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名人“名”言一览

发表日期:2004-12-2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作者:公民印象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曹雪芹
  
  也许可以仿照歌德还说过的一段话,这么说:这世界现在太老了,几千年以来,那么多的重要人物已经生活过,思考过,现在可以找到和可以说出的新东西已经不多了。我们对于真理必须反复经常地说,因为错误也有人在反复地宣传,并且不是由个别人而是有大批人在宣传。在报刊上,在辞典里,在中学、大学里,在网络上,在书本上,错误到处流行,站在错误一边的是明确的多数。我们是否要看看脑袋是否还在自己的脖子上呢?
  
  人们常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那或许是指事物的多样性,或者物种的多样性。但是,除了这些,其他的东西,比如人的观念,也是无奇不有的。古语云,“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或者由此可以仿造:愚者千虑,或有一得。也不一定。下面是我收集的一些“名人名言”,并不见得就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之类,也许还不是很奇特的,你尽可以不相信,但你不得不信!因为所记全是“实录”,并非杜撰。立此存照,后来者当知有此一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读者“师心自用”即可。有必要申明,排名不论尊卑,不分先后,所以请勿计较。
  
  老托尔斯泰:写小说是最没有意义的事情!
  (这位老练的、世故的俄国人,一辈子写下那么多那么有影响力的小说,居然这么说,你还能写小说吗?你还敢写小说吗?!抄袭小说已经变得很容易的了。注意:原话见《托尔斯泰论文学书简》)
  
  胡适之:“《红楼梦》毫无价值!”
  (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后期或者六十年代初期,胡适先生到台湾的一家广播电台去为《红楼梦》广播做宣传,结果大家冷不防大名鼎鼎的胡适之如此开场白,大家一头雾水。)
  
  胡适之:“冯芝生,北大最愚蠢的教授!”
  (钱穆老先生在《八十亿旧》中记下了这句话。我们怎么看待冯友兰老先生的呢?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冯先生等人从印度考察归来,那时候的北京城门还没有撤除尽吧,汽车驶入城门时,冯先生正在思考:“车过城门,人伸出车窗外的手为什么要收进来?”还没有来得及想清楚,冯先生的手就被城门撞成骨折!到底是中国研究理学的哲学家!)
  
  季羡林:“大师是不可能超过的!”
  (季羡林先生现在成了国学大师,这话是甚么意思呢?此地伏银三百两?还是“夫子自道”?还是季氏之心,路人难晓?还是其他……?)
  
  季羡林:中西文化主导世界潮流,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二十一世纪就将是东方文化的世纪。(大意)
  (这句话,很逗人喜欢,因为我们最喜欢这样的语言,也最幻想这样。但我还是联想到陈伯达1966年的名言:“人类的文化是从东方开始的,后来转到了西方;经过一次往返,现在又在更高的水平上回到了东方。”不知道季羡老是不是听过当年陈伯达的这次演讲呢?历史专家们去考订吧。)
  
  谢 泳:“一个人的民主风度,最主要的不是看他们在大事上的表现,而是要看他们在平常生活中如何待人接物。我们过去研究历史人物,是不大重视对历史细节评价的,也就是说评价历史人物时,总是看他们参与的那些大事,而对于他们的日常生活却忽略了。”
  (这话说得蹊跷。汪精卫在日常生活中可以说是很受人喜爱得啦,但他的汉奸罪行就不要看看了?贪官污吏们十有八九都是八面玲珑的人物,呼风唤雨,如鱼得水,好话说尽,坏事干绝——还能是好人?谢先生的话可有点偏。)
  
  毛志成:“律诗盛行于唐际,曾将此前的非格律诗称为古诗。言外之意,唐的格律诗才是‘新诗’。近代有人将‘自由诗’(即无律无韵、肆意写出的诗)称为新诗,其实错了。楚辞汉赋大都无律无韵,屈原的诗索性被人称为‘长短句’,颇自由,但却被唐人成为古诗。唐诗成了‘新诗’,新就新在懂了语言秩序。近百年来的‘新诗’之所以成就不显,亵渎语言秩序是失误之一。遗憾的是,眼下的诗人始终未悟。”
  (这段话见于毛教授新近文《文化反刍篇》之开首一节《唐诗才是新诗》。记得经济学家凯恩斯说过,人过了二十五岁还能接受充分的新知识,那才是奇迹!虽然言有夸张,但也还明白,人的知识的惰性很可怕,也就会越来越昏聩,所以人们强调要不断学习。毛志成先生是写家,也是文学教授,但这段话有些让人意外:毛先生怎么也老得昏聩了不成?不然还让人觉得写这段话的毛先生是唐代的人呢。至少,毛先生说话的时间基点是放在唐代。今人讲的古诗,概念上所包括的时间段或者时间区间是今时代之前,而唐代人的古诗概念所包括的时间区间才是毛志成先生所言者。杜甫有诗曰:“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尔曹身与名俱裂,不废江河万古流!”说的也能代表文学的“与时俱进”啊。再说,按照毛先生的思维逻辑,那么唐代人的“古代”才是真正的“古代”,今天的人们所谓的“古代”从唐代以后都要称之为“新时代”了——这怎么得了呢?在进一步,恐怕“儿子的儿子的儿子”也只能算是“儿子”了——岂不乱了套?!还有,毛志成先生说“‘自由诗’即无律无韵、肆意写出的诗。”这些“自由诗”到了毛先生眼里都成了“肆意写出的诗”,如此高论之高,实在吓人得紧。难道教授们知识越多越糊涂不成?!)
  
