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奔向你,我的心没有回程(三)禾木精华

发表日期:2011-01-25 摄影器材: 尼康 D90 景区:新疆 点击数: 投票数:

 记得
那一夜
抬头
我  看见流星滑过
又是谁的泪
坠落天涯
  
徒步禾木•似水流年

  
记不清怎样开始的,不觉间已走上了那条飘着落叶的长长山路。
  
天空在镜头里亮得有些泛白,灰于我们脚下扬起,一路长有丛簇的草,林立的树,金黄与绿色、枯萎与繁茂参差着,总让我想起席慕容的那首诗:
  
穿过了种满新茶与相思的山径之后
我知道
前路将由芒草凄凄的坡壁  
直向峰顶
就像我知道
生命必须由丰美走向凋零

  
偶有牛羊和马匹走过,扬起更大的尘土,我们开始把头巾捂上,帽沿拉低,扣上墨镜,个个都武装得像个东突分子。
  
蓝色的喀纳斯河在我们视线中不断蜿蜒,美丽却不曾为谁停留。
  
自然是平静的,不平静的,是行者的心情。








太阳有些偏西的时候,我们在一个河谷里扎营。
  
暮色迅速沉去,吊在枯干上的那一盏孤灯和着寒夜亮起,昏昏的拉着我们长长的身影不断摇晃。我们暴晒了一天的脸庞,在飘起的饭菜香气中写满渴望,垂涎欲滴。锅盖每次打开,群狼都蜂拥而上,转眼酒饱饭足,篝火燃起。
  
“革命军人个个爱老婆,七个八个九个不嫌多。遵守纪律一人发一个,调皮捣蛋发个老太婆。”
  
“土豆哪里去挖,土豆郊外去挖,一挖一麻袋,一挖一麻袋。”
  
“屋外没灯好黑哟,屋里没灯也黑哟,到处没灯都黑哟。”
  
呼吸和骏鹏即兴的歌声带着大伙将这场晚会推向高潮,我们围着火焰唱着,跳着,笑着,闹着。人生若如此时,还有什么不能忘。纵情中,我们与大山一起溶入夜色,化成身边的潺潺流水,细数流年。
  
火逐渐微弱,四周显得更是黑暗,走开一段,几乎看不到什么。风带着寒气开始一点点侵入我们的皮肤,大家相继睡去。无聊,寻风,CAT,呼吸和我,仍然没有睡意,坐在火堆边看火光静静地跳跃,做熄灭前最华丽的燃烧。
  
渴望熊熊的篝火真能燃尽暗夜,却最终熄灭。
  
怔怔抬头的瞬间,我看到,有流星,滑过天际。
 
 
更多的禾木徒步图片请点:徒步禾木
 



经过它身边
我听到歌唱
细碎温柔








不喜欢那小小的帐篷。
  
狭窄的空间,胸口闷得喘不过气,心分明而快速地跳着。
  
永远也无法适应看不穿的黑暗。
  
把头灯挂在帐顶,看着随风晃动的灯影,听着时远时近的呼噜声,痴望一夜。
  
冰冷而漫长。
  
带着一夜的寒霜,带着重重的疲惫,带着寂寥和困倦,早早睁开双眼。
  
天,刚微亮。
  
很长时间以来,没看到早晨的河水,人,风和太阳。对熟知我的人,仿若奇迹。而这样的日子,将在未来的一个月继续着。
  
清晨的山野仍透着凛冽。东边天际,有微红探头,清淡而又温暖,划破天空的单一和宁静,在脸上反射出淡淡的影子。
  
河水刺骨,薄雾朦朦,空气时流动时静止。突然想起夏天的日月,山,长无止境的路。于是,一种忧伤和思念在异乡开始逆流成河。 

 

更多清晨的图片请点:




 
夜里零下十几度,风呜呜响,所有衣物穿身上,套上睡袋,还是冻得够呛。
清晨帐外,结了一层冰。
毛巾,衣服,裤子,拿起来,都直挺挺的。
我挥舞着就来了句:倚天不出,谁与争锋!
 


昨夜战场
两麻袋垃圾
收拾干净统统带走



一群东突分子
 
 
出发了

 



这张,是从禾木回来后,在车上拍到的。
云下边,那天我们扎营的河谷
 




 



当视线和步履变得漂浮的时候
禾木,到了
 






我喜欢
岁月漂洗过后的颜色
喜欢
那一首
没有唱出来的歌
  
禾木•岁月如歌

  
下午的时候,和表姐,安言,大大到河边闲坐。
  
远处几只吃得肚圆可爱的小鸟不断啁啾,阳光细碎温柔,温暖倾洒人间。闭上眼的时候,林子里吹来的轻风拂面而过,带着秋日叶的香。
  
心里寂静,安详,有饱满的感觉。
  
那时的场景和语言都很美。
  
风和枝叶在交谈,日光与河水在对视。
  
而我沉默,没有插嘴的机会。也没有插嘴的必要。
  
抬头,有浮云,刷子般抹过天空,清澈纯净的彻彻底底,让人感动。
  
喜欢置身幻境,喜欢在虚幻与现实的夹缝中漫步,而禾木是美的,美得有些不真实。成片成片如油画般的林子包围着它,山的棱线很清楚的分割着天空,偶尔有一只黑鹰掠过寂寞的长空,在水光的明暗交织中你可以感觉到一种忧郁,如同梦境。
  
铺满落叶的白桦林,使我的灵魂舒展得要冲脱出来,本就属于自然,呼吸着旷野的气息,踏在厚实的泥土之上总使人回归和感动。世界此时单纯得有如叶尖的那一滴甘露,静静等待朝阳。
  
这刻,世间的纷扰,人世的名利,仿佛都被崇山峻岭和层层茂林所过滤,留在了山谷之外。
  
天空飘云,林间风吟,慵散的时光里,今夕何年。

更多禾木的图片请点:禾木--现实与梦境




夜里停电,我把蜡烛点亮,躺下,伸出双手对着烛光,自己的手影在墙上变成一只嘴巴一张一合的狼。暗暗的房间,晃动的光影,再配上个贴着大白面膜的鬼脸,估计挺吓人。自得其乐中,那头同伴们已在扯高嗓子喊着:吃饭啦!吃饭啦!有碗弄得当当做响。
  
晚餐在一天的趣味话题中哄笑结束,每一天,都是新鲜的。
  
在新疆小伙哈力冬不拉扬起的歌声中,大家手拉着手跳起舞。
  
漫天繁星闪烁,抚摸渐渐平淡下来的夜。过去的,未来的,当下的,明天的,都将逝去如歌。我把它印在脑海,置于心中一方土地,与之一起和时间消融,流逝。
  
我知道,有光照耀的时候,我仍将记得此夜,此时的:你,我,他,还有那一曲悠扬的冬不拉。
  
似醒非醒的午夜,听到低鸣的风声,呜呜地,唱了一夜。


 









 





papillon

 

 
 

作者:_沉默_

《奔向你,我的心没有回程(三)禾木》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_沉默_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