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Queen maidservant and princess (女王 女仆 与公主的不同结局)

发表日期:2011-01-2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没有那个女人愿意被贴上标签,但在悲催的现实面前,也没有哪个女人真正的能被撕掉标签。好在,比起男人,女人在面对自己时会更清醒一些,除了公主型的女人往往误以为自己是女王之外,女仆性和女王型还是可以将自己分析到位的……但是,分析到位的结果不过是,三类女人,终究还是会陷入各自无形却强大标签的泥沼之中。

 

    爱情领域似乎有很多不解之谜,比如为什么薛、史几近完美,宝玉却独爱黛玉(如果没有前世那所谓的木石姻缘的话);为什么神仙姐姐让段誉神魂颠倒生死相随,却撼不动慕容复的铁石心肠;为什么卡门宁愿迎接死亡,也不愿与龙骑兵 唐·约瑟 终尽一生。每个爱情悲剧中都有一个解不开的怨念,人人都爱问“ta为什么不爱我了”,却很少问“我为什么不爱ta了”,如果把一切看来古怪的选择都推给宿命,其实是一种不负责任的逃避。

 

   从行为方式看,女人似乎可以分为三类:有控制能力又有控制欲望的女王、没有控制能力却又满怀控制欲望的公主和几乎没有控制欲的女仆。她们的行为方式与她们的身份、外形、家庭背景、职业和文化教养全无关系,又身为清洁女工却断不容他人插手自己生活和工作的女王;也有长的惊天地泣鬼神却自认为却下臣子无数的公主;也有位高权重,内心深处却毫无主见期待控制的女仆。这些行为模式多数拜家庭所赐,女仆母亲的憋屈生活让女儿决心做个公主,公主母亲的骄横跋扈又把女儿逼成女王,女王母亲的孤凉晚景让女儿决定做一个顺民女仆,家庭的投影让每个人成为相片或者底片,她可能和家庭出身完全相反,却无法与成长环境毫无干系。

 

    男人也有与之相对应的角色;国王、王子和骑士。国王最亲密的爱侣其实是国土,所以他最恰当的妻子应该是女仆,一个喜欢发号施令的男人最大的幸福,便是找到一个满身敢进却又毫无主见的女人。所以,复国的梦乡终究破灭之后,只剩下一些简单的知觉和躯体的慕容复在婢女阿碧的怀抱中安然终老是一个非常合理的结局。而王子们需要的其实是女王,在女王的领域中,他们感到安全而又骄傲,他们的母亲极有可能就是女王型的女人,而他们又往往非常恋母地找到一个同类型的妻子,《巴沙拉少校》中 希腊文教授柯森甘愿丑角般地在救世军中敲大鼓,也要在芭巴拉身边。而其实的使命就是千难万难地攀上恶魔的城堡,去拯救落难的公主,对于服从的女仆他觉得全无挑战,对于坚强的女王他又感觉不到自身存在的最大价值,拯救,唯有拯救才能让他的生命开出绚烂之花,所以,面对看来强大的梅艳芳,苗侨伟选择戚美珍的原因是,没有我阿梅不会怎样,但她却没法活。

 

    但大多数人既不了解对方的属性,也不清楚自己的归类,在婚姻面前,要么模糊到只是想找个“人好、孝顺、踏实过日子的人”,要么就是列出收入多少房产多达坐驾型号教育背景等一堆物质需求。最后的结局,前者往往是在频繁的相亲中白白消耗着光阴,后者往往很容易的确定了来往的对象,却要用一生的乏味生活为物质条件买单。几乎每个男人都会误认为自己是国王,但在他们中间:有一些人在他人入侵自己的底盘时束手就擒,甚至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在他人身处困境时又总是忍不住伸出救援之手,不管对方是否值得营救或者自己是否有能力。还有一些人,他们对他人的太对分外敏感,总觉得自己怀才不遇,知己甚少,没有人理解他们,所以人们总是不够尊重他们,当他真的身居高位,却总是过于理想化又容易挫败。他们的真实身份其实是骑士和王子,并非国王。

