喆影

《80后:只恨上大学时没有啃老买房》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喆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