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一千年前,佛法北上;一千年后,我往南去——缅甸曼德勒、蒲甘游记(明卡巴村之二)

发表日期:2011-01-25 摄影器材: 尼康 D700 景区:蒲甘 点击数: 投票数:

Mingala-zedi的斜对面就是Gu-byauk-nge和Gu-byauk-gyi,这个名字在前面“蒲甘周边之四”中提到过,同名的双塔是江喜陀王建的,在娘乌边上,山羊在上面练杂技。而这里的同名之塔中,Gu-byauk-gyi非常值得一去,它是由江喜陀王的儿子Rajakumar在1113年所建,已纪念他父亲的辞世。Rajakumar的生母是一位高僧的侄女,江喜陀跟她对眼的时候还在落难之中。等江喜陀登基后,Rajakumar就成了太子,不过最终都没成为王,因为他的父亲直接把王位传给了孙子。我到Gu-byauk-gyi的时候大约8点半的光景,寺庙大门还锁着,跟四周卖砂画的打听了一下,原来管钥匙的和尚吃早饭去了。下午我从新蒲甘回来的时候再去了一次,这回终于看上了。寺庙是早期孟式的,里面很暗,但是壁画非常精美。教科文组织在这里搞了一个课题,就是用特殊的药水在不损伤壁画的同时将壁画表面1000年积下来的黑色的尘泥洗去。后来教科文组织跟军政府闹翻,课题组就黄鹤一去不复返。于是塔里工作人员一边向游客阐述教科文的功绩,一边呼吁他们尽快归来。寺内有供手持的电灯拖着长长的电线,方便游客举着慢慢观赏。拍照是被禁止的,我看四下无人实在没忍住拍了一张,结果清脆的快门声迅速将工作人员招来,见我正举着灯做观赏状,只能用恶狠狠看我两眼,并不能说我什么。



Gu-byauk-gyi



Gu-byauk-gyi的入口



Gu-byauk-gyi内的壁画



正在创作砂画



边上僧院内的白塔



四周的塔群

再往前去,就进入了明卡巴村的核心,马努哈寺(Manuha)的所在。马努哈寺的得名来着于它的建造者,马努哈王。这位老兄原本是直通国的老大,当年阿努律陀王派使者就是跟他去借的三藏,他不给(废话,当然不给啊。胡哥向奥巴马借白宫,奥巴马能答应不?),阿努律陀王大怒。国际关系向来凭拳头说话,阿努律陀王大怒的后果就是发兵揍他丫的。直通亡国,三藏被抢,马努哈被俘虏,拿到了蒲甘的居住证,按北京的政策上个车牌都无望。阿努律陀王还算大气,没动马努哈的私产。人说瘦死的国王比骆驼大,马努哈虽然倒了台,小日子过得很不错,但心里一直很憋屈,于是他想了一个法子来泄愤,建庙。申请递出去阿努律陀就给批了,建庙是件大功德,属于先进文化,值得政府提倡。于是在1059年,马努哈前国王变卖了一些珠宝,建了这座佛的经济适用庙。庙不算大,但是里面的佛像非常大,三尊一排,把寺庙撑得满满当当,连走路的地方都几乎没有——表现了马努哈对于现状的不满(没空间,穿小鞋,关站笼)。从佛像的边上侧过身绕过去后面居然有一尊巨大的卧佛,空间真的一点也没浪费。边上有楼梯可以通到卧佛的上面去,现在锁着,不对外开放。



