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戈尔巴乔夫矢志革除腐朽制度的第一步——取消指令性经济&&&&

发表日期:2011-01-2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请欣赏俄罗斯电影-《毒太阳》.

                                                          [ 1 ]《  取消指令性经济》

 史学家们将会就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争论几百年,目前,对改变世界的这七年的讨论已经引起种种误解和分歧。在许多俄罗斯人意识中戈尔巴乔夫时期的改革带来的就是失望,这种普遍的失望是由在后苏联的俄罗斯被称为“民主制的那个制度的弊端以及20世纪90年代初出现的暴富和赤贫现象所造成的。但是,发起改革的那些人在后苏联的俄罗斯已经不担任国家官职了,所以,评价他们时要看他们自己所做的事情,而不是看他们的继承人所做的事情。

有必要搞清楚改革是如何开始的,它后来又变成了什么。戈尔巴乔夫时期的改革是作为改善苏联制度的效用的一种尝试而开始的,它的倡导者们(首先是新任总书记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戈尔巴乔夫)渴望改善现行的苏联政治和经济制度。“改革这一术语恰恰是在1968年捷克共产党改革派开始政治和经济改革、提出多元化思想后产生的,当时关于苏联需要改良”这一点连想都不允许想。捷克斯洛伐克的政治多元化理论和实践让苏联领导人感到非常害怕,他们用坦克扼杀了布拉格之春”。后来,在勃列日涅夫时期,那些想对苏联制度进行哪怕非常微小的改变人只能使用进一步完善”苏联政治制度或国民经济管理制度这类婉转的词语。

“改革一词的意识形态意味不如“改良一词重,在苏联的保守派看来,“改良一词具有改良主义或修正主义的隐含意义,所以在改革的“掩饰下可以进行一切比较激进的改良。起初,这一概念的不确定性在政治上适合那些(首先是新任总书记)真正希望实行重大改良的人,在开始阶段,所有人或几乎所有人都能支持改革,因为当时每个人都给改革加入了各自的意义。

随着改革的内容变得越来越激进,特别是当1988年夏季戈尔巴乔夫制度及其盟友们从制度改良”转为制度改造”后,这一术语的不确定性显然已不再是优点了,产生了关于更加深入的改变制度架构的问题。这种改变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发生,因为公开性”已变为真正的言论自由”并且一步步演变为出版自由,尽管觉醒了的社会上的政治论战主要是进行总结概括,而不是谈论具体的、应当实施的制度架构改造。

在论述改革年代实行的五项改造之前,我想先区分一下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并且不是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观点来区分,而是从进行比较政治学分析的角度来区分。可以将共产主义制度的五个基本特征概括如下:(1)共产党的垄断权力;(2)民主集中制;(3)生产资料的国家所有制;(4)公开宣布以建设共产主义社会(那时国家将消亡)为目标——这是最终的、具有合法性的目标;(5)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存在和对这一运动的归属感。[2]在未进行改革的苏联和其他共产党国家里,共产党领袖和思想家们称自己的制度为社会主义制度”,但这一事实恐怕不能成为效仿他们的理由。同样是这些共产党领袖和共产主义思想维护者也曾把自己的制度称为民主制度”。在改革前的苏联,苏联的民主”和社会主义民主”这两个词语常常被作为几乎可以相互替代的概念。尽管把苏联的制度称为社会主义制度并不像把它称为民主制度那么明显荒谬,但苏联领导人——从列宁到契尔年科[3]——把苏联的制度说成是社会主义的”这一事实并不能提供将这个定义作为有根据的分析术语的充足理由[4]

“社会主义的这个形容词适用于范围广泛的社会运动、政党和政府,而不仅仅是其中自称忠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那一部分[5],这一术语不像用于苏联和那些被视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主要核心的国家的术语——“共产主义的”那么准确。不难把共产主义制度与共产主义”即给共产党的领导作用”提供终极证明的无国家空想区别开来,因为按照列宁的论点,正是共产党可以提供领导不太觉悟的公民走向和谐的无阶级社会所必需的理论认识和组织基础(我怀疑在20世纪70年代勃列日涅夫的政治局中是否有人真正相信这种未来的社会神话,然而也不能否认这一构想遗留的思想作用,它一直保留到20世纪80年代末,在普遍放弃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浪潮中,这一思想甚至被当作一种理论概念抛弃)[6],同时也不必担心“现实社会主义(勃列日涅夫时期的苏联使用的术语)时期的共产主义与“完全的共产主义的空想会混为一谈。如果把同一个术语——“社会主义的,比如说,用于法国第五共和国时期的政府和改革前的苏联,这将是比把“共产主义的这一术语用于后者更加明显的概念上的牵强和对所存在差别的更加明显的掩饰。