  钟健夫(童天一):对于那些领着国家工资,享受公家福利,却以批判公家为崇高,以批评公家为乐趣的“公家知识分子”,我认为在道义上是有问题的,除非你的批判是为了完善公家体制。按我们“市场知识分子”的原则,凡养活自己的单位都是客户,收了钱,我们就应当提供相应水准的服务,这是最基本的公平原则。如果对方是一个不义的企业,不法的经营者,我们可以不为他们服务。如果你收了别人的钱,却不给人家干活,或反过来说别人的不是,那是欺诈,不仅江湖规矩不许,律法更是不容。现在有的“公家知识分子”,以反体制的诉求为荣,却厚颜地吃着公家的饭,这样的人根本不配谈“人文精神”,让我们“民间知识分子”瞧不起。有能耐就把公职辞了,成为“民间知识分子”,该干吗就干什么,那才是条好汉。
  (这是钟健夫在其《谁是“民间知识分子”?》中一段高论。真是在商言商,评价一个知识分子的言论要以商人的“买卖”的标准来衡量了:一分钱一分货。依照钟先生逻辑,那些领着国家工资、享受公家福利之“公家知识分子”,既然被政府“养”起来了,就应该“顺从”于政府和官家。这哪里是现代人说的话,分明是封建老古董的调调儿,满嘴“买身为奴”的哲学。钟先生语云:“如果你收了别人的钱,却不给人家干活,或反过来说别人的不是,那是欺诈,不仅江湖规矩不许,律法更是不容。”“江湖规矩”,笔者不晓得,但——“如果你收了别人的钱,却……反过来说别人的不是……(则)法律更是不容。”——那就奇怪了,言论的权利也被法律剥夺了,这是哪国的法律?!国民党也不敢这样立法呀。大概黑社会就要这样了。——所以,我说,这还是昏话!再仔细看下去,原来是为了说明只有钟先生这样逻辑不通、封建式样的老股东们,即他们“这些存活于市场的知识分子,更像‘民间知识分子’,并且更有资格代表民间发言。”既然要这样,那就说好啦,好像还没有谁与你争嘛。)
  
  亚里士多德:“女人的牙齿数比男人的多!”
  (你张开嘴巴,能数清楚自己的牙齿数吗?你夫人的呢?所有男人的呢?所有女人的人?亚里士多德直到我们自己,有几个人统计过这数字呢。请别笑老亚里士多德。自以为是,思维定势的误导,这是谁都会犯的毛病。)
  
  毛泽东:“倒找我三百大洋不读新诗。”
  (是!大实话!这就不好说了,新诗也不会让你看到的呢。)
  
  毛泽东:“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
  (这是给不识字的人、小家伙们灌水呢,还是给那些自以为是者敲警钟?或者两者兼而有之。政治家说话都是有目的呃。下心上当!狗不理包子里边包了老鼠药不是?)
  
  马克思:“怀疑一切!!”
  (马克思肯定也在怀疑自己,以及自己的判断,马克思主义完全是后来的追随着们戴的高帽子。能够怀疑自己,这是理性的原初形态,也是走向成熟的第一步。没有怀疑的精神和怀疑的勇气,没有怀疑的智力和怀疑的思考,就不会有审慎的思辨力,就不会有真正的科学的理论,一时兴起甚至于梦游般的狂想也会堂而皇之冠以科学的理性的美名,以学术的形式和哲思的姿态推向公众。如此,胡说八道以及一鳞半爪的偶然想到便会成为统驭全局的所谓深刻的思想体系,学术道统,于是真正的思想和学术便被生生地扼杀了。因为学术思想的空间已完全被假冒的占据了。长满墨西哥水晶莲的池塘里再也长不出荷花!!多一点怀疑精神和姿态,多一点怀疑的声音和动作,我们的学术究能真正摆脱一以贯之的“矫情”和娇生惯养的脾性——我们的学者识最为脆弱的一群人,一有反对的意见,便会气急败坏,狗急跳墙,甚至于“恶向胆边生”,恨不得以杀手的手段置对方于死地而后快。反右、文革,以及后来的无数次你争我斗,几乎无不如此。最近的张维迎也要气急败坏了,可笑!)
  
  江青(或者林彪?):“知识越多越反动!”
  (作为统治阶级和专制**者,这是至理名言!统治阶级,什么时候不是希望自己的臣民越愚蠢越好呢。连苏学士都“望鲁”呢,无可奈何呀。)
  
  马克思:(给恩格斯的信中)我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学好数学;任何一门学问,只有充分的应用了数学才会成为一门真正的科学!
  (马克思的怀疑精神可嘉!自己的学问也许他自认为就还不是真正的科学。所以,后来者要小心啦,别犯傻。你是否成了马克思的学说的一只虱子?!)
  
  毛泽东:“我就是马克思加秦始皇!”
  (爽快!!自我评价也很见公平,没有自我粉饰的样子,也不爱讲屁话。不过,给个等式吧:毛泽东=0.2马克思+0.4秦始皇+0.2农民+0.1诗人+0.1其他,还是英雄!不要说什么成功还是失败,也不要什么三七开,烦。这里需要解释。这个等式的意义本来很明显,也很明确,但是中国人最先新的还是中文语句,对于西方的这些数学表示方式总难免显得有些各隔膜。等式的意义可以这么说:毛泽东身上有百分之二十属于马克思,如此之类,依此类推。个人观感,不足为凭。)
  ……(to be continued——)
  04年12月9日,于西客站

作者:误解

《名人“名”言一览》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误解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