Manuha



Manuha门口巨大的金钵



上去张望一下



憋屈的佛像



经济适用庙



后面巨大的卧佛



Manuha两口子

南琶雅 (Nanpaya)在马努哈寺的边上,有传说这里曾是关押马努哈的地方,也有传说这里由马努哈的侄孙Naga Thaman王子所建。Nanpaya是蒲甘第一座洞穴式寺庙,窗户很小,里面黑咕隆咚的。寺内有四根巨大的石柱,下部雕琢有梵天的形象,因此有人说这应该是印度教的庙宇后改的。寺内有个老太太,操着非常难辨的英文给游客讲解。有几处梵天的心脏处被挖空了,她解说是二战时日本人干的,话刚说完她赶紧问我不会是日本人吧。据老太太说,原本四根柱子间的神坛上有佛像,现在搬到考古博物馆里去了。柱子的上部浮雕有下垂的植物,葡萄藤、莲叶、苦楝叶,非常精美。离开的时候,老太太伸手讨钱,我把零钱都给了她,大约几百K,现在回想起来是小气了。寺庙外面的空地上有不少卖漆器的摊子。围着寺庙转悠的时候,一个小姑娘主动上来做讲解。不是碰上好心人了,小姑娘是摆漆器摊的,希望我游览完毕去看上一眼。竹漆器是明卡巴的特产,相当值得看上一眼。远观非常漂亮,跟中国的木漆器可以一拼,但是拿到手中细细把玩,还是能发现细节的不足之处。一个小罐,小姑娘喊价10000k,我直接放弃。小姑娘非常执着,一路降到2000k,看我仍不为所动,直接就怒了,问我多少才要。我想了一下,回道1000k。小姑娘破口大骂,不欢而散。



Nanpaya



四柱围绕的神坛



柱子上的梵天像



下垂的植物浮雕



被鬼子掏了心



细密的砖窗



外墙上的雕花



窗上的佛像

从马努哈往南走大约200米,就是Apeyadana寺。Apeyadana是江喜陀王王后的名字,当年被Sawlu赶出王宫后,江喜陀在路对面的Nagayong躲雨,而他的妻子Apeyadana却在这边等他,很琼瑶剧的情节。江喜陀登基后,特在此地建寺庙来纪念,寺庙以精美的壁画而著称。Apeyadana的意思是“失落的珠宝”,王后是孟加拉人,大乘佛教的信徒,因此在壁画和雕饰上能找到菩萨的形象。



Apeyadana



庙中的佛像



壁画01



壁画02



壁画03



黑牛



菩萨像



神龛



神龛中木佛

说到菩萨,还是想唠一下大乘的嗑。记得前面按下后表过,自然要言而有信。大乘梵文是Mahayana,是个复合词,其中Maha是大的意思,而yana就是车乘的意思,意思就是相对于上座部渡的人多,是众生。对于大乘的普渡,我跟朋友争论过。“己未渡何以渡人?”是我的答复。我的意见是如果已修成正果,在来谈普度众生,是好的,是对的,自己都没通明,还准备往高层次带人,就太那个什么了?大乘佛教在耶稣被钉死的那年上下成型,不像南传有清晰不断地传承关系,大乘的出场比较神奇。现在基本都承认大乘的源头最早追溯到龙树。而法从何来,龙树的解释是大龙菩萨接引他去龙宫学习大乘妙法,取回华严经。牛不牛,完全是潜水派。不看这些志怪,在我看来大乘的产生是基于多种思想的融合。牛逼的亚历山大从地中海一把干到恒河边,公元前326年,希腊的神学和哲学思潮开始与印度的佛教婆罗门思想碰撞发酵。原始的佛教很个人化,平民化,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现代意义上的宗教。表现在没有关心世界的终极创造者,表现在更多是生活哲理的阐述而不是形而上的论证。发酵的结果是创新,首先教主有变化,原本佛祖大人只是说他是自行悟道的,至于道由谁定没有说。在大乘里,引入了阿弥陀佛的概念,无量光无量寿,无穷世界无量佛,皆由光中出。其次是提出中观和唯识两个形而上的概念,提倡要不俗有真空体虚如幻,要不外无内有事皆唯识。在组织架构方面也相应有大发展,既然佛祖涅槃时说自此之后无佛,有佛皆魔,后来这些长老们不敢称自己为佛,于是发明了菩萨这个果位,比佛略低,比罗汉强太多。慢慢的佛祖在世俗中渐渐隐退,而菩萨们开始长袖善舞。同时,经典的文字也有变化,从佛祖时期的巴利文变成梵文(佐证了婆罗门教的影响)。大乘佛教从原本的北方,东方开始向南方,西方迁徙过程中逐渐成型,迦湿弥罗成为新的佛教中心,这里是贵霜帝国的首都,帝国的疆域包括现在的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由月氏人征服亚历山大留下的希腊化帝国后所建。迦湿弥罗这个名字在中国佛教界非常响亮,一波一波传经的外国和尚很大一部分都来着于那里。佛灭后四百年,在迦湿弥罗的迦腻色迦王让肋尊者主持召集五百阿罗汉结集三藏,即用《优婆提舍论》注释经藏,用《毗奈耶毗婆沙论》注释律藏和用《阿毗达磨毗婆沙论》注释论藏,三论合集统称《大毘婆沙论》,开创了三藏中的论藏。所谓论相当于辅导教材,就是对佛祖经文的演绎和再解释。解释权拿到了手,权力也就到了手。更有不过瘾的,觉得写写论不够有影响力,干脆用“如是我闻”开头,替佛祖立言。这次集会,大乘派称之为第四次结集,与南传的相对。除了西方思潮和婆罗门教,另一个与佛教合体的是瑜伽。瑜伽是一种教派,不是我们常说的凹造型。合体的结果就是出现金刚乘,讲求用特别的姿势(手印)和口令(咒语)获得宇宙的力量。金刚乘在唐代松赞干布时代传入藏区,两位大师寂护和莲花生大士(这个很有名吧!)前后入藏,从此才有了藏传一派。作为先进文化,应该是与时俱进,吐故纳新,不断融合,不断扬弃的。从这个角度来说,大乘除了无根基,的确比南传的强。大乘到了中国,生命力愈发旺盛,和道家学说融合,和儒家文化融合,而今的中土佛教已经自成一派,自圆其说。所以严格说起来,中土佛教、大乘佛教、南传佛教可以算不同的宗教,虽然都拜佛,就像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都信上帝。按照犹太教,上帝会亲自来跟信徒沟通(十戒);到基督教就派儿子来了;到伊斯兰教原来那个儿子不是儿子只是个先知,最牛的先知是穆罕默德本人。佛教也驻代进化。原本佛祖最牛逼,亲自在世间往高层次带人;到大乘,最牛的变成了阿弥陀佛,无量光中生万物;到了中土,情况更复杂,佛是经常有,菩萨满地走。去除不太露脸的大佛,操作层基本由大菩萨掌控,各分管不同条线,在中华立道场,小一点的佛只能打打下手。如果把南传、大乘、中土看成各表一支的不同宗教,这样就不会互相攻讦,就能相安无事,众人也好各取所需。还是金刚经说得好:一切有为法,皆梦幻泡影。



