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一千年前,佛法北上;一千年后,我往南去——缅甸曼德勒、蒲甘游记(东线风光之一)

发表日期:2011-01-30 摄影器材: 尼康 D700 景区:蒲甘 点击数: 投票数:

从地图上,娘乌奔东线可以穿过蒲甘高尔夫走捷径,从酒店出来在阿路上有大大的路牌。军政府在建完高尔夫后,又在旁边建造了Aureum皇宫酒店(Aureum Palace Hotel),酒店的边上盖了一座观光塔(Bagan viewing Tower)。这个酒店是六星级的,竭尽奢华,房间摆放着真正的文物。听说酒店是缅甸最大领导的私产,看来权贵社会(资本)主义都很相像。观光塔有电梯上下,门票要10美金,包含了一杯饮料。这是一个相当昂贵的价格,如果节省一点的话,足够支付在缅甸一天的开销了。这个塔很高,与蒲甘古塔群的风格格格不入,被教科文组织诟病不已,蒲甘屡次申请世界文化遗产不得,跟这些有很大的关系。缅甸的领导解释说(世上最给力的就是政府的解释,想说成啥样都成,请参阅指鹿为马典故),盖高塔是出于古迹的原因,有了它,游客就不会去爬古塔了。我发指一下,什么狗屁理论。不过根据蒲甘旧城的客栈被清除来保证高档酒店的收入这个前事,大家去蒲甘千万要抓紧。万一有一天,大领导觉得收入不理想,所有的蒲甘古塔的阶梯都会被锁上,象瑞山陀也会被铁丝网包起来的,届时大家不得不排队付10美金的门票,上那个狗屁的观光塔。

原本想奢华一把的,出发前查过攻略,那个皇宫酒店收费60美金,贵是贵一点,从性价比来看还是可以接受的,毕竟是六星级。我让前台小弟拨了一个电话过去,一打听最便宜的房间120美金,哇呀呀,缅甸的通胀太TM厉害了。照着地图,捷径是穿过酒店的,我在门口遇上了麻烦。酒店的保安小弟说什么不让我进去,我拿着地图跟他商量了半天也不行,他说他们规矩很严,如果让我进入会被敲掉饭碗的。为了小弟的饭碗,我最后只能放弃,从酒店边上找了一条土路,绕去Izagawna庙。据我观察,没咬牙住六星级是对的,六星级坐落在荒野之中,周围没有排挡、小店,住店的要么是旅行团,要么靠自备私家车,酒店没有自行车租,边上也没有马车候客,不打Taxi的话只能窝在酒店里挨宰,哪里都去不了,这样算下来整体成本增加巨大。因此我在这里振臂高呼,抵制皇宫酒店,抵制观光塔,抵制权贵主义!

Izagawna庙在东线的公路边上,沿着公路往东越过与娘乌皎勃东(NyaungU-Kyaukpudaung)公路,就是蒲甘机场,而娘乌皎勃东路则通向蒲甘火车站。Izagawna是那个北京兄弟推荐的,我看了一下没什么出彩的地方。顺着公路往南,前面就是Winido塔群。塔群坐落在六星级的东门外,可以近看一下那个崭新的观光塔。再往前穿过一条干涸的小河,前面可以看到夹道的寺院的高墙。在东线,寺庙保存得较完整,在围墙里面不光有塔,其他包括经堂、精舍都一应俱全。从这里往东拐上土路,可以去Nandamannya佛塔。



东线公路



Izagawna



Winido 塔群



臭名昭著的观光塔



院墙夹道

Nandamannya(Nanda-pyin-nya)佛塔在很多攻略上都有推荐,其实非常小,坐落在土路尽头右手边的高台上。佛塔建于13世纪中叶,建造者不详。塔内的小室中满绘壁画。其中有一副叫做“魔王的诱惑”,描绘画着一些袒胸露乳的魔女试图去引诱佛祖,而佛祖入深定不为所动。这里有人看着,不让拍照,不过我还是盲按了一张,让大家也诱惑一下。塔外有Garuda的浮雕,关于它我与蒲甘的村民有这样一番对话。“Garuda是一种神兽,象鸟一样会飞。”“Batman?”“哦,不是。它还吸食汁液。”“吸血鬼?那不是罗马尼亚的特产吗?”“不对。吸血鬼是坏的,Garuda是好的,它吸魔的汁液,它是佛的守卫者。”……蒲甘朋友讲得很辛苦,我也没搞明白。回来翻书,才明白Garuda又名迦楼罗是大神毗湿奴的坐骑,属次级神,据说展翼有336万里,遮天蔽日,其羽毛呈五彩,以人面鸟身、鸟面人身或全鸟身形像出现。按照佛经的说法,迦楼罗是护持佛的天龙八部之一,有种种庄严宝像,金身,头生如意珠,鸣声悲苦,每天吞食一条龙王和五百条毒龙,随着体内毒气聚集,迦楼罗最后无法进食,上下翻飞七次后,飞往金刚轮山,毒气发作,全身自焚,只剩一个纯青琉璃心。Garuda还有一个名字中国人民更加耳熟能详,“大鹏金翅鸟”。传说宋徽宗在过年的时候喝多了,给玉皇大帝写贺卡点错了一点,把“玉皇大帝”写成了“王皇犬帝”,于是玉皇大怒,让一条黑龙去人间投胎,名为金兀术,搞乱大宋江山,是为“靖康之耻”。观音菩萨眼见天下大乱,怕影响人间道场,于是让大鹏金翅鸟下凡,托生为岳飞岳大帅,保家卫国抗黑龙……