在改革的年代,苏联的共产主义制度已不复存在,关于俄国的共产主义直到鲍里斯·叶利钦的后苏联政权建立后才结束的观点是无稽之谈,苏联是在1991年12月终止其存在的,而苏联的共产主义早在1989年就已寿终正寝,仅从上面列举的共产主义制度基本特征来分析就可证明这一点。苏共对权力的垄断在法律上于1990年3月结束,当时对宪法作了修改,取消了苏共的有保证的“领导和指导作用,而独立的政治组织和政党的萌芽事实上在1989年就已经出现;其次,民主集中制从1986年开始就受到快速冲击,到1989年已被完全放弃:坚持完全不同的政治立场和价值观的共产党员作为竞选对手参加了大选前的斗争;第三,尽管生产资料国家所有制在改革时期是共产主义所有基本特征中存在时间最长的,但1988年的合作社法使其受到了重创,因为这个法律比1986年的个体劳动法走得还远,合作社很快就变成了稍微带有隐蔽性的私营企业;第四,戈尔巴乔夫及其盟友放弃了建成共产主义”这一遥远的思想目标,它已从苏共的纲领性文件中消失;还有第五,1989年以后,苏联曾加入其中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不再存在,它已经没有谁可领导了。

本文将要谈到的五个基本转型意味着苏联的共产主义制度被取消,但这些改变的实际意义更大,虽然这些转型在政治实践的层面上紧密地相互交织在一起,但必须对它们逐个进行分析。这里所说的是以下五个转型:(1)取消指令式经济;(2)从极端极权主义政治制度转向政治多元化;(3)结束冷战;(4)放弃苏联在东欧的主导权;(5)苏联解体。我将依次来分析所有这些政治现象。

 

显而易见,那些断言苏联不可能从内部发生改变、而且是激进改变的人是错误的。虽然苏联和其他共产党国家在不同时期进行过某些经济改革,但激进改革所涉及的是那些由制度行为原则所决定的、在苏联则是因俄罗斯特有的一系列特殊情况而加剧的重大问题。美国著名政治学家罗伯特·A.达尔令人信服地证明,不仅指令式经济与民主不相容,而且纯粹的市场经济也与民主不相容[7],他写道:“所有民主国家在历史上都形成了一种混合经济,在这种经济中,市场虽然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但也要在国家的干预下才能发生改变。”[8]这在某种程度上是对保护各种利益的组织行为的一种反应,因为这些利益在市场成为作出经济方面决定唯一标准的情况下可能受到过大损害。

然而,纯粹的经济模式只存在于教科书中,经济制度还是要以这种或那种模式为主。比如说,这是一种就实质来看可能是以资源集中配置为基础的指令式经济,但它同时也可能对供需规律作出让步(例如,改革前的苏联存在私人补习教师职业)。市场经济虽然在某种程度上受到国家调节,可是其运行逻辑又与指令式经济不同。任何一种市场经济本身都不同程度地包含着混合经济;在这种经济中完全可能存在公有制成分,比如国有铁路或属于地方政府所有的机场,而且国家通常要针对市场的变化进行相当大的干预,如规定对烟草产品征收高额税费,以降低吸烟对健康的危害。

从指令式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变毕竟是一大进步。“转变这一术语用在这种情况下是完全有道理的。在苏联存在着一个极大的矛盾,一些人努力要使现行制度更好地发挥作用,而另一些人则力求主要用建立在其他原则之上的市场经济取代这一制度,结果,戈尔巴乔夫时期的大多数经济法律,如1987年的国有企业法和1988年的合作社法,尽管是按照良好的意图制定的,带来的却是良好意图以外的后果,在长期存在的苏联指令式经济的条件下,不可能轻而易举地从一种制度向另一种制度转变,后苏联的俄罗斯经历就再次证明了这一点。所以,需要使大多数价格达到市场水平的时刻必然到来,改善旧的“行政指令体制的尝试也必然被向可调节的市场经济的转变所取代(尽管有人经常毫无根据地批评戈尔巴乔夫利用了“市场经济前面的“可调节的这一形容词)。

虽然到1989年时戈尔巴乔夫采取了向市场经济转变的方针,但国内当时存在(直到苏联解体为止)的经济制度既不是指令式经济制度,也不是市场经济制度,国家经济处于僵滞状态:指令式经济已经不起作用,而市场经济尚未出现。由于改革,产生了一些在集中计划的拥护者看来反常的刺激因素,但市场体制的基础仍然薄弱,而对市场转变有决定性作用的措施——放开大部分价格也迟迟没有实行。从这个意义上看,那些说苏联经济制度不可改革的人的论据是有一定道理的。可以进行局部改革,当时也是这么做的,但总的来说,制度的行为原则必然要么是市场的,要么是指令式的,确认这一非此即彼的选择并不意味着存在作出这一选择的简单办法。除了制度问题以外,俄罗斯的特点也使得苏联的经济转变比东欧和中欧国家困难得多。问题不仅仅在于俄罗斯的行政指令体制存在的时间更长,苏联的国家面积和气候条件,再加上苏联计划管理的遗产,甚至给那些力求加快向市场转变的政治家制造了(现在还在制造)很多困难,比如说,比匈牙利或捷克的困难还多。菲奥纳·希尔和克利福德·加迪最近发表的著作(其中分析了因西伯利亚城市的粗放发展而产生的沉重经济负担)就令人信服地证明了这一点[9]。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只坚持市场经济标准的话,那么达尔关于不可抑制的(prohibitive)社会政治成本的看法就是完全正确的[10],不能简单地把整座整座城市关闭了事,哪怕它们全都根本不可能变得有经济生存能力。

                                              【 本文摘自阿尔奇-布朗的《奔向自由》一书】




关键词:抉择

作者:小糊涂仙

《&&&&戈尔巴乔夫矢志革除腐朽制度的第一步——取消指令性经济&&&&》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小糊涂仙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