砖窗01



砖窗02



砖窗03

Nagayong的意思是“蛇头挡雨”,话说当年江喜陀得罪了他的兄弟——修罗王(King Sawlu,1077-1084),从宫里跑出来,在此地突遇大雨,一条巨蛇昂首给他挡风遮雨(有没有一点佛祖七周圣地中第六周美兰湖故事的意思,参见“蒲甘旧城之一”)。因此在他登基后,建立了Nagayong庙来纪念。关于修罗王的故事,实在很离奇,不得不介绍一下。修罗王是伟大的阿努律陀王的儿子,继承人,江喜陀的大哥。修罗王从小就被立为太子,他和他奶娘的孩子亚曼堪(Yamankan)从小玩到大,关系很好。修罗王38岁继位,立他老爸的孟族妃子玛尼三妲( Manisanda)为后。为了统治南方孟族区域,他任命有孟族血统的亚曼堪为南方的总督。在护国法师(注意前文江喜陀太子的外公是个大和尚)的敦促下,他召还被放逐的兄弟江喜陀,任命他为北方的总督。江喜陀是被他老爸放逐的,当年他老爸怀疑江喜陀与玛尼三妲有一腿。很快,江喜陀又被修罗给放逐了,原因跟上一回一样。根据编年史的记载,亚曼堪跟修罗闹翻的过程相当戏剧。有一回亚曼堪跟修罗玩扔骰子,亚曼堪赢了,欢呼雀跃不已,修罗看不下去,说:你丫要是真man,就造个反给我看看!于是乎,亚曼堪回到领地直接带着孟人反了,以证明自己不是二尾子。叛军顺着伊洛瓦底江一路北上,在1084年兵抵蒲甘南面数公里的一处江心岛。修罗王赶紧把江喜陀召回,任命他为大将军,并御驾亲征。大军向南进发,到Myinggun列阵,江喜陀原本希望以守代攻,以逸待劳,但是修罗王不干,坚决要冲锋。结果就掉到亚曼堪的包围圈里,军队溃败,修罗被俘。江喜陀一直试图去营救,而修罗不肯跑。他以为江喜陀要取他性命抢他王位,而亚曼堪是发小,一定不会害他。结果是他猜错了。亚曼堪干掉修罗后不久被猎人的毒箭所伤,一命呜呼,最终江喜陀成功登基,成为蒲甘王朝第三任国王(在我看来,很难说修罗就猜错了,江喜陀作为最终的受益方,很难洗脱嫌疑。历史是胜利者写的,结果很神奇,很没有逻辑)。在Nagayong寺内有三座金佛像,中间的大,有人两倍高,顶上有遮盖。走廊的四壁有很多壁画,保存得非常好。在这里我又碰到大连那两口子,他们是坐马车游的,果然神速。



