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高中记事

发表日期:2011-01-1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峰是我高一时共同上来的兄弟,也是目前我唯一的知心伙伴.这些时日大多都是与他来往的,如今距离近了,来往述聊更是频繁. 峰的成绩不太好,所以近期他跟班上的一个女孩有了比较亲密的来往,女孩叫冰冰,她是我的老大.峰说,她是他请来帮他辅导学习英语的.这是符合情理的事,冰冰的外语成绩很棒的. 只是自此以后,我常常还是没事就给冰冰传纸条聊天,但冰冰,我的老大,却似乎少有回信了,即便有,也只是回头瞪我眼,并且那目光也不会逗留太久.我知道.她现在比较的忙.    峰是不住在学校的,他那时住在他姐姐家.刚开始的时候放学后他是要赶回去吃饭的.然而这段时间以来他却很少回去了.每天放学后,开始时都是与冰冰在一起,要么在走廊倚着,要么在教室上面顶层楼梯处坐着,一俟就是半小时,平安车险,然后便一起去吃饭,甚至一起回家,雨天时还共撑一把伞. 从他嘴里还知道,每个周末她都会到他家去,因为在家辅导要比在教室安静些.    介于冰冰的缘故,我们谈的话题也广了许多,都是些我以前从未想过的男生女生之间的事.而这,往往都是由峰提起的.我不知道他怎么变得如此快. 当有一天突然谈及冰冰长得挺漂亮时,峰失口称是,用一种放光的眼神.那是意味喜欢.峰说他其实很喜欢她,这是他不久后说的,他请她帮助学习英语其实不过是一个用以创造机会的幌子. 而她是不是也有喜欢他呢??? 因为男女间是不可能存在完全意义上的纯洁的,彼此间漠不相问,那又算不得朋友.然而心心相印,那多少已是有点爱了.而峰已是有喜欢的情愫了.如果说冰冰是不喜欢的话,那她又为何与他交往甚密?而她与他的促膝倾谈那又算不算心心相印?如果不算,那又作何解释???而这一切,都说明了她已是爱他的了,至少也是喜欢他的. 峰有一特点就是白发繁多,年少老成的样子,而且身材也不高,换一种说法就是其貌不扬.因此对于以上的猜测我抱有很大的怀疑.但究竟原因,一时也尚且无法明了.    那一段时间我很疯狂地迷恋上了摇滚音乐.也许是压力太多,劳累过度,以至身心的疲乏,需要寻找一种方式去放松慰藉.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借了一个同学的昂贵随身听听听音乐,不想从此放不了手.那种纯立体声播放的摇滚音乐,有如深山幽水潺潺而至,如远空浮云丝丝飘舞而来,清新动魄.撼力十足.我从此为之执迷,仿若自己的生命一般. 而峰的六弦琴,也就是在此时窜入我的视野.他爱好摇滚,善长吉他.而我生活的改变就是由他开始,或者是说由他的爱好开始. 每当课余时候,两人在一块之时,我就把我内心的激动与渴望无尽地向他诉说.由于经济的落后,这座小城没能有人开办酒巴之类的音乐场所,我们只能买一盒磁带,反复固定地倾听.或是说只能听一些被机械复制的,而不可能亲耳体会的真切实在的音乐. 我说,我要是也能有把吉他,能自己亲手弹奏,那该多好.峰淡淡地一笑.    那是一次晚自习后,我随峰前往他姐姐的家,本意是取回我借他的一本英语资料.那天晚上我走进了他的房间,然后开始懵住了.那把黄壳晶灿的六炫琴正安闲地躺在峰白色的床单上.我说峰,这是你的琴.峰很深地一笑,没事喜欢练练.我快步上前,想要细腻地抚摸,静声地聆听,它所发出的那美妙旋律.这时峰一下把我拦住,然后一把夺过琴,他激动而不安地说,你不能动它.于是我站在原地傻傻地不知所为.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峰如此认真如此小器过.我想不出原因. 峰在床沿静静地坐了会,抱着琴,不断地用手细心温柔地抚摸,从上到下.他沉默了许久,我也一直安静地站着.不知所过几时,峰摆摆端正了自己的坐姿,他说,我来给你弹首歌吧.那首歌是我所没有听过的.曲声奏起,我慢慢地坐落他的身旁,看他手指轻盈灵活地拔弄着琴弦,嘴里轻哼,眼中流露出依依眷恋之情.我静默地听着. 一曲奏毕,峰意犹未尽地放下琴,然后注视我的双眼,充满深情地对我说,这是他专为冰冰所作的一首歌曲.在他接下来的谈话中,我终于明白了那些所不明白的点点滴滴.    峰跟冰冰其实在高一已是同属于一个班级,那是他们都在第一排,隔着一走道,他俩差点就成了同桌.那时的历历在目如今也已都成了记忆.峰讲话的神情,就仿佛置身过去似的.他们一块上学,一起吃饭,在教室里一块看书做习题,还一块分享零食.他们还曾经一起折过九只千纸鹤,一只红色的,其余黄色.红的,也是最大的.峰说他始终没有搞清这几只千纸鹤的秘密.他说,他当时仅仅只是有感动,然后开始悄悄地\疯狂地喜欢上了冰冰.他说他当时感到很幸福,他并没有在意冰冰是否也喜欢他,他以为,只要他是真心喜欢她的,那便也已成情爱. 接着峰的眼光开始黯淡下来.他说,他不知道这是因为什么.在高一结束的那个暑假期间开始,她就已有存心躲着自己,虽然,自己是太过急了些.而这个学期,他们还在同一班,他说,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她了.前三天那个星期六的晚上,冰冰又去了次他那里,而他没想到,那会是最后一次.那晚她一直很少说话,而峰高兴得并未在意,直到走时,她才说,你还记得那九只纸鹤吗?峰说,记得,我一直都保存着呢.峰急欲取出, 冰冰忙叫住,她低着头,以一种模糊的神情说,等我走了你再看吧,那只红的.    每当峰说起她的时候,他都忘不了提起她那个模糊的神情.他说,这是他所见到的最为温柔的一笑.那一低头的温柔,又何尝不会是如此呢.峰终于拿出了那九只纸鹤,其它并无异样,于是他直直地看着那只红色的,那只最大的纸鹤,他不知道为何冰冰独独让他看这只. 在灯光下峰终于看清,原来那上面有条用绞布粘住的缝.峰从里面取出了一张细纸条,那是冰冰的笔迹.那只有一句话:痛苦的经历总比快乐的回忆更深刻.    说完这些,峰很迷惘地取出那些纸鹤,在一只精美的小礼盒内,以及那张纸条.他说他其实原来并不了解她,也不明白那些纸鹤,那张纸条,那种寓意,以及她那所有的异样。 只到现在,他仍然说,他还是没有理解那时的爱情,因为仿佛有过,又仿佛什么也不曾发生过,只有感觉依旧荡气回肠,让人没止境地体会个中滋味,尤如音乐,成长,或者更多。   精彩文章:

作者:陈思辉

《高中记事》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陈思辉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