Nandamannya



魔王的诱惑



Garuda



周边的塔群

站在Nandamannya佛塔处可以看到边上Kyat Kan Umin的铁皮屋顶。Kyat Kan Kyaung是一个洞穴式僧院,有着千年的历史。从台阶下去,有一位老大爷会给带路。僧人打坐的地方象坑道一样,从里面出来后我给大爷捐了1000k,大爷就分外热情,非拉我去经堂看看。大爷不会英语,不过从他的手势中可以得知僧院的前任住持非常有名,经堂里供着他的照片,墙上相框里可以看到他圆寂后火葬的盛况,那真是人山人海……



Kyat Kan Umin



铁皮屋顶的经堂



精舍往下一层



老大爷领我参观



精舍里坑道



经堂



经堂



住持安葬的盛况

回到主路,向前穿过夹道,有三座小塔一字排开,叫做Paya-thone-zu塔群。三座塔内部相连,里面的壁画不错,风格与Nandamannya类似,所以有人怀疑是同一批画师的手笔。塔里有画砂画的一边临摹,一边看着不让人照相。



Paya-thone-zu



壁画

从小塔处走小路往北,可以去Tham-bu-lla庙看上一眼。该庙是于山拿王(King Uzana,1250-1254在位)的王后丹不拉(Thambulla)在1255年所建。四周的庙门都用铁丝网封死,铁门紧锁。外墙的浮雕保存比较完整,值得一看。



Tham-bu-lla



外墙精美的雕塑01



外墙精美的雕塑02



外墙精美的雕塑03



周边的残塔01



周边的残塔02



周边的残塔03



周边的残塔04



周边的残塔05

从Paya-thone-zu塔群往西看,就能看见Tayok pye佛塔,它算东线的热门景点,不时有大巴把大把的西方游客拉过来。Tayok的意思是中国,这座佛塔是蒲甘末代国王那罗梯诃波啼王的手笔,名字也来自于他的称号——Tayok Pye(被中国人打败的王)。佛塔的南面是Lamyethna塔群。Tayok Pye的壁画有些特色,还可以上二楼,在早上往西望去,景色不凡。



Tayok Pye



壁画01



壁画02



壁画03



壁画04



壁画05



壁画06



拱顶



拱顶的细部



这张有点怪异



登塔而观01



登塔而观02



登塔而观03



登塔而观04



登塔而观05



登塔而观06



Lamyethna塔群

从此塔往西走土路可以去Sinphyushin。塔群躲在树林中,而这些树正是“中部平原之二”中提到的韩国人的捐赠。Sinphyushin的建造者是Thihathu,他建立了彬牙(Pinya)王朝,登基后的称号是Sinphyushin。下面摘录一段蒲甘王朝的覆灭史,让大家对于这段重要的历史有更为清晰的认识:

