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从木子美看众生百态

发表日期:2003-12-2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作者:飘儿轻轻 


一直呆在网上却不知道到这个人,直到受朋友之托为朋友下载她的资料,我才认识了一个木子美。听闻之时无非就觉得木子美大约和九丹,卫慧,绵绵是一个类型的写手吧,都喜欢公开关注性生活,都有特大的胆量敢冒天下之大不讳暴露自己的私生活和真实想法。其实看多了这样的文章也不该再感到新鲜,更没什么惊奇的。反正,她给网络带来了一个不算新的话题,又给某部分网民们带来一个新的兴奋点,网络世界总不好老是那么平静,来点波浪水花,才能感觉得到生命还在衍生不息。 


跟着木子美在网络上溜达了一圈,我对这样的女人还是很感兴趣的,当然我不是男人,我对她的关注更多的是她的心理和她的思想,和她作为一个女性区别于其他女性的原因。先前对于那些用下半身写作的女人,我和多数人一样不以为然,但是从没有鄙视过她们,因为我觉得她们有一点是可爱的,那就是平常人不可能有的勇气,她们有这种东西,敢于真实的面对这个世界,面对自己,在这点上她们做得比多数男人更彻底。同时,我更认为她们是在做一种讲真话的游戏,把最本能最直接的心底欲望试图表达出来,不管用什么方式,而不象多数人那样欲盖弥彰,总是力求婉转含蓄的,周折的,十分辛苦的把内心底的人性欲望透露出来。总之如果她们想做婊子的话她们就会直接去做了,不象多数人想做婊子还要立牌坊。当然这个比较要在同等程度上进行比较,至少在才智上相当的女人群中,她们是活得最自我的。 


在有关木子美的话题中,不出所料,举目都是辱骂和宣泄。这让我感到自己又进了一次动物园,而且还碰到这些野兽们饿得发狂的高峰期。壮观,触目惊心! 


木子美的网络日记似乎并没有强迫别人非得去看,去看的人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或者出于什么原因,多半都是自愿的,不是有人拿着枪顶着吧。可却偏偏就有那么一些人看了之后还要赶紧故做姿态,说什么“不值得看,倒足胃口,不如看黄色小说,特恶心”之类的话,以掩饰自己看此书的真实动机。我看八成是因为原本想在木子美的文字里找到黄色的元素,刺激一下自己阳痿久不举的性欲,却发现它“一点也不黄啊”。失望之余,又有受骗的感觉,为了体现自己的高素质和高尚的情操,赶紧与木子美有关的东西划清界线。我倒觉得这些人特恶心,一方面在潜意识里希望有淫欲的东西满足他们的猎奇和窥私心理,一方面要“过河拆桥”,把人家骂得狗血淋头,装纯情,特恶心。 


所以千万别被这些表面功夫迷了眼,这些辱骂木子美的男人们并非是因为自己品德修为有多么高,也并非是出于什么改良社会风气之赤赤之心,无非就是因为木子美在文章中对那些在一夜情中虚伪的男性的蔑视和嘲弄触怒了这帮爷们。而这帮爷们最恨这样的女人,因为木子美竟然一点面子不给,把他们的君子牌坊活生生给砸了。以后还怎么和别人偷情呢,和他们偷情的女人都学木子美还怎么了得,坏了自己的好事不说,想在光天化日之下做伪君子都难了。于是他们振振有辞的说拒绝和木子美作爱,因为有什么什么什么的原因。也是,没有人在别人把自己丑陋面目暴光之后会感到舒服的,即使只是对号入坐。更烂的就是嘴上说不想出名,却又舍不得放弃一次出名的机会,不和她上床,那至少在文字上和她扯上点干系也好,算是意淫吧,而且安全。 


一片叫骂声中恰好暴露了男性世界里那种视女人为玩物的潜意识,现实中,从木子美身上他们可以找到刺激,并为他们的艳遇史甩上亮丽的一笔。他们宣称象木子美这样的女人只可以玩玩,不能娶做老婆,言下之意就是他们可以随便玩女人,但老婆还得找个“干净”的。天使总是长着一张最丑陋的脸,最不干净的人却更变本加厉的要求霸占最干净的东西,这就是心理补偿。同时对于性话题的过于关注,也正体现了当代人的性饥渴相当严重。只有在暗中渴望而又开始被公开默许的状态下,性欲的释放才会象火山爆发一样不可收拾,显现出扭曲而不真实的面目。这就是这个时代的典型特征之一。 


所以,我不想骂木子美,因为她的日记不过是说了些直接反映心底的实话,做了真实想做的事情,比那些伪君子不知道要高出多少倍。我也不同情木子美,因为她其实比任何人都来得有勇气和坚强,她付出勇气之后需要承受的东西超出一般人的想象,根本不需要同情。相反的我更同情那些躲在网络后面对她骂骂咧咧的人,他们才是灵魂最脆弱的一群。我也不打算赞美她,因为她想到的更多是图一时之快,有名有姓的侵犯了别人的隐私权,怪要怪这个时代把话语权泛散了。但她也实在没什么好指责的,她到底说了些什么,或许都只是一种思维行为的尝试。我最不理解的就是她的日记原本就只是一种网络文字,有些人却非要拔高到所谓的文学高度去对待,难怪要唧唧歪歪的数落其缺少什么文学养分、缺少什么文学价值。首先站的位置和角度就不对,又怎么能客观的看待木子美的现象呢?真是一派学院派矫情造作的作风!现在这个时代,印刷出来的东西也不见得都非得是什么精品,社会信息的多元化,快餐和大餐,零食和饮料都可以同样面市。至于社会价值,很简单,她的思维方式引起了普遍关注,她的行为受到前所未有的争议,她的出现使博客这种新兴的媒体因她而瞬间家喻户晓……因此闭着眼睛说她的存在没有社会价值也是不客观的。 


这个时代之所以沦为生殖器的时代,之所以涌现出众多下半身写作的写手,之所以这类文章每次都可以引起轩然大波,迎合众多人的口味,不正是反映了被压抑过头的当代人性欲望底线的彻底崩溃吗。在物质越加的丰富,信息越加的便捷的时代,相应的本能的欲望越加需要得到宣泄。是不是说明这个时代最需要关注的就是你的性欲望和性健康状态呢?并不是几个写手有什么问题,我看是这整个时代都有问题。写的人、骂的人都有问题,因为我们生活在同一个空间里,拥有同样的大生存状态——几千年封建文明的压抑,几千年的传统性思维的熏染。还有一个需要考虑的是,人所谓自由的限度究竟是多少?人有没有权利暴光或者出卖属于自己的隐私?我想这个阶段正是人性长久压抑,矫枉过正的病灶必然带来的后果,等扭曲的欲望逐渐淡化后,一切又会恢复它原来的样子。 

2003-12-18

作者:误解

《从木子美看众生百态》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误解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