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文心雕龙拷 (谓语小丝)

发表日期:2011-01-1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文学的爱好不能产生文学已成定理,人生的遭遇悟出人学超越命题却是事实。将悲愤的怒火变成怨气常常地吹响文明的号角,启发出的文字肯定要堆积如山;眼泪,听起来有点儿咸,可一旦派它去炒菜,烹饪的功夫远远逊于吃苦耐劳的喜欢,久久地沉浸在没滋没味的生活里没有人同情……笑话,从此走俏于茶余饭后,在人们的嘴巴里流淌。

听进去的多多失去,渗下来的少少吸收;优秀的学子,把文字的游戏,视成了名利的钥匙去开那把正义的锁,可打开来的每每成一地鸡毛;在天上乱飞,于地里翻滚。一个“是时候了!”的吆喝,把锅碗瓢盆的汤菜,总是稀哩糊涂着往口子里倒,并据此流浪出些颠三倒四来告诫赞美的哥们,把个掷笔的少爷捧的成了天鹅,更忘却了身上的鸡毛原游不得水……当夜晚来临的日子,受伤的良心一再反省“什么叫做愚蠢”的时候,哪个《愚公移山》的志趣,总会把真实的评价当做阻碍,忿怒着拔出!听不进的好话,原藏在生命的原处,与修养及真理丝毫无关。

面子你赢了时,文化竟很惨。文学,解读时一点儿跟本人无关,权衡的利益成了《史记·商贾列传》的名言:“熙熙为利而来,攘攘逐利而去。”热闹的本是市场,文化的原为买卖……文,看了时居然不文,骨子里讲来讲去也只是为了一个“钱”字。当穷的只剩了钱时,肚子的文学,酿出来的当然只有一个“赚”字;人味从此变的生疏起来。学的,自然只是些修辞美妙的手段从嘴边跑出,背后,经常违心的后悔着又把它变本加厉的吸进去;阴阳平衡了事。文人,从此没了文骨,一味的皮肉经常给人当酒菜。自我着喜欢,唱道:牛儿还在山坡吃草,放牛的孩子却不知道往哪儿去了?!”可惜,当不了烈士;

当不了烈士,以文卖身,成了劣仕。在那升官鬻爵的日子,博欣犒尝的红着脖挣了个一官半职时,总自觉着自己成了英雄;把前所颂英雄的事迹搬了来自己身上,人前人后,总有些冠冕堂皇……老忘了,真英雄临死时,自己曾躲在阴暗里尿了裤裆!一个超级的演员;演员嘛,演戏时当然要忘了自己!因为“英雄”就是自己……风吹出的英雄,影响力肯定比过真英雄。英雄成为悲哀,全因为英雄须要人帮他写出来——不然,英雄原也平凡!!

都是风物。风物的见证必定是风情。风情之人的心是水做的,漂浮不定;文人的文学沾了水性,杨花的过程也就成了它的宿命;宿命长成命运时,吹牛拍马在所不惜;错误长在别人身上,苦果每每都是自己——历史证明:爨文化的先祖把“汉文化”的美名留给了历史,流薄南入的烧烤者就是名气。一路风尘,扑扑而已……

只有石头的功劳,受伤时一定牢记。但文气不醒,文人不惊,文学不明;

遭贬的杨状元写道:“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净英雄……”

 

作者:曾国鑫

《文心雕龙拷 (谓语小丝)》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曾国鑫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