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陈道明特立独

发表日期:2005-11-0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我不太喜欢公开亮相。我觉得在紧张的社会,该给自己留一点独处的空间时间,自己有自己的思想,自己有自己的关着门的生活。自己有自己的地方,自己有自己的精神。——陈道明

  冷漠、孤傲、特立独行,成了陈道明最显著的特点,而且,他在拍戏之余,往往深居简出。这似乎“不符合”一个著名演员的“身份”。

  可以说,陈道明孤傲的性格是与生俱来的。当年在中央戏剧学院上学期间,因为嫌教材陈旧,同时不满意老师的观点,陈道明竟然很长时间没和老师说话。1999年,陈道明凭借《我的1919》,获得了“华表奖”优秀男演员奖,这是他的第一个电影奖,他的领奖词充满了“陈氏特色”:“现在是中国电影处于低潮的时期,因此我得到这个奖,也是一种遗憾。”

  面对记者,陈道明有自己的看法:“我不太接受记者采访,我总有说不的权利吧。我也特别感谢记者,尤其过去,这个行业离不开记者,记者是润滑剂,应该是离不开的。但现在呢,有些老记者,很令我尊重。现在什么报纸都有娱乐版,娱乐化了,于是沉渣泛起,还泛起了很多是非。本来是一个正常的事,只要若干记者想连手炒成坏事,肯定变成坏事。演员讲良心,记者对于读者,也有良心之说。你不能因为一个演员对你说个不字,就可以利用工具泄私愤。现在的新闻记者,已经没有评论记者,现在就是谁谁怎么了,用那些港台不港台、大陆不大陆的语言完全杂志化。每遇到这种情况,记者这还算给我面子。”

  因此,许多人说陈道明很高傲。陈道明说:“因为对方不自信,所以在他眼里傲。我跟好多记者可以坐下来,能平心静气地谈。好像跟职业无关,那样就可以达到一种境界。但有的记者他提的问题,你根本无法回答,或者不愿回答。每个人家里都有保险箱、防盗门,你为什么非要打开看看?他从防盗门走出来了,可以写,防盗门里面,作为隐私权,你没有资格去问。”

  在网上,打入“陈道明”进行搜索,你可以发现有上万条消息,但不少是子虚乌有的。喜欢上网的陈道明颇有感触:“今天我跟朋友讲,网络是个虚拟的世界,虚假的东西太多,情绪化的东西太多,不能代表真实的新闻报道,只能说是一个社会的公共的招贴栏,所以我网上的新闻很少看。”

  居家读书成了陈道明一大嗜好,许多媒体纷纷报道。对此陈道明有点感到啼笑皆非:“看书跟职业没有什么关系。现在是网络化的世界,谁坐下来看书的事,是一个奇闻了,尤其是演艺界的。据我了解,演艺界不少人爱读书,因为你浮躁,读书的环境不好。养成读书习惯是需要环境的。我庆幸那个年代,养成了一个读书的习惯。读书需要影响,需要感染。没有任何人可以说‘我看书没时间’。真正想做,做什么都有时间。咱们往往把正常的事情当作异常,把读书当成一种优点来炫耀了。”   现在的陈道明已经不读小说了,那是中学的事情,中学的时候看世界名著,梅里美的、果戈里的。那批书读完之后,就读了点古典小说,《拍案惊奇》什么的。早在大学毕业时,随着第一波“伤痕文学”的结束(1978-1981年),他就已经觉得小说不解渴了。陈道明说:“而现在,不读小说了,尤其是爱情小说和所谓的时尚小说。”

  目前,陈道明最热衷的是看杂文,从鲁迅、胡适,看到柏杨、李敖。在这些杂文大家中,他对李敖最为佩服。陈道明告诉记者:“李敖是性情中人,我挺喜欢这人的。他很年轻化,属于战斗者,是个战士,战士就得流血,就得冒着各种枪林弹雨,我挺佩服他的。李敖是近代文坛一个挺重要的人物,他冲破了所谓书呆子的概念,他很社会化,有思想,开放,而且没把学问当成一种装饰物。”陈道明专门买了《李敖大全集》,台湾的朋友还专门给他带来了李敖的新著《上山-上山-爱》。

  陈道明在剧中经常演知识分子,而现实中也会如知识分子一样,对中国的文化建设担忧:“我希望中国人真正认识自己和尊重自己,从尊重历史和文化开始。一战的时候,德国进攻法国。法国出公文,总统号召,为免遭德国人涂炭,各博物馆的油画散在民间,交给老百姓保存。大战结束后,全部交回,一张不少,完好无损。你跟咱们盗墓掘墓比……让人怎么看?”

作者:误解

《陈道明特立独》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误解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