Nagayong



门厅两侧的神女



坐佛01



坐佛02



坐佛03



主殿中的金佛 地上坐着的是大连mm



残留的壁画01



残留的壁画02



还是佛像



大连一家坐的马车

Nagayong的斜对面是Soemingyi寺院,由一座舍利塔和残败的寺院遗址组成,建造年代可以追溯到12世纪。“Soemin”是蒲甘王朝期间对于王妃和公主的一种尊称,所以一般认为寺庙的建造者应该是位贵妇。塔的外形很Zedi,差别在于没有阶梯可供登顶。可能是维修的缘故,塔边搭有木梯,试了一下还算牢固,赶紧爬上去看上一眼。从上面往西可以看到伊洛瓦底江,往南,Soemingyi寺院的遗址尽入眼帘。寺院的东面开门,西面是两层的佛堂,一圈独立的精舍残垣围绕着中厅。在蒲甘,通常精舍是方形的独幢建筑,象这样的蜂窝型结构是独一份的。



Soemingyi塔



雕花



兽头



往西是江



散落的无名塔群



塔尖如针扎



远处的Mingalazedi上群鸟飞舞



对面的Nagayong



路边劳作的工人



南边是Soemingyi寺的废墟



Soemingyi寺佛堂中的佛像



回望Soemingyi塔



Soemingyi寺合围出来的中厅



东边开门处

再往前去不到新蒲甘的地方还有一组塔值得一看,Seinnyet Ama和Seinnyet Nyima。Ama是姐姐的意思,而Nyima则是妹妹,姐姐是座庙,而妹妹是一座实心的舍利塔。庙中有个卖砂画的小伙子,为了吸引游客买砂画,会提供简单的讲解服务。庙中有阶梯可以登塔,但是地面毁损的厉害,赤脚进去需要十分小心。据小伙子说,这两座建筑是一对姐妹捐造的,我觉得是附会。其实这组建筑建造于11世纪,要特别注意一下舍利塔的形状,跟别处都不同,覆钟式样上小腰身的设计增加了建筑的美感。



妹妹塔



妹妹塔的细部



金色处是Lawkananda

新蒲甘的新从棋盘般整齐的街道就看得出来。在新蒲甘除了Lawkananda塔外没有什么值得推荐的名胜。Lawkananda的名字我在“娘乌周边之一”中提到过,它是佛齿舍利四影骨的埋藏地之一。Lawkananda在伊洛瓦底江边,跟不怕丫的地理位置很像,唯一不同的是它的形状比较传统,不如不怕丫出彩。Lawkananda由阿努律陀王在1059年建造,比瑞西宫早17年,可能是最早一座覆钟型的缅甸佛塔。伊洛瓦底江正好在这里有个小小转折,从寺院的平台上北眺,大江扑面而来。理论上,这里也是看长河落日的好地点,不过考虑到日落后巨长无比的回家之路,捧场的人很少,除非你是住在新蒲甘。新浦甘有很多住宿的地方,从客栈到度假村选择面很宽,据说这里的价钱还是要比娘乌稍贵,加上周边配套设施并不完善,背包客绝少选择此处。



Lawkananda



大江扑面而来

从Lawkananda出来,我就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扔在车筐里地图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掉了。那张地图上画满了我的路线规划,没了之后就全无方向。我从来路慢慢往回骑,仔细在路面搜寻,结果却一无所获,在新蒲甘村口有游客中心,赶紧冲进去问有否地图。里面留守的大伯答曰要1000k,哈哈,有就成,钱不是问题。破财消灾之后心情略好,一看时间已经是午饭时间,看看路边有路牌指向一间餐馆,日落花园(sunset garden)。餐馆在江边,非常漂亮,用餐的大都是旅行团,西洋鬼子的干活。看了菜单,不是太便宜,最主要是菜价要加10%的服务费还要再加10%的税。我要了一道蘑菇烧鱼,就着米饭吃完,味道还不错,一算帐要6000k。出门来才看到广告,应该点中式套餐,8000k,加费加税不过10000k,毕竟那个是四菜一汤。哎,人生总有遗憾。