蒙哥汗三年(1253年)征服大理后,蒙古人即将势力伸张至西南边外。世祖至元八年(1271年),大理等路宣慰司都元帅府遣使至缅国,招谕其主归附,但是缅国王那罗梯诃波啼 (Narathihapate,1254一1287)拒见元使,只让下面的长官接待之。过了两年,元朝又遣使持诏往谕,竟被缅王所杀。以蒙元当时之威势,征伐缅国之役自难避免。至元十四年(1277年)三月,缅国攻击北边归附元朝的一些部族,乃与元朝发生武装冲突。元军以七百人对缅军数万,败之,追破其十七寨。十月,云南诸路宣慰使都元帅纳速剌丁又率兵三千八百余人征缅,向南挺进至江头城,招降其三百余寨,后因天热而还师。纳速剌丁归报缅国之舆地形势,请教兵征之。至元二十年(1283年),元世祖诏宗王相吾答儿将兵征缅,十月大军抵达南甸(今云南腾冲南面),分兵而进,十一月即破其江头城,击杀万余人。缅王大为恐慌,乃自蒲甘南逃至勃生(Bassein),后遣人至太公城(在缅甸中部,指抹谷Wogok西北面之唐岗Tagaung),向元军表示愿输诚纳款。至元二十四年(1287年),缅王在北返都城蒲甘途中,被其庶子囚于昔里怯答剌(即室利差呾罗Sriksetra,今卑谬Prome之梵名),旋加杀害。于是云南王也先帖木儿乃率兵再度征缅,占领了蒲甘。据 《元史》云,元军是役「丧师七千余,缅始平,乃定岁贡方物」。缅都蒲甘之陷落,标志蒲甘王朝之终结。虽然那罗梯诃波啼的另一个儿子的立普哇拿阿迪提牙(即憍苴Kyawswa)即缅王之位(1287一1298),并在成宗大德元年(1297年)获元朝诏封,但缅国大体上已成为元朝之行省。今缅甸的北部地区先后设立了诸路军民府,隶属于元朝的大理金齿宣慰司,如蒙光路(治今孟拱Mogaung)、云远路(治今莫罕Mohnyin,太公路(治今唐岗Tagaung)、木邦路(治今新维Hsenwi一带)等等。元朝之入侵与蒲甘王朝之衰亡也引起缅甸国内政局的重大变化,掸(Shan)人势力逐渐崛兴。当时有所谓「掸族三兄弟」占据了叫栖地区(即今曼德勒南面之皎克西Kyaukse):长兄阿散哥也(Athinhkaya)据木连城(今敏象Myinsaing),次兄阿剌者僧吉蓝(Yazathinkyan)据密伽耶(Mekkaya),幼弟僧哥速(Thihathu)据宾里(Pinle)。他们操纵了缅国之朝政大权,故政冶重心已移至木连城。《元史.成宗本纪》记大德元年二月诏封缅王时,赐「酋领阿散三珠虎符」,此阿散即阿散哥也。大德二年(1298年),阿散哥也等攻占蒲甘,囚禁缅王及二子于木连城,次年复杀害之,改立王之庶子邹聂(Sawhnit,1298一1324)。大德四年(1300年),元朝遣薛超兀儿、忙完秃鲁迷失率兵征缅,问阿散哥也等弒君乱国之罪。十月,元军分兵进入缅境,十二月会于马来城(或在今曼德勒Mandalay,另有抹谷Mogok、瑞波Shwebo等说),旋围攻木连城等地。阿散哥也等一面派使入元朝贡,自言杀主之罪,一面又贿赂元军部分将领,使元将以炎暑瘴疫为辞于大德五年春引兵还北。据缅史称,元军曾在叫栖地区助开新维(Hsenwi)运河,此则为两国交兵中之一段佳话,殊属难得。在大德四、五年,「掸族三兄弟」入朝贡献凡四次,元廷则于大德七年(1303年)罢云南征缅分省。自大德征缅之后,元朝对缅国未再进行武力侵犯,缅国也于下列年代遣使入贡:至大元年(1308年)一月、五月,皇庆元年(1312年),延佑二年(1315年)和六年(1319年),至冶六年(1321年),至顺三年(1332年)。「掸族三兄弟」之统治实际上得到元朝之承认,后其幼弟僧哥速独揽大权,在皇庆元年(1312年)建彬牙(Pinya)王朝,其子Saw Yun于1315年建实皆(Sagaing)王朝。三兄弟与子侄等都迷恋王位权势,因而弟杀兄,子杀父,欺上(包括欺骗天朝朝廷)瞒下,尔诈我虞,互相残杀。彬牙王朝传到第六代Uzanapyaung ,在1364年就亡了国。而实皆王朝末代国王 Minbyauk Thihapate,也在1364年被他所流放的黑族将领 Thadominbya 杀死。

Sinphyushin由围墙环绕,里面很大,寺庙、舍利塔、经堂、精舍一应俱全,还有一个巨大的方形水塘,当年是皇家浴池,据说还是以前蒙古喇嘛炼丹药的地方。Sinphyushin往西一公里就是Sulamani,依据地图有一条笔直往北的土路,直通江喜陀精舍(南)的背后,接上阿路。我走过,非常有挑战,到最后破了一个胎,站在茫茫荒原,居然前无去路。冒险的结局是推着车硬往东穿越2公里的田地,回到东线公路上去。



绿树成荫的入口



寺庙在树丛中



佛塔



塔上佛像



壁画



是pali文吗?



连着寺庙的经堂



经堂



皇家浴池

东线寺庙的特点是人迹罕至,除了在Tayok Pye,其余的地方都只有我一个游客。从Tayok Pye顺东线公路向南绕过Minnanthu村,就会发现另一个围墙环绕的寺院,Thamanpaya。其中有一座体态优美的白塔,从很远处就可以望见。白塔是标准的双层寺庙的样式,全身涂成白色,非常光鲜。我怀疑这些天所见的砖红式建筑在落成的时候都是一身白或者一身金的,只不过千年的岁月迫使他们裸奔,露出砖红色的骨架。白塔前面有一片经堂的废墟,地上残留着摆列整齐的圆型基石,院子里还有一处精舍可以看上一看。



Thamanpaya



入口右侧的精舍



从精舍望外



经堂的遗址



地上残留的地基

欢迎各位移步wormview.poco.cn更多照片,更多精彩!

关键词:自由行旅游缅甸

作者:虫虫

《一千年前,佛法北上;一千年后,我往南去——缅甸曼德勒、蒲甘游记(东线风光之一)》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虫虫的POCO作品...

评论