 

    面对自己,女人更清醒一些,除了公主型的女人往往误认为自己是女王,另外两类总是将自己分析得非常清楚。女仆型女人最大的障碍是不敢提出自己的合理要求,乃至渐渐地没有了自己的合理要求,他们是父母精心打造的好女儿,处处先人后己,为他人着想,为他人考虑,最终好到没了自我。他们是吃苦耐劳的女儿,最后往往成为忍气吞声的妻子,任劳任怨的下属,默默奉献的情人,不受重视的母亲。最可怕的是,这类女人极易成为坏男人的猎物,她们的一味奉献对任何人来说都会成为心灵上的负担,唯有坏男人不会。

 

    女王与公主最大的区别是:女王清楚自己的能力边沿,自己的短板,她们了解自己的王国,知道哪方面需要改善,哪方面需要回避。而公主往往认为自己无所不能,因为她们从未在任何一个领域达到专业水准,于是误认为自己在任何一个领域都足够专业,她们中的幸运者遇到一个能力甚强的骑士,于是她们的能力限制便永远成为一个谜,她只需用钻石权杖轻轻一点,就会得到一个想要的结果。

 

    有两大类机会使女人与女人交锋:一是正室斗二奶,二是婆媳大战。我们先来谈谈前者,婚姻走向往往与利益最为相关,感情上的孰重孰轻很难判断,利益上的轻重缓急却非常明晰,在比较庸俗的那类男人眼中,多吃多占非但是成功男人的特权,更是成功男人的标志,而一个成功男人如果不庸俗,则更容易成为少女剩女的偶像,所以男人从四十不惑变为四十不轨几乎在所难免。女仆型的女人因为缺乏自我保护机制,不论作为正室还是二奶,都注定默默无闻,无力成为另一方的敌手。如果女王遇到女王,战争往往不会持久,几番情感厮杀后,结局立刻明朗,生活如此丰富,男人如此多彩,生命却有这么短暂,女王们不会为一棵树木便放弃整个森林,她们要么迫于形彼此接纳彼此忍耐互不干涉,要么了然行事获取最大利益后离开。若女王遇到公主,这场角力就变得复杂许多,女王固然高瞻远瞩目的明确,但常常抵不过公主那源自盲目自信的死缠烂打,决定最终结局的往往是男人,王子型男人回归到母后坚定的怀抱中,骑士型男人最终捍卫无力的公主,而国王型男人在婚外情中最有原则,他的选择永远最符合实际利益。

 

    那类旷长日久三败俱伤的婚外情往往发生在两个公主与一个骑士之间,两个女人都是情感成败为生命价值所在,而那位一封现正就一人的男人又放不下任何一边。三个人的感情较量逐渐演化为一场自虐比赛,然后自以为悲情浪漫地打发了一生。我有时认为,这其实一场共谋,外人看来三者无聊的小悲喜中损失了太多时间,而局中人或许觉得自己人生总算多了姿彩。 

 

    婆媳大战也非常类似,只是旧家庭与新家庭权利之争中,血缘牢不可破,郑重的婚姻也很难瓦解,两个对手永不见面的机会很少,所以厮杀起来往往更没有绝期。同样,女仆婆婆或女仆儿媳很难引起战争,但这类女人偏偏已经濒临灭绝。女王婆婆或儿媳会很快明确自己的规则和领地,不管手法如何,另一方都会慢慢学会尊重这个现实。可惜的是,女王在女人中也实在罕有,最容易让家庭陷入不快泥沼的,也是女人中占最多数的公主。她们往往是具有成人形体的儿童,急需一次真正的成长。

作者:xiyu

《Queen maidservant and princess (女王 女仆 与公主的不同结局)》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xiyu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