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奈何? [原]

发表日期:2005-08-0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今天去看了dianne_du的日记本才知道前天是她的生日,看着她把每一年生日的日记按顺序摆放在一起,那种心理微妙的变化告示了岁月的流逝是无声无息却有痕迹的。一个女人从对爱情的憧憬到对爱情的失望,似乎是一个必经的过程,真的爱一个人不会想和他(她)做爱,但却想跟他(她)睡在一起直到永远,她日记里引用的这句话大概取自于《生命之中不能承受之轻》,当时我对这段话也是印象深刻。所以,当你想拥有一个人的怀抱的时候,你大约是爱上他了。

女人常常是这样的,当对爱情失去希望时,往往就会去将就一场婚姻,过上麻木而“正常”的生活,而真的过上了“正常”的生活就真的正常了吗?不知道谁说的,女人走投无路的时候就会选择结婚。好象真的很多人是这样的。人都说聪明的女人是不幸的,连我师兄都说女人太强未必幸福。因为聪明的女人要有更聪明的男人来配,强的女人要有更强的男人来配,可是那样的男人毕竟太少了,所谓更强,何尝不是一种包容度,包容度是最智慧的一种东西。所以造成了这种所谓的不幸,当然这种不幸仅存在于男权社会里,在母系为主的地区是不会这样的。很多的不幸都是社会环境造成的,都是某种固执的成见和舆论造就的。人永远都摆脱不了那些框框条条,对自己五花大绑却未知晓,这样看来人生何尝不是痛苦交响曲。叛逆的人得到了自在却也得到了侧目。但人生短如朝露,多几个侧目又奈何?

不同世界的人有不同的语言,表面上看起来似乎说的都是同一种文字,其实彼此间完全是无法相通的,有时候简直比外语还难懂。人与人的差别有时候比类人猿和猿的差别还大(鲁迅),心与心的距离有时候三尺之内却现地堑,所以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却可以完全象两个世界的人。语言不完全是文字本身,语言更是心灵的映照,心灵不一样,语言又怎么可能一样?不同心灵的人说出来的话那简直是天遥地远,奈何?无奈何,生命本如此,无须苦恼,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随风而去是也。

这几日闲来翻看了《酒狂》曲谱,试着看谱奏曲,因为在智藏法师那里听过他弹奏过很多次,很有印象,自学起来竟然很顺畅,没想到原本以为很深奥曲子给我搬弄出来了,在古曲中少有节奏这么快的,弹奏起来酣畅淋漓,符合我的个性,心情特别释放。只是末尾那个收尾字谱繁复,将它先忽略去啦,下次去法师那里的时候再请教。此曲传说是魏晋时阮籍所作(公元220——公元280),“传说阮籍为人正直,号称“青白眼”,对势利之人,投以白眼;对志同道合的人,报以青眼。据说统治者司马昭派人向阮籍的儿子求婚,阮籍曾一连六十天喝得酩酊大醉,避而不见。《酒狂》这首乐曲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创作出来的。”

想听的人可以进http://www.imboke.com/myradio.asp?castid=24548 看看是否听出酒后佯醉的心态。当然这不是我弹奏的,千万别误会了。

作者:误解

《奈何? [原]》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误解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