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天空的乱想

发表日期:2011-01-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前段时间  颈椎出了问题  压迫神经导致右边头疼

一阵一阵的  抽着疼  除了疼之外 我一直担心哪天就这么疼傻了

折腾了几个医院  终于给拍了片子  看了医生

开回来好几百的药  丢着没敢吃  怕头疼吃好了  人给吃傻了

但是医生的一句话我却听进去了  不要长期低着头  要经常活动活动  多仰仰头

本来说是要恢复打羽毛球的  最近年底事情还真是多  一个屁事接一个屁事的

所以只好没事抬着头   那架势感觉是非得让人帮我数数我深邃的鼻孔里

那几根稀稀拉拉不是很明显的鼻毛  当然鼻孔朝天的我绝对没有不可一世的意思   哈


001



003



002

当然世界就是这样  有失必有得

当我从每天低头忙碌中抬起头的时候  我发现了原来如此美妙的天空

久违的天空   久违了多久  我都记不得了

忘记了最先开始坐飞机的时候  多渴望靠近悬窗看着如此接近的白云

而现在都宁愿选择靠走道的位置了  现实到仅仅是为了上厕所方便

更别提幻想着自己变成孙悟空  可以呼唤跟斗云的年代了



004



005
再往前  应该就到了童年

夏天的傍晚  我经常站在院子里  看火烧云

云朵幻化出来的各种形象  自己给自己编着各种各样的神话

现在看来  我的想象力  是在那个时期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那时候的天空  除了白云  除了飞鸟  出现最多的就是纵横的电线

当然我们主要是看着电线上的鸟  盘算着这么把这鸟用弹弓给弄下来

至于后面出赵本山出的啥脑筋急转弯  树上几只鸟 啥的

爷在小的时候  就真枪实弹的打过了  所以没啥鸟玩意


006



007
童年那点事   没多大点出息

恍恍惚惚就过去了

进到城市里  在天空的背景下 看的玩意就多了

上面的水塔  多少年我都以为是火炬

小时候捐钱给北京亚运会  依稀记得是个熊猫盼盼啥的

这么多年过去了  那火炬真是给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以至于有人告诉我那真是水塔的时候  我都一直将信将疑

至于熊猫盼盼  现在好像都改成防盗门了  一不小心都干上门卫了

火炬变水塔  盼盼干门卫

我不由的  感叹了一句  真是TMD 沧海桑田啊




009


010



008

数火车  是每个小孩第一次见到火车的时候  都应该兴奋地数过的吧

可惜的是  每次数完都是没法验证的 明显违背了小学数学老师反复强调的  数学题要验算的真理

 

再后来  我们住在杭州滨江的时候  靠近我国伟大的桥梁专家茅以升主持建造的钱塘江大桥

那桥还是牛的  书上说的  汽车在上  火车在下

我们就跑去铁路上压硬币  

 

把硬币粘在铁轨上  看着火车从上面飞驰而过  体会的好像是卧轨的快感

被火车压过的硬币  变成薄薄的一片  刚刚拿起来的时候  还有些温度

但是难度还是有的  很小很小的几率才能压成薄薄的而且还很圆的成品

也不知道追求什么  现在也想不起来是谁先发明的  就是单纯的觉得刺激

不想画画的时候  就跑去压硬币 

 

压的多了  我才发现了些问题

我压的都是1毛的硬币  最多在逢年过节  被老师表扬的时候  才哆哆嗦嗦压个5毛的硬币

而那些温州的孩子一出手都是1块的硬币 

同一片天空下  同一根铁轨上  丫的  我第一次觉得贫富差距还是大的哈

 

以至于后面 爷也阔气了一把 

我把2块1块的硬币叠在一起  放到铁轨上  要玩就玩大的

那次的响声吓了我一跳   感觉火车就快出轨了似的

后面想想挺后怕的  哥差点就用2块钱搞翻了一火车

铁道游击队的领导  看到这一段  估计可想把我招进去了吧

当然 还好那火车在刹了一下车之后 继续往前开了

不然这会哥肯定在哪个监狱蹲着呢  




012
这张照片我比较喜欢   是一种弱弱的情感

就像模模糊糊出现在天际线里的建筑所代表的事物

现在的童年和以前  就像以前和童年的天空一样

即使你再去无视 

也很难纯洁到 只盘算怎么去打鸟的年代了

 

明天再去平川   想到要坐一天的汽车  就头大

但愿一切顺利  


 

关键词:童年回忆畅想天空

作者:无所卫

《天空的乱想》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无所卫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