日落花园餐厅



日落花园餐馆外的大坛子



江中的渔船

话说祸不单行,填饱肚子后我有点飘飘然,心想下午的时光去哪里打发呢?看了新到手的地图,从新蒲甘有一条土路可以回明卡巴村,重点是土路路过一个地方,地图上写着Lake。走,不走回头路,也不走寻常路,去湖边,去探险!在蒲甘,除了有限的公路之外,广大的平原上都是土路。上了路就会发现,太考验判断力了,鲁大师曾经说过路是人走出来的,可惜在蒲甘地界上不仅仅有游客,当地的村民为了生活不停地创造着路,于是我没走几十米就需要赌上一铺,这么多岔口哪个该是地图上的那一条。可惜我的赌运很差。经过无数次回头,艰难地向明卡巴村挺进,午后的烈日烤得我七窍生烟,时不时要找个个树荫补补水,补补霜(防晒霜)。



土路上的残塔01



土路上的残塔02



土路上的残塔03



与羊群不期而遇

终于我发现了一个应该象湖的地方,说应该象的原因是湖水已基本干涸,最多只剩下十几平米的水面。我一兴奋直接骑车冲了进去,等跳下车来,发现自己杯具了。蒲甘这个地方很有意思,虽然在江边,但是广阔的平原很有沙漠的风光,土路上经常是一层厚厚的沙子,车骑起来阻力巨大,下来推反更给力。仙人掌随处可见,但是它跟另一种植物相比,基本属于观赏类的。那是一种非常可怕的植物,我不知道是不是沙棘,通常是灌木大小,也有长成大树的。长满郁郁葱葱的叶子,似乎没什么危害,仔细看看就能发现枝条上布满了尖尖的长刺。嫩的时候,枝条和长刺都是绿色的,枝条柔软有弹性,但是长刺已经很硬,能够伤人。等枝条老了,长刺木质化变成深褐色,直接就是狼牙棒。就算落下来变成了枯枝,长刺依旧坚硬锋利。这样一根枯枝在地上,自行车压过绝无幸理。而现在这个干涸的湖床上,到处都是这种枯枝,刚才兴奋地冲刺的后果就是使我两个车胎彻底扁平化。从那个破湖出来,我的情绪异常低落,四周都是荒野,一切要到明卡巴村在说。于是我就骑上车胎全瘪的自行车,愈加艰难地向明卡巴的方向进发。一到明卡巴村,我向第一个遇上的村民打听哪里有补胎的地方。村民很热情,七拐八拐把我带到修车铺。修车的大爷让我在院子里找地方坐下,而他就兴致勃勃与破胎搏斗去了。大爷忙活了快两个小时,一共补了七个洞,补胎的收费是按洞算的,一个洞500k。在蒲甘停留期间,无论我多么小心,最终花在补胎上的钱高达5000k,还不算有两次我是瘪着一个车胎骑回旅馆去的。以至于我有一天晚上做了梦,梦见我骑着一辆车胎上镶了一圈的陶瓷装甲的自行车,轧过层层叠叠的刺条堆就像嘎巴茴香豆。话说要想不破洞,除非不上土路,或者只上马车通行的宽阔的土路。但是人生的乐趣就在于冒险,破胎的懊恼终究抵不上柳暗花明那一瞬间的喜悦。



害我不浅的湖



修车的大叔



大叔家小孩的下午茶

接下来是应读者要求的攻略时间:
1、明卡巴村的寺庙内部有很多壁画,采光很差,记得带上强光电筒,最好是头灯。
2、Gu-byauk-gyi内四下无人的话用DC可以偷拍,DV更佳,单反动静太大。
3、走土路的话要戴帽子,阳光太烈。记得穿长裤和快干长袖衬衫,避免被荆棘划伤。
4、从明卡巴的位置看,如果傍晚去,登塔后风光更佳。

欢迎各位移步wormview.poco.cn更多照片,更多精彩!

 

关键词:自由行旅游缅甸

作者:虫虫

《一千年前,佛法北上;一千年后,我往南去——缅甸曼德勒、蒲甘游记(明卡巴村之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虫虫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